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最初的遇见

作者:刘国永   创建时间:2023-08-22 20:55   阅读量:48852   推荐数:3   总鲜花数:14赠送列表   字数:0


最初的遇见

文/刘国永


    我们那个年代处女朋友不叫处女朋友,那时叫说媳妇,与女朋友确定了关系便叫媳妇说成了,要是与女朋友关系没确定那叫正在说媳妇儿,要是与女朋友处不成那叫媳妇儿没说成,要是没处女朋友那叫没说媳妇儿。


    我那时候就经历了没说媳妇儿和没说成到正在说媳妇儿和说了媳妇儿的过程。


    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在上初中时便有人张罗着给我说媳妇儿,并美其名曰处女朋友,大概还是学生的缘故吧,对说媳妇儿这事儿我是不屑一顾的,总是拿在书上学到的术语“要以学业为重”,其实我当时的学习成绩真的不能为外人道的,早知道后来啥学都没上成还真的不如早点说了媳妇儿,也不至于后来经历了许多让我伤心感情,哪像现在的孩子,四五岁时妈妈问他长大了干什么,孩子就说长大了找娘们儿,这境界真的跟我们那时候是不可比拟的。


    十八岁那年,表姐领来一位很秀气的女孩子到我家里玩,她一到家里就低着头,不敢正眼直视我,我傻傻的看着她,只见她低着头用一双很秀气的手拈着她那根搭在前胸的小辫子,小脸蛋红彤彤的白熙熙的,很是好看,我在她面前挠挠头只是笑,现在想来那大概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对男女之事的第一个微笑吧,现在想来也是蛮幸福的,只是当时已经错过了。


    过了一天,表姐问我环儿啥样,我说啥环儿啥样,表姐却诡笑一下说,就是昨天在你们家里的那个女孩子,我说不错啊,长的挺人采(漂亮)的,表姐说那就是你同意了呗,我说同意啥,表姐说给你说的媳妇儿呀,我突的脸就红了,但还是一本正经的说我还上着学哩,然后扭头就跑了。至于后边表姐跟家里怎么交涉我却不知道了,只知道表姐很生气,还说人家环儿很愿意,并且带走了我的一张照片,再后来还因为这事儿弄得表姐很不开心,但是与我却像微风拂面一样,一阵风就过去了。


    后来我学也没考上,但突然之间就想起了那个很秀气的叫环儿的姑娘,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到现在我一直相信人与人之间的相遇是需要缘分的,只是缘来缘去缘深缘浅而已,我与环儿是有缘分的,因为我们后来又见面了,我与环儿的缘分是很浅的,因为我们见了面却又不能在一起,我与环儿是没缘分的,因为她致死都不能跟我在一起。


    突然的一天,同村的一位叔叔找到我说有人要见我,并且说人在他家里等着见我,让我跟他一起去,于是我就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去了。


    到了他家门口,他没开门大门却自动开了,开门处一位留着长发的女孩子笑盈盈对我说你来了,我愣了一下,机械的点点头,她看出我的诧异,笑着说她是环儿。


    我的确是很诧异的,她跟我初见她时是判若两人的,那时的她很秀气现在却很壮实,个子也长高了很多,面目也长的圆嘟嘟的,倘若她跟之前没啥变化我不会认不出她的,现在想来,原来最初的美好是会改变的,她是只适合藏在心里的最初的遇见。


    我和环儿相约去镇子上转转,她留给我一方花手绢,我只是给了她一把糖,现在想来大概当时的花手绢和一把糖都是我们相互预定的定情信物吧,只是后来环儿回去之后我再也没有她的信息,再后来听表姐说她那次来见我是偷偷跑来的,因为她不愿意她的父母给她定下的那门亲事,我不相信她们所说的话还特意去找了她,但环儿没见我,也许是她羞于见我也许是她有不得已的苦衷,但不管是什么原因我都没有怪她的意思。


    多年以后,表姐总会给我带来有关环儿的消息,说她的婚姻很不好,她总是逃婚和离家出走,但总还是被找回去,而我听到这样的消息总是面无表情。


    某一天我路过环儿所在的村庄,突然我却身不由己的停在一个邋遢的女人面前,我们竟然不自觉的相互对望着,她问我是不是叫——,我没等她说完也没听清她说的啥就快步离开她的村庄,在我离开大概很远的地方回头看,那邋遢的女人还在村的村头看我,我知道她已经泪流满面了。


    再后来,表姐带回来消息说环儿死了,是上吊死的,是在七月半那天吊死在她的村头的一方荷塘边。


    我很喜欢莲花,因为莲花是从莲藕上长出来的精华,而莲藕却在荷塘里,我想,我在荷塘边看莲花时环儿大概也是会坐在偶叶上的,因为她总想把她最美最秀气的一面给我看,而我也是很喜欢她最秀气时的样子,大概深植于内心的爱也是最初的遇见吧。


(图片来源无网络,如涉及版权请联系删除。感谢图片原作者)

【编者按】这是一段似乎有开头和结尾,又似乎没有开头和结尾的人生故事,也是让人读了心酸的一段故事。文中的“我”出生在婚姻都需要别人介绍的年代里。那时的年轻人都不说处对象,而是说“说媳妇”。表姐曾经给“我”说媳妇,只不过,以现在人的眼光看,那确确实实不是说媳妇,顶多算是她带到“我”家玩的伙伴。最终,在表姐的询问下“我”才明白,那个叫环儿的是给“我”说的媳妇,要不然,“我”一点儿都没感觉到这是一次“说媳妇”的过程。从这一段的描写不难看出,那个时代的女孩子是相当传统的。也就是有了这次“说媳妇”的经历,“我”才慢慢关注这位笑起来很好看的女孩子,心中不免有些后悔当时没有爽快地答应她。多年以后,表姐经常带来有关环儿的消息,总能激起“我”内心的波澜。静心思量,觉得人世间有些事儿就是说不清,也许,“我”与“环儿”就属于那种有缘无分的吧!后来听说,环儿的婚姻并不美满,最终选择提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就是环儿人生的全过程,一个被婚姻羁绊了一生的人,这里面也有“我”的故事。唉!这就是人生,不普遍,但能诠释别样人生的凄凉。【编辑:想飞的企鹅】【推荐号:202308221922】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3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