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长城】道德何在

作者:李聪聪   创建时间:2017-05-19 00:00   阅读量:1926   推荐数:0   总鲜花数:0赠送列表   字数:1923




道德何在

作者:李聪聪




道德何在?

  20多年前,邵东县的一个名叫李上清的人,以自己在砂石镇管乡企的便利,常常向开厂矿的敲诈勒索,素要钱物。当地人都说他爱占便宜,爱敲棒棒(敲棒棒是敲诈勒索的意思)

  一天,村长手拿一封信去往李美松开的煤矿,路上碰见了李上清,李上清问给谁送信,答曰,给李美松送信。李上清说:“我正好去煤矿,就交给我吧,我去送。”

  李上清拿着信,在半道上偷偷拆开看了,得知是李美松18岁女儿李春香的求救信,信中的内容是,被人拐卖在内蒙古,要求家里人去解救她。

  平时爱敲诈勒索的李上清,想来个趁火打劫。考虑到自己爱敲棒棒的臭名声已经家喻户晓,李美松不会轻易上当,便想到了当时在联防队工作的周润秋。

  他对周说:“我让李美松请我们吃一顿饭,到时,你只要别做声,保持沉默就行。”

  这天,他将李美松邀到了饭店,显得万分惋惜的说:“何得了!你女儿在内蒙古卖淫,当场抓住一男一女。”接着。李上清假仁假义的说:“是这样吧,你拿钱,我帮你打点”。李美松看见在联防队工作的周润秋也在旁,信以为真,给了李上清200元钱。

  多年后,被拐卖的女子偷跑了回来,她看见别人都以鄙夷的眼神看她,问后才得知,自己的名誉被李上清以敲诈勒索的方式遭毁谤。

  李美松得知了实情,气愤的说:“李上清平时好占便宜,总爱找煤矿的碴,借此敲棒棒,为了消灾、省事,我每年要给他许多钱财,他盖房用的木料还都是死皮赖脸问我要的!我与李上清打了多年交道,知道此人非善良之辈,但我没想到李上清不仅是一条喂不饱的狗,还反咬一口,缺德到落井下石,趁火打劫!”

  被人拐卖,受尽折磨,想不到反而被卑鄙小人损毁名誉。女子止不住伤心的眼泪往下流。一婶婶给女子出主意说:“你去乡政府大门口骂李上清。让乡政府的人都知道李上清为了敲诈钱财毁坏你名誉。”于是,女子接连去乡政府大门口骂了两次。第三天,想不到原本躲着女子的李上清竟然大摇大摆的来到了花屋玉壶堂(李氏家族元朝做大官时建立的房)女子居住的地方。于是,女子上前指责李上清,想不到竟反遭其毒打,这情形恰好被一个15岁的名叫李兵华的男孩看见,血气方刚的他替女子打抱不平。女子趁机挣脱,拿起路边的破开的一根竹子。此时女子的见多识广的叔叔李冬松连忙跑过来阻拦,但女子不顾一切朝李上清向她迎来的脸上打了一下,竹刃将李上清的脸划破流出了血。平时爱自称公务员、国家干部的李上清顿时气焰嚣张地对李兵华和女子说:“你们敢打公务员?!敢打国家干部?!老子要整死你们!”

  李上清当即离开后,走到避静无人处,将事先准备好的鸡血抹脸上,去照相馆拍了一张面部照后去镇长面前哭诉:“我快被打死了,你要不管,以后政府里所有的人都不敢出去办事了……”

  当晚,李上清请派出所的去饭店吃了一顿。半夜,竟然有20多个人气势汹汹地闯进家里将李兵华和女子都抓进了派出所,关押了整6天,直到女子父亲又给了李上清和派出所四千多元才放出。李兵华被挨打挨饿,瘦得皮包骨头——伸张正义,落得如此下场!那个女子更想不通的是,自己被拐卖,遭受磨难却反被所谓政府的人落井下石,敲诈勒索,道德何在?!良心何在?!

  派出所的就因为李上清请他们吃了一顿饭而徇私枉法,颠倒黑白。

  乡亲们自从女子被派出所的拘留后,因畏怯黑恶势力而坐视不管。甚至有的看你笑话,有的表现的冷漠,也有的冷酷无情!

  什么叫世态炎凉?什么叫人情薄如纸——此刻,女子深深的体会到了。

  那女子决定寻找法律的帮助,还自己一个公道还自己清白。

  女子来到了邵东县城一律师事务所,一个叫小平的律师接待了她。

  小平气愤的说:“为200块钱,就毁坏一个人的名誉,真是太卑鄙无耻了,也只有李上清才做的出!”小平律师想了想说道:“他哪是公务员,也不是国家干部,他是招摇撞骗,想诈骗钱财。他,我是清楚的,是砂石镇岩岭村的,以前跟我一样也是干律师这行,因他这人道德败坏,收了钱不办事,还多次敲诈勒索。出了这么个败类,对我们律师这行影响极坏,就把他清理出了。”

  小平律师语重心长的说:“你这情况我很同情,我愿意免费为你服务,但是,你幼年就失去母亲了……没人支持你,你打官司,你至少得在这邵东住上半年以上……有一个寡妇,含辛茹苦将儿子养大,只因家穷交不起电费,年仅18岁的无辜的儿子被派出所的活活打死,这寡妇从黑发告到白发,都没告赢……他李上清因为200块钱,敲诈勒索,毁人名誉,他的名声已经够臭了。”

  “哦,我不告了。我本来是好不容易从内蒙古逃出来的,可是,自从我被派出所的抓了后,人们对我的态度变得冷漠了,在这邵东我是待不下去了,内蒙古那边政府的人比这边的好。我回内蒙古算了。”女子伤心而绝望的哭着说。

  律师安慰道“春香,别哭,他肯定会得到报应的!”

  

  高洋斌点评:社会的畸形诱发出恍惚的行为,有谁知道自己是局中人,还是局外人。可悲的是一笑而过的冷漠!


=====================================

新长城网欢迎你

http://www.xccwx.com/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