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天下父母心》

作者:风铃A   创建时间:2019-08-12 19:50   阅读量:524   推荐数:0   总鲜花数:5赠送列表   字数:5067


王小红的父母盼望他的降生能给家庭带来好运,变得红红火火,才给他取了这个名字。谁能想到,他从小就体弱多病,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多年了,他们家也没因为他的出生红火起来,还是老样子。自从他考上大学以后,“王小红”这个名字倒是在十里八乡红火了起来。唯独他父亲经常背着儿子唉声叹气。


“这孩子命苦,早产不算,一出生就得了肺炎、黄疸、还经常发烧、……他能活下来就是万幸了。”坐在小板凳上抽烟的老王对着正在洗衣服的媳妇叹着气说。两条浓重的眉毛自然而然地向一块靠拢着。

“这还不是都怪你!我怀孕的时候,你又喝酒,又抽烟,好不容易熬到快生了,谁想到你妈又有病了,我拖着个重身子还要伺候她,……就这!还指望儿子给咱家传宗接代?老王家的香火全都断送在你们娘俩手里了。”媳妇一边抖落着刚洗完的衣服一边发着牢骚,最后也没忘了向老王心里扔了一块儿石头。

老王把手里那支烟用力地嘬了几口,然后抬起前脚掌把烟头按在里面,用脚使劲儿地捻着说:“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孩子现在不是好好的吗?除了身体单薄一点儿,别的病不是全都好了吗?没谈恋爱是没遇上合适的,还说什么‘断了香火’,你这都是哪儿跟哪儿啊。孩子身体不好,你还埋怨上我妈了,她都死了好几年了,你就别再提了。她临走的时候还拉着我的手说:‘我这辈子早就该死。小红她妈怀着他的时候,还要伺候我,才弄得小红生下来身体就虚弱。唉!都是我那场病害了这孩子,我心里一直觉得对不起他们娘俩。你日后要对小红她妈好一点啊’!”说完后,老王的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再说了,别看咱儿子身体单薄,可是他有知识啊!专门负责牛奶厂新产品的研制开发,全厂唯一的大学生。牛、奶、厂,你懂吗?里面全都是姑娘,在那里还愁找不着对象?说不定已经有姑娘喜欢上他了呢,切!还说我没有传宗接代的,再过几年你就等着抱孙子吧!”老王自豪地看着空气里若隐若现的儿媳妇。

媳妇一边晒衣服一边用眼睛使劲儿地瞪了一眼老王说:“就算不怪你妈,孩子从小身体弱也跟你脱不了干系!……你电话响了,快接电话,成天介就知道抽、抽、抽。”说完之后又狠狠地瞪了一眼老王。

“喂!喂,是小红啊!什么?你再说一遍,哦!啊?什么?这个礼拜带着你女朋友来咱家看看?儿子,你谈恋爱啦!有出息呀儿子,你妈我俩刚刚还说你该搞对象了呢。对、对、对,你妈想抱孙子了呗,行、行、行,我知道,你先忙吧!对了,我儿媳妇长啥样?……”“嘟、嘟、嘟”。老王的眉毛舒展得像是“三国演义”里的“关二爷”。

“儿子电话里都说啥?”媳妇手里拖着一件褂子;拧着身子冲着老王说。

“没说啥,儿子辞职了,这个礼拜就回来,他失业了!”老王耷拉着脸说。可是,怎么也没能掩盖住脸上的喜悦。

“就你那点花花肠子,切!别蒙我了,你最后说‘儿媳妇长啥样’是什么意思?别以为我耳朵聋啥都听不见,儿子搞对象了是不?这个礼拜就带着对象来咱家对不?切!”媳妇用力地抖了一下褂子甩在了晒衣服用的绳子上。

“呵呵,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跟了我这么多年学了不少东西吧!”老王笑着掏出一支烟。“今天晚上包饺子吃吧!多放点肉,就当过年了。”老王好像领导一样安排着,随手把烟点上了。

“行,就听你的!多喝几口啊,我不说,你也忘不了。”媳妇把盆子里剩下的一点水泼在了老王的脚下转身回屋了。

看着媳妇的背影,老王背着手,哼着小曲,又看看落在院外柳树上的喜鹊,颠着脚,欠儿欠儿地向院外走去。


乳品厂开发办公室里,王小红身穿白大褂,坐在电脑桌旁边的椅子上,两只手很自然地放在扶手上,呆滞的眼神死死地看着前方,活脱一个供奉神灵的佛龛。旁边站着一位身穿工作服,肤色有点黑,面带娇羞的姑娘。她用手攥着衣袖用力地在额头上擦了一下,头上白色的卫生帽立刻卷了上去。

“唉,唉,唉,你爸都说啥了?别跟个相片儿似的一句话不说,像个娘们儿一样的。”姑娘把攥着袖子的手撒开,使劲儿地推了一下王小红。

“我爸爸电话里说——他说——”

“你爸爸都说啥了?等着听你说点儿话,牛犊子都当妈了,这个费劲。”姑娘被憋得发紫的脸上凸显着嘴里八颗雪白雪白的牙齿。

王小红实在装不下去了,噗嗤一下笑了,一边笑着一边说:“我爸爸开心坏了,一个劲地问这、问那的,要不是我把手机挂断,他会问到天黑,连中午饭都能给耽误了。”说完之后两只手交叉着护住头。

姑娘把扬在半空的手改变了一下方向,稍带力量地“打”在了王小红的后背上说:“你都快把我吓坏了,看你戴个眼镜文邹邹的,没想到,你一肚的子鬼话活,我早一会怎么没看出来呀!要不然我就……”

“好了、好了,要男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小红双手举向半空,顺势把腿也抬了起来,手脚并用,来应对姑娘扬起的手。

“这回知道我的厉害了吧!我爸妈给我取了‘顾要男’这个名字,就是盼着我要像个男人一样,免得被你这样的坏小子欺负。”姑娘面带胜利,略显娇羞地歪着头把帽子拽了下来。

“知道了,知道了。”王小红把举在半空的手放了下来笑着说:“就你这五大三粗的身子,一屁股能把我坐扁了,我这不是逗你玩呢吗!”

“你还敢逗我玩?我上学的时候可是学校篮球队的主力,这回我要让你知道知道本姑娘的厉害。”顾要男说完话后用两只手死死地攥住了王小红瘦小的手腕儿。

“王技术员,经理通知……”随着说话的声音,开发办公室的门“碰”地一下敞开了,窜进来一个比王小红稍微魁梧一点儿的“愣小子”。“王技——哦!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愣小子”慢慢地退了出去,随手轻轻地把门关上了。

“快别闹了,快别闹了,我知道你的厉害了。”王小红把姑娘攥着的手抽了回来。“后天咱们俩准时回我们家,丑媳妇早晚也要见公婆的吗!”

“你说谁丑呢?就你长得就跟个小鸡子似的,要不是看你有文化,打死我也看不上你呀!”姑娘话语里带着甜味甩给了王小红。紧跟着又低下头,满头的秀发就像瀑布一样“唰”地一下流了下来。


周六的凌晨,天上的启明星还在梦中的时候,趴在炕上的老王已经抽了好几支烟了,呛得身边睡觉的媳妇直咳嗽。

“你就别抽烟了,人家越睡不着你越抽,实在睡不着,你穿上衣服把冰箱里的鱼收拾干净了,再把昨天杀的那只鸡炖上。咳、咳、咳”媳妇侧着身子一边埋怨一边安排着。

“遵命!唉,你猜咱儿媳妇会有多高?会不会和儿子一样,也是大学生?他俩应该是一个部门的,要不然两个人怎么好上的?……”老王猜测着。

“呼噜,呼噜噜,……”媳妇真的困了。

“这个人嗨,怎么说睡就睡着了!还说呛得睡不着呢,真没劲!”老王嘟囔着穿衣服。

煤气灶上的老母鸡散发着诱人的香气,盆子里躺着一条超大的罗非鱼,桌子上摆满了准备招待准儿媳妇的青菜。老王正在仔细地检查着装得满满熟食的冰箱。

“你买饮料了吗?差一样不跟你说你都想不起来,就知道抽、抽、抽。”媳妇在卧室大声地问。

“哎呦喂!你要不说我还真的想不起来了,检查了好几遍了,总感觉缺点啥,就是想不起来。我这就去,这就去。”老王恍然大悟地解着围裙说。

媳妇也打着哈欠从卧室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用手捋了一把蓬松凌乱的头发说:“你去村东头老赵家买吧!别去老张家买,他家的饮料种类太少,别成天介脑袋瓜子里就装着酒!”媳妇总不忘加上一句刺激老王的话。

“遵命!我这就去,这就去。”老王扔下围裙往出走。

“快点回来啊!别见了人聊起来没够。对了,灶上的鸡肉熟了吗?你放盐了吗?”小红妈大声地问。“从嫁给你那天就不省心,我就是天生操心的命。”

“我放盐了,你把火关了吧!鸡熟了。”小红爸爸大声地回答着骑上电动三轮出去了。骑车的技术非常地娴熟。


一辆红色的伊兰特轿车飞快地向村子驶来。后排的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就像是买彩票中了头奖。

“师傅,前面十字路口左拐就到了。”王小红提示着司机。

“好嘞!天不亮就把我喊来了,这一路上有你俩,我一点儿没犯困。第一次见公婆吧姑娘?”司机一边开车一边笑着问。

“嗯!”顾要男简单地回答着。

“师傅到了,前面门口有一棵大柳树,大门口站着一个人的那一家就是。”王小红指着前面的柳树说。

“看样子那个人是你妈吧?”司机猜测着。

“是!妈——”王小红一边回答着一边开门喊了一声。“您怎么不在屋里等着呀!还到大门口来了,我爸呢?”

“你爸去买饮料了。真叫个费劲!西天取经都回来了,准是又和别人唠叨说你今天带着对象来咱家的事呢。刚两天呀,全村人都知道你搞对象了。”小红妈满脸笑容地介绍着。“来,来,来,一路上累了吧!快进屋,快进屋。哎呦喂!你快把手里的东西放下,一会儿小红他爸用电动车弄,你就别管了,别累着。”

“阿姨好。没事儿,我不累!”顾要男羞涩地叫了一声阿姨。

“你放下吧!一会儿我爸就回来了。”小红说了一句。

“你也是的,到是把她手里的东西接过来呀!从小就跟个书呆子似的。他从小身体单薄,我和他爸什么也不用他干,都让我俩给惯坏了。”小红妈弯腰把要男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埋怨的话语里带着夸赞。

小红拉着要男的手走在前面;她妈手里拎着两大兜水果走在后面,眼角的皱纹被笑容挤得无处藏身。


厨房里像是有交响乐团正在演奏,叮叮当当地响个不停;还不时飘出浓郁的香气,又好像是五星级酒店的后厨。

“你别管了,去客厅和小红看电视吧!马上就好了,做好了我喊你们吃饭。去吧!”小红妈一边炒菜一边说着。眼睛不时地看着“儿媳妇”。

客厅的沙发上,老王趴在儿子的耳朵上嘟囔着:“……抓点紧啊!挺不错的。个子大、不是坏事儿,母大儿肥吗!”

“你们爷俩没一点儿眼力见儿,快去,拿碗拿筷子,再拿几个杯子,别忘了拿酒杯。”小红妈手里端着一盘“四喜丸子”指挥着。

餐桌上,小红的妈妈不住地给要男夹菜,一边夹菜一边说:“多吃点儿,到家了就别客气啊,别拘束。小红,你把要男的饮料倒上,你爸爸去厨房看看,那盘‘东坡肘子’蒸好了没。”小红妈就像单位人事部经理一样。

“滋——滋滋,这就去,这就去。”老王使劲地嘬了一口酒回答着。…… “来喽!‘东坡肘子’熟喽!”

“来,来,来,要男吃这个。”小红妈用筷子给“儿媳妇”夹了一大块肘子。

“滋——你们俩、没考虑考虑,什么时候,啊?”老王喝了一口酒,断断续续地问。

“我俩下个礼拜回她家,先听听她父母的意见。”小红举着装满饮料杯子说。

“对对对,先听听要男父母的意思。”小红妈看着要男回答着。“去了叫‘叔叔’‘阿姨’,如果他们二老没别的意见,就说我和你爸现成的,就等她们一句话”。

“滋——嗯!嗯!嗯!我和你妈现成的,没意见。”老王又喝了一口酒回答着。

“我爸妈都听我的。”要男从堆得像山一样的碗里夹起一粒花生米送在嘴里说着。小脸蛋儿好像被晚霞染过了一样。

“那也要听听你父母的意见。”小红妈又夹了一个鸡腿儿放在要男的碗里。“你这孩子怎么不吃啊!到家了,别客气,尝尝这个。咱家养的纯柴鸡,你叔叔的手艺。”

“谢谢阿姨,我吃好了,您慢慢吃吧!叔叔您慢用。”要男小声地说着。

“你吃饱了吗?阿姨都没看见你吃东西。”小红妈关心地说着。

“滋——真的吃好了吗?吃好了坐在沙发上歇会儿,不用在这里陪我,我还要再喝一杯呢。你妈(王小红妈)给沏茶,去吧!滋——”老王又拿起了酒瓶子。他今天还挺能喝。


两个月后,王小红家大门上贴了两个大红双喜字,在阳光的照耀下特别的抢眼;柳树下站满了前来参加婚礼的嘉宾。

院子里的婚礼主持人对着喇叭大声地说:“下一项,让我们用最最热烈的掌声,有请双方的父母发言。首先由新娘的父亲讲话,大家鼓掌欢迎!”

要男的父亲在热烈的掌声中站了起来,面向所有来宾深深地鞠了一躬。“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想嘱咐嘱咐两个孩子,从今以后、你们不再是孩子了,对家庭要有责任心。没事儿的时候常回家看看。”

“讲得真好!下面有请新郎的父亲讲话,大家鼓掌欢迎。”主持人大声地说着。

“首先,我对参加小红、要男婚礼的所有嘉宾表示感谢!”老王深深地给大家鞠了一躬。“我也没有太多可说的,嘱咐两个孩子几句吧!结了婚要孝敬双方父母,夫妻恩爱,早生贵子。最后,请大家吃好喝好!”

主持人用手制止了大家热烈的掌声说:“双方的父亲讲得真好,他们最大的愿望是孝敬父母,早生贵子。下面进行婚礼最后一项,有请新郎抱着新娘进入洞房——”

“啊!就我?”小红张着大嘴。

“那就让新娘抱着新郎进入洞房吧!”全场的来宾大声地拥护着。

要男面似桃花般用左手搂住了小红的脖子,右手把小红两条腿同时抄了起来,抱着新郎进洞房了。

(完)

【编者按】【编者按】感谢作者,带我体念一次北方的农村生活趣事,让我想起了赵本山老师的乡村爱情,不得不令人感叹作者构思的角度,小说人物鲜明,文字细腻,其次是不同的语言风格,还有从中得到的启示。作者完全是一种简单的语气,还带有些许的俏皮,把一份父母的关爱进行了表达。天下父母心,每个父母都是关心子女的身体,未来,婚姻,父母对儿子的宠爱感是作者进行创作的出发点,那是一种意境啊。更是难得,更体现出了一种家人与内心的契合,令人读来舒服。推荐欣赏。感谢作者赐搞,创作辛苦了,【编辑:红楼寻梦】【推荐号:201908130259】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2 条评论

  • 静莲发表了评论

    可怜天下父母心!天生体弱的王小红谈了个对象叫顾要男,这可乐坏了王小红的父母,从热情招待第一次登门拜访的未来的儿媳妇,再到为一对新人举办婚礼,故事情节完整,对人物的语言、动作、神态都作了细致的刻画,塑造的人物形象性格鲜明!点赞文思,问候作者秋安!

    2019-08-12 23:10
    风铃A回复静莲:

    多谢老师驻足留墨。感谢一路支持,风铃感激不尽,遥祝老师秋安吉祥。

    2019-08-13 07:33
    吴瑞宏发表了评论

    小说写得好,叙事有条理,情感真挚。将父母对儿子婚姻。从担心到终成眷属,尽数言说,娓娓道来,情真意切……这才叫好文!

    2019-08-13 09:34

    谢谢阳光老师夸奖🌹

    2019-08-13 13:25
    亲,没有评论了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