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家是归宿

作者:古木村   创建时间:2023-07-28 14:16   阅读量:23646   推荐数:4   总鲜花数:15赠送列表   字数:1418

家是归宿

文/古木村


近几年阔佬们一个个漂洋过海,过起了洋生活,我的心里也痒痒的,想想自己这么多年的拼搏,底气十足,条件充裕,也准备漂洋过海赶时髦,让自己及家人风光余年。


“哐”,静静的夜,突然听见厂门打开。奇怪!深更半夜王师傅怎么还要开厂门?我从窗口探望。呀!“阿旺”回来了。我欣喜若狂,下楼,站在门口侧耳倾听。


“阿旺,你可回来了,这两周你去哪里了?”这是王师傅在问。


接下来就是阿旺的回忆了:


那天夜晚,我蹬在厂门口。突然,不远处二道强烈的光射过来,我定睛一看,哦,是一辆私家车。


车上下来一位男士,慢慢朝我走近,神秘兮兮地朝我呼唤。他左手拿着一个食物,往他自己身边一扔。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蒙蔽了,走近,看到一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我身子一挺,脖子一伸,两手一按,想将食物往嘴里扔。突然一个圈,套住了我的脖子。我用尽力气喊王师傅救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那个人用力一拉,那个圈紧紧地把我套住。我无法发出声音,知道大难临头。我只能流泪,心里骂他:“恶魔、强盗、大坏蛋。”


那个人把我拎到了车上,又把我装进了一个袋里。他隔着袋拍了拍我的身子:“好家伙,别闹,送你去新家了。”我流着泪,呜呜地哭着。


一路上不知转了多少弯,过了多少道。我抽泣着,又惊又怕瑟瑟发抖,我的手在抽搐、我的脚在抽搐、我又惊又怕等待最后裁判。


车子咯吱一下停住,那个坏蛋把套住我的袋拿掉,对我说:“好家伙,到家了。”他按了一下喇叭,随着喇叭声里面出来一个40多岁的女人。她看到我惊喜地大叫:“哎呀,真是好家伙。”一边转头叫:“荣荣,你爸给你带来玩伴了。”他们给我住进一个窝,崭新又宽畅。


在以后的日子里,他们怕我逃走,用一条绳子套住我。他们一家待我很好,那个荣荣更是好得不得了,命我叫他荣哥。


我思念我的主人,我的厂房,我的窝,我的伙伴们。我千方百计想逃离这个地方,怎么办?我不吃不喝,想用绝食来抵抗,但没有效果,换来的是更加严厉的看管。


我灵机一动,装作安心,装作不思旧情,尽量讨主人喜欢。每当主人回家,我点头摇尾迎接,我学着拍马屁,对荣哥更是亲昵非凡,一会儿吻吻他的脚,一会儿吻吻他的手,帮他捡玩具扔垃圾。


今天,荣哥帮我求情,他黏着他爸说:“爸爸,我看它已经很安心了,也很听话,还是让它自由吧,不要老套着圈,太难受了。”在荣哥的死缠烂缠的央求下,中饭后终于把我脖子上的圈拿掉了。我好开心啊,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得到了自由,蹦蹦跳跳显示自己的本领,依着荣哥亲昵良久。主人说:“好家伙,以后要听话啊。”荣哥抱起我:“这下你自由了,走!我们一起玩去。”


下午荣哥带着我窜巷逛街,在小朋友那里炫耀:“看看我的伙伴,多俊?多帅?多能?”整整一个下午玩得好开心,趁下午在窜巷逛街之间,我暗暗留下了逃亡的记号。晚上灯火通明,荣哥还是陪着我玩,天暗下来了,左邻右舍都关了灯。主人呼唤:“荣荣,睡了,明天再玩吧。”荣哥拍了一下我的身子:“好家伙,哥哥困了,睡去了,你也休息吧,晚安。”我点头,摇尾,细声细语地向他道别。


夜深,人静,我盼望的机会终于来临了。我纵身一跳,跳出围墙,凭着白天的记忆窜过一条小巷,经过五个弯,走过一座小桥,沿着泥泞的小路,一摔一滑地拼命逃窜。


王师傅抚摸着阿旺的身子,关切地安慰:“回来就好,不要难过。


那一夜,我辗转反侧,是啊:“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屋。”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若涉及版权请联系,以便删除

【编者按】在作者的笔下,一切都是有了灵性,草木、日月,更不用说一个小生命,也许这就是作家的特殊性,朴素的语言,讲述一个不朴素素的情理,为之动情,有情节,有发展,有冲突,读来意味留恋,真可谓“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屋”。精彩文章,推荐分享。[编辑:晗蕤]【推荐号:202307301905】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3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