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洗澡忆事

作者:高二高   创建时间:2024-01-18 13:20   阅读量:22947   推荐数:2   总鲜花数:8赠送列表   字数:2552

       今年的冬天比起往年的冬天冷一些,寒潮雨雪和持续低温,造成我家的太阳能下水管冻了,暂时不能洗澡了。好在近几天持续晴天,太阳能下水管解冻了。晚上下班后,我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在洗澡的过程中,不由想起了以往洗澡的事儿。

那是80年代的初期,家乡人屋子里最显眼的就是大土炕,家家的炕都砌在窗户根处,家家的大锅头都和炕连着,用柴火烧火做饭取暖。由于常年的用柴火,熏得房梁乌黑乌黑的。大年二十九的晚上,母亲用大铁锅烧上一锅水。用一只大木盆装满温水,用手试一试温度正好合适,把我们哥俩脱光放到盆里,给我们俩从头到脚洗个干干净净。我们哥俩坐在温暖的水里,嬉闹着,娘在一边给我们洗澡。洗完了,把我们顺进被窝,第二天给我们换上新衣服,高高兴兴迎新年。

那是一个冬天,临近过年了。父亲说带着我们兄弟俩去县城洗澡。我急匆匆地跑到了西屋,拿出了一个竹篮子。哥哥看着我就笑了起来,问我拿篮子干什么。我说去“拾枣儿”。因为我们家乡口音的原因,“x”“s”和“sh”不分。我把“洗澡”和“拾枣儿”混淆了,闹成了笑话。那天,父亲骑着大二八自行车带着我哥俩来到了县城的洗澡堂。我记得当时的洗澡堂属于国营的,一张洗澡票是两毛钱,孩子是免费的。洗澡的地方按男女分成两个区域。每个洗澡池分两个屋子,一个是更衣室,靠墙根摆列了很多的柜子,每个柜子又分很多层,每个柜子上都有一把钥匙。在靠近柜子的地方,又放了一个木制躺椅,是给洗澡的人更衣用的。洗澡池是一个水泥大池子,里面能容大几十号人。洗澡池里都有一个加热的铁管子和锅炉相连。池子里面注满了热水,洗澡的人就如同下饺子一样跳进洗澡池。水温低了,就会有人招呼一下,然后工作人员通过铁管子给输送热气。父亲在洗澡的时候,先给我哥俩从头到脚洗个痛快,父亲的劲儿很大,帮我们把身上黑黑的皴搓下来。搓洗一遍,在水里泡泡,再搓一遍,直到露出皮肤的真面目。因为父亲的手劲大,搓得疼了,会发出“哎呦”的叫声。当时一斤猪肉五毛钱,属于高消费了。两毛钱,很多人还是舍不得消费。

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一系列惠民政策,家乡人生活水平不断改善。90年代的时候,国营洗澡堂退出了历史舞台。县城的街道上逐步有了个人开的洗浴中心,有条件的家庭逐步有了自家的洗澡间。又过了几年,家家户户安装了太阳能,沐浴设备安装完毕,有了独立的洗浴空间。夏季的时候能够洗澡了,随着条件的提升,把洗澡间搬进了屋内,有了暖气,冬天在家就可以洗澡。一家人都能隔三差五地洗洗澡。后来,我走出了县城,来到城市读大学,在大学的洗澡堂,用上了淋浴。参加工作了,去市里住宾馆,每个房间都有洗浴设备。随着时间的推移,洗浴设备越来越潮流,洗浴越来越舒服。

人有旦夕祸福。我逐渐对生活有了认识,经历了一次次的坎坷,才知道了生活的不易。在父母的关心下,我们兄弟俩都成家立业。年轮把我打磨到了中年,过上了上有老下有小的日子,老人健康孩子们快乐读书,日子过的本是相安无事。那年,家里发生了变故,父母在一年内相继离开了我们。

那年的冬天,母亲住进了医院。医生初步诊断是癌症早期,经过一家人商议为母亲做了手术。在走进医院前,母亲告诉我们:“孩子们,如果我这次躲不过,你们也不要害怕。人总是要死的,你们都成家立业了,你们兄弟一定要互相帮衬,好好过日子。”我们觉得经过手术,母亲就好了。因为手术综合症,让母亲在短短几天就离开了我们。那天晚上,在医院里,医生告知我们母亲病危。在母亲离开的时候,我端来一盆水,从头到脚给母亲擦洗了一遍。这是我最后一次给母亲洗澡。我的泪水难以抑制,在短短的几天,母亲从一个大活人就成了即将离开的人。我难以控制,一遍又一遍的为母亲擦洗着身子。娘陪伴我们的日子,伴着泪水在我眼前重复着,四十年的风华娘伴我走到中年。回家喊娘听到娘的回音,心里漾出甜蜜的乳香。等我为母亲擦洗完的时候,母亲停止了心跳。而今娘在那头(儿)儿在这头(儿),娘的身影成了永远的幻影。

母亲离开我们,又过了几个月,父亲也离我们而去。那是一个初秋的中午,天气十分晴朗,似有夏日返回的感觉。吃过午饭,父亲说:“难遇这样的好天气,你给我洗洗澡吧”。父亲得了癌症已进入晚期,我知道父亲的日子不多了。我为父亲准备了一个塑料凳子,为了让父亲保持温暖,我把小太阳取暖器打开,调好水温,这样洗澡间的温度能够让父亲感到舒适。我慢慢地搀扶着父亲走进洗浴房,帮助父亲把衣服脱掉。父亲是一个要强的人,自己能够动手不烦别人。我帮助他脱衣服的时候,他还要自己脱,但见他脱衣时的喘息声,我知道他是心有力而力不足了。我慢慢地帮助他把衣服脱下来,放在身后的躺椅上。我打开阀门,把水轻轻地洒向父亲的后背,询问着水温是否适合?

父亲边洗澡边和我聊天,似乎在交代着最后的话语:“孩子,这是我天冷前最后一次洗澡了。”我知道父亲的意思,他不愿意点破我也不愿意说透这层意思。“没事再冷了,我们就在屋里洗,”我一边为父亲搓洗着后背,一边为让父亲宽心安慰着。

“你也不用宽慰我,我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了。你看我的腿都肿了,脚都凉了。”父亲心里很是清楚自己的病情。“人啊!不求别的,平平安安过一生就行了,你是个老实孩子。你不用想别的,把两个孩子培养成人就行了。当然做父母的都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成才,起码要让孩子成器,不能给大人丢脸,做一个安分守己的人。兄弟间搞好团结,这些都是亲人……。”父亲慢慢地和我聊着天。我手握着喷头为父亲洗着腿和脚,抚摸着父亲臃肿的双腿,脚肿得和蘑菇一样。我只能默默地回应着父亲,面对父亲的病态,我坚强地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

争强好胜的父亲为朋好友一辈子。母亲去世后,有病的父亲变得沉默寡言了。每天父亲都要骑车到外面转一转。我心里想他去外面转一转也好,和熟人聊聊天,改换一下心情。

我看着父亲因为受病魔的折磨,头发脱落了,面部苍老了,心里一阵阵难受。我为父亲洗好澡后,用毛巾把父亲身上的水滴擦干,慢慢地帮他穿上衣服。我让父亲坐在沙发椅上。因为他两脚肿大,穿鞋子很是吃力。我慢慢地蹲下身子,为他穿上鞋子。这是我最后一次为父亲洗澡,父亲去世了,我没有了父亲。

又是一年冬天,冬天的到来,预示着春天不再远。在冬日里,享受洗浴的舒服,除去身上的皴垢,保持心灵的平静,应对生活的起伏和波折,在红尘中活出自由和自在。

【编者按】这篇散文通过洗澡对往事的回忆,仿佛令读者一下子就回到了那个年代,产生情感共鸣。作者通过回忆往事,把对父母的思念之情展现了出来,尤其是最后一次为父亲洗澡,父子之间的对话,更是让我们感受到浓浓的父爱。“子欲孝而亲不在”的遗憾是最令人感慨的,伟大的父爱和伟大的母爱绝对是人世间最珍贵的情感,我们应当好好珍惜。这是一篇朴实无华却又能触动人心的情感之作,推荐共赏,问好作者,遥握,顺祝冬祺笔丰!【编辑:长城网站作者】【推荐号:202401181958】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3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