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李毅走了……

作者:古月执忆   创建时间:2019-08-08 15:09   阅读量:235   推荐数:0   总鲜花数:15赠送列表   字数:3059

李毅走了,永远地离开了这繁花似锦的世界。

李毅走了,走得那样突然,那样匆忙,那样义无反顾。

李毅走了,走得让人痛心,让人惋惜。

李毅在省城一家老牌国企书店供职,在这家书店里他是百分之百的元老级人物。从服役回来,他就在这家书店工作,一晃二十多年。他如今不过五十出头,正好是年富力强,正好是老的老了,走的走了。该到他上位的时候了,他却突然地走了。

李毅是这家书店的办公室主任,从上层的会议到各部门的工作,他最有发言权,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上边交代的任务,他总是完成得漂亮,干净利落。下边各部门的工作他又总是对接得融洽,精细,井井有条,一丝不乱。就这样一个上边喜欢、下边拥戴,就连总店都放出话来说他不久会另有重任的人物,却突然走了,走得那样的低调,那样的无声无息,连追悼会都没开。这让人们猜不透,看不明。人们私语:李毅怎么了?

前不久,坊间就传言说李毅病了,住院了。人们哪敢相信,一米七五的他,壮得如牛,走起路来总是部队的那一套,挺胸收腹,气宇乾扬;干起活来,年轻人没几个能和他比肩。每年开学季,书店要给省内所有的中学配发教材,从收订到统计,从点数打包到装车,到送货,李毅都是走在最前面的人,人们从来没看到过他畏难,更没听到过他抱怨。长年累月,人们永远看到的都是那张面带微笑乐观的脸,好像在他那儿,就没有烦心事,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这样一个阳刚气满身的人,就这样一个英俊潇洒的汉子,人们哪敢相信他会生病,会住院。然而,事实是李毅真的生病了,真的住院了,人们心痛、惋惜。 人们到医院去探望,证实了传言。不但如此,人们还了解到李毅病得不轻!

正当人们为李毅伤心、难过的时候,同时发现了问题:在医院里没看到李毅的老婆孩子。这很不正常,丈夫生重病,妻子怎么都该是在床前服侍的人。李毅家一定出了问题,人们这样猜测。

果不其然,没多久,坊间又传出“李毅外边有女人”。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震得人们七荤八素。怎么可能?!人们几乎是异口同声。

在这单位上,年轻的,中年的,风流的、清高的,多少女人在暗恋着李毅,男人们看得明明白白,却也在哀叹自己为什么不是李毅,为什么不够英俊,为什么不是帅男。他们在自叹不如的同时也在嘲笑李毅的木讷、不懂风情和失去的多少大好机会。所以在这单位中,人们的共识都是“谁都会出轨,唯独李毅不会”。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不懂风流,不懂暧昧的李毅,一个重病在身的李毅,却被传出外边有女人,这让人们难以置信,难以接受。

不过,李毅和女人有接触,这却是我亲眼所见。虽然,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但也说明李毅并不是视女人如老虎,对所有女人都拒而远之的人。

那是一个盛夏的中午,火辣辣的骄阳当空而照,虽说本地的地面温度不如四大火炉,但也超过了三十度,这让走在路上的人们都尽量地选择了路边行道树下的林荫。正是午睡的时候,知了热闹地鸣叫着,那长长的音符传递的是让人们瞌睡的旋律。就是在这午睡的时段,我在不远处看到一男一女说笑着快步地走在梧桐树宽大枝叶庇护下的林荫里。我很好奇,谁会在这太阳当顶的时候匆匆往小巷外赶呢?不过我能肯定,这不是一对情侣,因为谈情说爱,甜言蜜语的最好时段应该是在太阳西下,夜幕渐起的时候。

我快步地赶了几步,接近后,我终于看清那男的是我熟得再不能熟的李毅了,而那女人的背影却让我生疏,是个我不认识的女人。在小巷住了几十年,小巷中三十岁以上的女人,我大部分都认识,而这女人不在我的记忆信息中。我很好奇,这女人是谁?和李毅脚步匆匆地是要去哪呢? 这女人三十出头,一米七左右,和李毅走在一起,倒也相配;长长的头发黝黑得发光,自然地披在肩上;身体不肥不瘦,是那种丰满有致的女人,皮肤很白,鼻梁高挑,眼睛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能感觉得到是那种欢快有神的;她乳房高挺,屁股高跷,加上一对浑圆的大腿,这女人一身散发着极浓的性感气息,让男人看在眼中就会起火,会想入非非。

我主动靠上前去打招呼:“这大热的天气,是要到哪去呢?”

李毅看到是我,也笑着说:“李伯啊,单位有急事,派她来叫我呢。”又主动地对那女的说:“李伯是我们大院的邻居。”

那女人也很大方,和我笑着点点头,算是介绍过了。

他们是同事,这证实了我的想法。然而,最近坊间传出李毅外边有女人的传言,却让我第一个想起了这个女人。我猜想,不会是她吧?

如今,人们过着富足生活的同时,感觉一个个似乎失去了方向。过去为过上好日子而拼命,为改变自己的人生而努力,如今好像日子又感觉没了过头,不知道该怎么玩儿了。 于是,一些人沉迷在灯红酒绿,一些人游走在淮河两岸,更有些人疯狂地追求着永远填不满的欲壑。一时间,家不成家,妻子看不到丈夫,儿子看不到父母,留守老人、留守儿童、留守妇女不单单是农村的老大难问题,城市中高楼大厦下女人们的哀怨,怼诉;孩子们对父母不满、陌生。这社会怎么了,好像一下都乱了套。多少男人为了色而挥金如土,多少女人为了所谓的自由而抛家离子。秦淮河的风月沉迷了多少的官员,推杯把盏中多少的腐败丛生。

李毅,似乎也没能过得了这一关,在他病后,在他住院后,传出了绯闻,这让人们感觉稀奇,更觉得那是中伤、是诽谤。就在人们拼命地保护李毅的名声,更是在保护自己的心灵的那块净地的时候,李毅老婆的一席话,就像一盆凉水,从头到脚把人们浇了个透,让人们在现实面前警醒。

那是一天吃完晚饭,我和大院的几个老头在值班室旁边闲聊着,我不经意地看到李毅的老婆黑着脸走了来。

还没到值班室,她就大声地对值班室的老王嚷嚷道:“李毅的快递,麻烦你以后都给我扣下,我要看看那不要脸的给那狐狸精买些什么。” 李毅老婆的话像巨浪一样地冲击着人们,让人们不得不相信李毅是真的外边有女人了。

我小心地问:“那女人是不是高高的个子,长得有点漂亮啊?”

李毅老婆恨恨地说:“不是那骚货,还能是谁。”

我又问:“这女人是做什么的啊?”

“开麻将馆的!”

什么?我惊得站起来,开麻将馆的,这让我完全想不到,也让我对这女人低看了一等。我不禁有些惋惜,也不知道是对自己的看走眼,还是对自己无情地嘲笑。我猜想李毅他们一定是在麻将馆认识的,也一定是在麻将馆搞到一起的。我不禁为李毅悲哀,我在心里说:什么样的女人不好找,非去找一个开麻将馆的。

然而,没过多久,却传来了好消息,说李毅出院了。虽然李毅做了出格的事,人们能看到他康复,还是为他高兴。可是没过几天更重磅的消息又传来了:李毅离婚了,李毅搬出去和那女人同居了,他们租的房子就在小巷某宿舍里。这些话活灵活现,好像传话的人亲眼看到,亲自到过李毅的新家一样。然而,人们再不敢不相信,“这世间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人们用这样的语言开解自己的失误,更为李毅不可思议的行为感到心痛。

时间过得真快,半年之后,就在人们慢慢地淡忘李毅离婚事件的时候,李毅又住院了的消息再次传来,而且还说李毅的癌症已经转移到大脑,一时间人们的心痛,人们的叹息再次充满小巷,人们为之悲哀,一个鲜活的生命即将被癌细胞吞嚼,他将永远地离开这世界。没过多久,李毅真的走了,带着他心中永远的秘密离开了这小巷,离开了为他惋惜的人们。

【编者按】故事并不曲折,却引发读者沉甸甸的思考;李毅并非个例,它揭示了人性的弱点。究竟是人性的弱点与生俱来,还是时尚和风气在浮躁社会中的扭曲?穿过浩海中的一滴水,看尽人间百态。作品结构紧凑,语言流畅,切中时弊,启迪思考,值得一读。为您热忱推荐。欢迎作者继续赐稿。[编辑:散木]【推荐号:201908220266】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3 条评论

  • 散木发表了评论

    管中窥豹,一滴水见大海,虽是个例,却揭示人生百态。好文

    2019-08-08 15:14
    风铃A发表了评论

    故事在平淡中揭穿社会弊端,流畅的语言一点儿一点儿地挑逗着每位读者的心。好文章,欣赏了。

    2019-08-08 20:02
    古月执忆发表了评论

    谢谢老师们

    2019-08-14 20:10
    亲,没有评论了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