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母亲来了

作者:高二高   创建时间:2020-12-18 18:27   阅读量:20367   推荐数:1   总鲜花数:1赠送列表   字数:2610



那天我正在外地培训,我母亲来了,我男友打电话告诉我的。精明的母亲大人,竟然找到了公司,并且还找到未曾谋过面的女婿,而且还见到了我未来的公公婆婆,并且到了我们未来的安乐窝一游。我心里砰砰地跳个不停,总觉得我和男友之间就将到此结束了。


母亲多次要求来看我,并要见一下未上门的女婿,都被我拒绝了。我心里很是复杂,对母亲既恨又爱。


很快就结束了培训。我急匆匆地赶回了单位。见到母亲,我没好气的对她说:“你咋来了。谁让你来的。”母亲见我对她不欢迎,并没有伤心。因为她已经习惯了我对她的不满。我男友见我对母亲这样,把我拉到一边。对我说,“母亲不管怎样,永远是你的母亲”。但我总觉得母亲在我的印迹中是那样的疏远,让我难以去靠近。都说女儿是母亲的小棉袄,可是我难以体味到母爱的温馨。


我的家让我难以自容,不愿意给别人去述说,我觉得对家感到自卑。按说我从小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家。小时候,父亲是一个军人,在部队是一个汽车兵。当时在农村,家里有一位军人,很是令人羡慕的。那时正是越南反击战的时候,后来父亲谈到他参军的事情,满脸的笑容。告诉我,当年他胸前戴着大红花,和来自全县的几十个新兵搭着伴。县武装部组织人敲着锣打着鼓,用大卡车送他们走的。走时,都穿着威武的军装,绕着县城转了一圈儿,可神气了。因为父亲长得魁梧,模样长得排场,上门提亲的很多。后来,父亲相中了母亲,那时母亲刚高中毕业。母亲也可称的上当时十里八村的美女,村里的高中生很少,也算是村里的文化人。我家大门口也挂上了公社给发的“参军光荣”红字黄底牌牌。就是在那时,父亲用马车把母亲迎进了家门。那天看媳妇的人很多,都说父亲好福气。那时正是越南反击战的时候,父亲是某兵团的汽车兵。母亲隔三差五地就进入兵营和父亲相聚,后来有了我。


我两岁那年的夏天,父亲所在部队接到上级命令,要他们出战越南。父亲这一去就是两年多,和家里失去了联系。当时,我们对父亲部队的状况根本不了解。父亲从前线回来后,告诉我们,他们的汽车队负责往前线运送物资。父亲对南方的天气不适应,睡觉的地方阴暗潮湿,再加上超负荷的劳动,劳累过度,得了脊柱炎,提前从部队复原了。


父亲回来的时候,母亲为我添了一个小弟弟。父亲因为母亲的背叛,时常和母亲大打出手。可是父亲的脊柱炎,让他不能占到上风。父亲的腰越来越驼了,几十斤的谷物都搬不起来。父亲只能忍耐着。但实际上,母亲没有嫌弃过他,还是一日三餐照应着他,吃喝拉撒上也从没有亏待过他。


在父亲去前线的时候,我们邻居李大臣从小和父亲最铁的哥们,时常来照顾母亲和我。和母亲一起去地里干活,在抢秋夺麦时,总是不惜力气地为我家劳作着。


李大臣家里弟兄们多,日子过得累。年龄过坡了,还没有成家。有一天晚上,我在熟睡中的时候,我听到一种异样的呼吸声,并夹杂着母亲的呻吟声。我从睡梦中看去,皎洁月光下,见李大臣赤裸着身体压在母亲的身上。我见到他欺负母亲,我就上去又抓又挠。在我保护母亲的威慑下,他走了。


在那年的中秋节的时候,李大臣走了。说是去外县的一个村里给人当了上门女婿。那晚,母亲哭了整整一个晚上。


没多少日子,母亲为我添了一个弟弟。弟弟的降生,并没有给母亲带来快乐。弟弟成了村里人们谈论的焦点,成了村里八卦婆们嚼舌头的口头禅。母亲走在街上,时常遭到别人的指指点点。李大臣知道母亲为他生了一个儿子,曾回来看过,留下了一些东西走了。


父亲在部队的汽修手艺精湛,很受汽车司机的欢迎。父亲起先是开了个农机修理门市,可是日益严重的脊柱炎,难以让他直起腰,用上力气。没办法又干起了修理自行车。这个活毕竟用力气要小得多。

父亲和母亲的战争在持续着,当时年幼的我只能用哭声对抗他们的战争。父亲和母亲看我哭了,也就停止了战争。


又过了一年,李大臣回来了。听人说,他和女方难以生活在一起,被人撵出来了。更重要的是,李大臣难以割舍对母亲的爱。他的女儿被女方留下了。李大臣又回到了他的破家。他手巧能干,回来后,把房子进行了修整,焕然一新。


因为,我们两家离得很近。他总是要和我的弟弟见面的。每当弟弟走在前面的时候,总是会遭到村里八卦婆们指指点点。弟弟的一举一动简直和他太像了。走路的动作,说话的声音,简直是活脱。


母亲终于离开了这个家,和父亲办理了离婚手续,带着弟弟和李大臣一块混去了。


母亲结婚那天,父亲抱着我哭了很久。母亲虽然走了,但是并没有把我们丢弃。父亲从心里实在难以接受这个现实,可是自己又没办法自立这个家,难以养活这个家。


父亲最终屈服了,并且又重操旧业,开起了农机修理门市。李大臣为父亲搭下手。门市在俩人配合下开了起来。门市的收入还是可以的,能够维持这两家生活之余,有了存款,存款自然有母亲保管。


面对这个家,我实在不愿意待下去了。我唯一的出路就是拼命地读书。母亲为我打理着吃喝拉撒。上高中了,假期以外我是基本不回家的。母亲算计着我的钱快花完的时候,衣服到了换季的时候,总是把我所需要的钱和物品送到学校。我拿到钱和东西,扭头就走,对母亲没有一个好的应答。


那年,我终于考上了省城的一所重点大学。在校四年,我是很少回家的。在和男友交往过程中,我是很少提到我的家,更不愿提到我的母亲,只是偶尔提到我的父亲。


随着我和男友感情的加深,把我的一切告诉了他。他并没有嫌弃我,我当时很害怕的,我等待着他的抉择。我的男友告诉我:“世界上有些东西是可以选择的,但父母是不能选择的。”通情达理的男友一家人并没有因我的家而嫌弃我,而是真心把我融入了家庭中,成为了其中的一员。


我送走了母亲。在车站,母亲告诉我:“妮子,娘看到你生活好,我就放心了。家里有你叔照顾,你不必操心。”望着远去的汽车,我落下了泪。


那年我结了婚。


我们有了自己的宝宝,是个男孩。我把父亲接到了城里,父亲为我们照看孩子。


父亲有了生活费,国家照顾参加越南反击战的复员军人,每月贴补一些生活费用。我也时常给他点零花钱,父亲日子过的还算凑合。

母亲和李大臣还有我那兄弟在乡下生活着,我那兄弟也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


在我丈夫和家人的劝导下,每逢节假日的时候,我还是抽空带着孩子和丈夫开着车,回家看看母亲。每次回家,李大臣——我所谓的叔和弟弟,对于我们的到来很是欢迎。偶尔,母亲也是会到我们的家里小住。

mmexport1569166735017.jpg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请联系删除。感谢图片原作者)

【编者按】人生百态,百态人生。其实,人生就一次修炼过程。本文以母亲来看女儿展开叙述,文中的“我”由于母亲的到来感觉自己的恋情即将走到终点。因为“我”的家事会在母亲到来之后被男朋友知道。“我”母亲在丈夫去出战越南的时候出轨了,她和一位经常来家里帮忙的男人产生了感情。当父亲参军回来知道母亲出轨后经常对她大打出手。后来,曾经和母亲有过暧昧关系的那个男人去了邻村入赘;母亲又生了一个儿子。可是父亲还是不能原谅母亲的背叛,最终选择了离婚,那位曾经深爱着母亲的男人也离婚了,他和母亲走到了一起。当男朋友知道“我”的家庭背景后并没有选择离开,而是非常大度地对我说“母亲不管怎样,永远是你的母亲”。也许,母亲的选择是有苦衷的;也许,父亲的家暴也不是没有道理。这就是人生,就是百态人生。故事贴近生活,耐人寻味。推荐文友共赏。【编辑:风铃A 】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2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