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 >文学栏目 >现代诗歌 >迁树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迁树

作者:晗蕤(18093663265)   创建时间:2024-01-09 17:42   阅读量:38467   推荐数:4   总鲜花数:7赠送列表   字数:1986

迁树

文:晗蕤


老香槐带着大清年间的盛举

扬花的时间

浓郁的槐香味和历史味

撑起近乎50米宽的树冠

不知从何时起

树冠上搭起十几窝喜鹊的家

只有香槐知道

哪家入住最早

哪家最近才入住

过往的人

总想亲密接触

可惜,六个人才能抱住它的腰

往往留不下一张完整的照片

也许是香槐不情愿

怕有什么不测


心有灵犀

在一个阴雨的日子

五台挖掘机,轰隆隆

将香槐迁到新区

听说香槐挣扎了许久

根似龙手,抓着土地

好像孩子紧紧地抱着母亲

不愿离开

即使渗出红色的液体

也没能引得重器的同情


新区人烟稀少

到处是空着的楼房

老香槐在此有了新的责任

拉动经济,这不是梦

皴裂的老香槐,哭了

眼泪流到地面

日出,日落

没有喜鹊的影子飞回

渐渐地

热气腾腾的喜鹊窝

变成了透风的空巢


决策者沉浸在迁树的得意中

常领着家人在此乘凉

好事的孙子

举起弹弓射向半空

石子打在老香槐的树干上

惊动了一只不知名的蜂

紧接着,两只,三只,无数只密密麻麻

可爱的男孩

瞬间,浑身肿得青紫

在一阵慌乱中去了医院

即使是最豪华的专车

即使是前护后拥

因为路途

还是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时间


新区的夜晚

寂静里携带着几分阴森和荒凉

流浪猫的求偶声和交配声

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却蒙上了一层恐怖

男孩的母亲

在豪华的别墅里

独自忍受着失去孩子的痛

她听着这种钻心的声音

像自己的孩子在嘶声力竭地哭叫

时间久了

她的神经严重地紊乱失常


孩子奶奶的心里

总觉得无法面对在国外的儿子

多少个夜晚

独自踱步在香槐树下

虽然有几分官太太的步态

可是沉重,连月亮都看得清

风摇摆着树枝

她却隐隐看见

孙子在地面上跑来跑去

儿媳散着长发

一个劲地埋怨,一个劲地责备

接连好几个晚上

一股神秘的力量狠劲地拉扯着她

丰盛的晚餐后

佣人们各忙各的

她精心地打扮一番

三根跳绳系在香槐的枝干上

没有人情味地拉着她

去了没有荒凉的地方


自从有了这事

这里再也没有人来

即使是白天

也很少有人光顾这棵有历史味的香槐

决策者心乱如麻

怕老香槐也失去生命

硕大的塑料袋里装着营养液

像打点滴一样

执行着,他的夙愿

可是,香槐有香槐的语言

他哪里懂得

香槐有香槐的思想

他哪里懂得

就这样,老香槐有气无力地活着

它恨透了这里的土地

它恨透了这样的营养液

可是,它回不去

用眼泪续写着自己的历史


万物有灵

只等时间来证明

老香槐一天天张着皴裂的嘴

像诉说着什么

就在前几天

一串警报声

文物部门、林业部门和警方

当着老香槐的面

拷走了这位迁树的决策者

可是老香槐没有笑

依然痛苦地呲着嘴


朗诵简介

李迪,甘肃张掖甘州人,毕业于西北民族大学音乐学院,甘州广播电视台甘州融媒体中心主任,国家一级播音员

【编者按】长诗《迁树》,有力地揭露了社会的一些不良现象,作为一名喜欢文学的人,生活在社会中,为社会发声是义不容辞的事,时刻站在浪潮的前沿,或宣传和宣扬,或揭露和讽刺,诗中迁树的决策者,虽然无名无姓,但在社会中却实有存在,作者采用朴素的语言,意在接地气,绳子般的惩戒力量,意在警示,诗文处处渗出的血腥味,一环扣一环,一段接一段,不论是人还是老香槐,都挣扎在迁树的痛苦之中,诗文的结尾,“拷走了迁树的决策者,可是老香槐没有笑,依然痛苦地呲着嘴”,韵味无穷,意味深刻,诗文精彩,触达心灵,笔法老到,推荐分享。[编辑:钓溪]【推荐号:0】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5 条评论

  • 吴瑞宏发表了评论

    佳作欣赏感佩才情

    2024-01-09 17:30
    钓溪发表了评论

    冬祺笔丰,遥祝好!

    2024-01-09 17:44
    盘古斩发表了评论

    一首佳作,拟人化的手法恰到好处,意蕴很长,发出灵魂般的拷问,读后令人沉思,推荐共赏!🙏

    2024-01-10 06:53
    刘爱芳发表了评论

    欣赏佳作🌹🌹🌹

    2024-01-10 07:18
    子过发表了评论

    老槐树,写出百年孤独,为了经济开发,扩大内需,它殚精竭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百年的根动了,迁树者让它痛苦,震惊,默默地哭泣,泪干了,一切结束了,又好像没有结束。为作者点赞!祝笔耕不辍!

    2024-02-06 14:13
    亲,没有评论了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