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我的家我的根

作者:高二高   创建时间:2022-01-26 16:48   阅读量:23679   推荐数:2   总鲜花数:16赠送列表   字数:10939

t015f655077e3f35e7c.jpg

我的家我的根

作者:高二高


         我呆呆地站在那里,注视着渐行渐远步履蹒跚的老人背影,他因为年老形成的驼背划成一条弯曲的弧线,罗圈腿佝偻成了“o”型,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他竟然真的是我的爸爸?”好久才发现,我不知不觉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这是亲情的泪水。一首熟悉的老歌打破了我的沉默:“没有天哪有地,没有地哪有家,没有家哪有你,没有你哪有我,.....远处传来你多么熟悉的声音,让我想起你,多么慈祥的心灵,什么时候你再回到我身旁,让我再和你一起唱,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这首熟悉的老歌在我的耳畔响起,回头一看是停靠在身旁的车内传出来的。我也想拥有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家,血浓于水的父母健健康康,幸福的家团团圆圆。

“人生最美是清欢”,正如林清玄用数十载的人生经历和生活智慧不断思考和探讨人生的价值和意义。似乎是一眨眼间,我还没有回过味来,曾经翩翩英俊少年郎已经步入了不惑之年,但我总觉得自己如同一只飘忽不定的燕子,飘忽在这个世界上,每年春天来到这个家,每年秋天就会远离这个家。在我现在的家曾拥有令人羡慕的爱。我本应该知足,浓浓温馨的家庭氛围   有贤惠的妻子、儿女双全,和我相依为伴。可是万事的变迁,总使我困惑,天地苍茫,人世无常,我心中的疑惑在悄悄地解开疑惑。


我的养父养母,养育我长大的爹娘


今年春天,与我童年的伴友小华相约而遇。那天,他从省城慧海市回来看望他年近90岁的姥姥。他姥姥家和我家毗邻而居。他从小住姥姥家,也就从这时起,我们成了童年的玩伴。

去年冬天,我的爹娘在短暂时段内相继去世。我沉迷于痛苦中难以自拔。是我这个昔日的伴友,协同家族的长辈兄弟帮助我料理爹娘的丧事,事后一次次地打电话来安慰我。爹娘就我一个独子,对我疼爱有加。家庭条件虽然赶不上城里人,在农村也算是中等家庭了。爹娘帮我料理着家,在二老呵护下,我也有了妻子孩子,有了一个温馨的家。

爹是十里八村知名的好木匠,遗传了爷爷的手艺,木匠活做的可称得上“精工细雕,”那叫地道。乡邻们有结婚的,家里需要装修的活儿都找他。在70年代计划经济时期,邻里间有活儿互相帮衬,遇到困难都伸一把手。爹帮助他们做点小活儿基本是不收费的,只是坐在一起喝点酒拉拉家常。80年代改革开放以后,人们的经济意识都在转变,爹才开始收点儿加工费。娘是手巧的裁缝,在村里是有名的“巧手”。邻居及乡邻每逢换季需要做的衣服都是找娘。她做的活合体可身儿,走出家门一看就知道是娘做的,和其他人做的别具一格。穿在小伙子身上那叫帅气,穿在姑娘身上那叫漂亮。因为二老不惜力气好说话,所以在村里有着很好的人缘,老实巴交的家庭,还算过得日子凑合。“木匠的儿子会拿锯,”因为受爹耳濡目染打小我也会像爹有模有样的加工一些家具,空闲的时候,给爹做帮工。但爹不让我把精力投到做木匠活上,让我好好读书,成为村里羡慕的“文化人。”

因为小时候听到的一句话,一直压抑在我心中。小时候,邻居大宝是出了名的捣蛋,他娘训斥他:“你再不听话,俺把你送人,让你再也见不到我。”才开始的时候,大宝很是害怕见不到娘,委屈地低着头还能静静地待一会儿。后来这句话说多了,知道是娘在吓唬他就不当回事了,依然我行我素,上树爬墙,和孩子们打架。我娘从没有这样吓唬过我。我读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我和大宝还有小华在大宝家玩儿。大宝娘和大宝姨在一起唠嗑:“你看石头(我的小名)这小子长得多憨实(结实个头大)。三哥(我父亲)能够有这样一个儿子真有福气。当初俊花嫂子(小华娘)把这孩子给俺多好,俺就俩闺女......,”大宝姨说着说着,大宝娘用手捅了她一下,让他停下来:“别说了,让石头听到了。”我确确实实听到了,我当年十三岁,没有哭,把疑问深深地压在心里,从那以后我就闷闷不乐,总是感觉缺少父爱没有母爱,被人指指点点,像一根飘逸的稻草。

那是一个夏天,我和我们班几个同学到村东水坑洗身子,消除一下夏日的酷热,被班主任给抓住了,班主任和我同村,并且是一个家族,论起辈分我还得叫他叔。老师把我们几个领回了学校,来到办公室,让我们面对墙站成一排,他在每个人屁股上狠狠地踢了一脚。他把我们洗身子的事告诉了家长。那是爹第一次打了我,娘看着我挨打却没有“救我。”“我是一个捡来的孩子,你们不心疼我,”我气冲冲地跑出了家,爹娘惊呆在了那里。随后爹紧跟着我追了出来,娘也跟了出来。爹紧紧地拉着我,娘在一旁抚摸着我的头,把我哄回了家:“不要胡说,俺石头是俺的好孩子。以后不要洗身子了,听话哈。俺们就你一个孩子,如果出了事,咋办。”我对这个疑问逐渐淡忘了。


我的亲生父母的故事,让我懵懂难忘


90年代初,改革开放的春风席卷全国,下海经商成了潮流,爹再也不甘寂寞。在村东头开了一个小型木器加工厂,做一些日常用的家具,卖给周边村里的乡亲们。父亲为人诚实手艺好,家具质量信得过,价格适宜,很受大家的欢迎。

初中毕业后,我参加了中考,考上了A市的工业学校。在学校里,我与同乡的李婷在学校相遇。我们是同一年入学,她读的企业会计,我读的营销管理。五一假期,我和她同坐一辆公交车回家。在下车的时候,她不小心把脚崴了。我看到她的面孔有些面熟,更重要的是我被她的美貌吸引了,走向前帮了一把。“你好,我是郭亮,咱们一个学校的。我来帮你吧。”她看了看我,疼地直吸溜嘴,她默许了我的帮助,就近找熟人借了一辆自行车,把我的东西放在了熟人处。我骑车把她送回了家。那是我们的第一次相识。

校园生活让我们结下爱情的种子。那次相遇,我们开始了交往,图书馆里留下了我们交流的话题,校园的林荫小路上,留下了我们的脚步。我们在一起谈生活、谈理想、谈着以往的事儿,兴趣相投脾气相合,总是有着一种相互知晓的默契。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彼此间擦起了爱情的火花。那夜,在校园的操场黑影处,我们第一次亲吻了对方。她很甜美,很漂亮,终于相互来电,喜欢上彼此......。在即将毕业的时候,我们把恋爱的消息告诉了彼此的家长。我们恋爱的消息遭到了二老的反对。爹娘讲究的是“门当户对”,总觉得我们两家不是“一路人”。更重要的是娘对李婷的父母深有了解了,后来我知道这都是俊花姨透漏给娘的。

我们的爱情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我们难以了断这段情缘。我毕业以后到县里知名企业上了班,李婷到另一家企业上了班。随着时间的打磨,我得到了李婷父母的赏识,但是李婷一家人难以得到爹娘的认可,因为啥原因,娘不给我说出一二三来,也让我很是纳闷。因为我和李婷的坚持,更有俊花姨的帮衬说服了娘,最终爹娘妥协了。我和李婷开始经营我们小日子。结婚那天,在新婚的洞房花烛夜,我和李婷相拥在一起。记得那天,我们彼此心有灵犀,表露了一段深情的话语,伴我们相随相伴,那夜我用笔记录下了一段话,用作我们一生的承诺:踏过经年,曾经的留恋悄然远去,蓦然回首停留再次守望,寻眸爱的方向,飘逸何方?春意盎然的季节,我凝望如痴如醉的百花盛开,为之怦然心动。那夜春雨飘溢在心头,我们驻守在百花丛中,仰头品赏花雨飘落。我们翘首期待,期待着果实挂满枝头。花开花落,几度回春,时光憔悴了容颜,季节凉薄了风景,辗转的流年,依然把目光写上期待,静待一秋又一秋的丰硕。不求海誓山盟,不求地老天荒,只求风雨同舟一生同行。

妻子李婷家的条件很好,她的母亲张菊是县企业界的名人,父亲李亮是县中的老师。爹娘种地之余,在几个同乡帮衬下经营着小木器加工厂。爹勤劳朴实,娘手勤善良,村子距离县城很近,俺们一直和二老生活在一起。也许是家庭的差距,更多是因为父母的纠结,才开始我和李婷父母的来往只是停留在礼节上,遵循父母的意思,以免产生不必要的麻烦。俺们只求过好自己的日子,对那个本不属于我们的家不太多的关注。


聆听亲生父母故事,让我远离不能亲近的爸妈


谜底渐渐揭晓,让我难以接受。前年的那个冬天,二老相继突发疾病去世。爹先于娘去世早一个月,在爹去世后,娘觉得日子过得很是空虚,总是想爹。有一天,娘把我叫到身边,告诉了我是俊花姨抱来的,我是他们的养子。我知道后为此大惊失色,恰如一只掉队的孤雁不知何去何从,当时脑袋一片空虚。过了三天,娘心力衰竭故去了。我积压多年对身世的疑问,夜里睡梦中多次惊醒,父母你们在哪里,你们为什么把我抛弃。看着我噩梦后惊恐的样子,妻子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给我温柔地抚慰。

这两年中央电视台播放的“等着你”寻人节目,让我更加思念父母。我压抑心底的疑问如海水泛滥,一种声音告诉我必须寻找到父母,娘只是告诉我是俊花姨抱来的,当年一位学校的老师未婚先孕生下了我。我顺根溯源找到俊花姨询问父母是谁。她向我敞开心扉,把我的出生经历告诉了我。

生活的记录,那是一个揪心的故事。七十年代,知识青年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到农村去支持农业生产和农村发展。李家塬村来了一批知识青年有20来人,他们一部分来自城市的大学生,一部分刚刚初、高中毕业的中学生来到了这里。他们在这里帮助乡亲们建设新农村,帮助村民种植梨树。李家塬这个村子是本县最大的村庄,人口将近4000人。这里一片沙土地,70年代这里曾是有名的穷村,老少爷们为了生活,为了摆脱贫困,大队长李大柱号召大家种地之余,尤其到了秋后,各家各户的壮劳力套着毛驴车拉帮结对走村串户收破烂。为了严防被称为“资本主义尾巴”,收入由集体共同分配,分组外出。后来随着队伍的壮大,他们开始了特色经营,从山东等地进来瓷器,主要是瓷碗等日常用品,装上车,巡回于方圆百里的乡村,用破烂换碗儿。这一趟来回就是十天半月,家里的生活还能维持。这种经营一直持续到90年代末期,后来仍是大家搭伙儿出行,只是收入各归各。这种养家的方式,还延伸到了周边村。

“一个树股能给孩子买台拖拉机,一棵树能给孩子娶个媳妇。”这是对李家塬生活的赞美。文化大革命期间,下乡知青响应国家号召来到了这里。他们靠着才智憨劲儿硬是把李家塬建设成了县里有名的新农村,硬是在沙土地种上了鸭梨树。也正是因为百亩鸭梨树,让这个村子成了80年代本县有名的富裕村。这伙儿年轻人活力十足,利用一个月的时间,在当地村民的配合下建立了一个知青点。

70年代初,知青们和村民们在学校后面,共同出工建了12间简陋的土坯房,男知青居住五间,女知青居住五间,屋里垒的大土炕,是他们睡觉的地方;剩余两间是厨房,放杂物。他们在这里开始了漫长的农村生活。和这里的农民同吃同住,打拼一片天地。

虽然这里不是公社所在地,村子里有一所学校,小学和初中都有,容纳着七八百学生。这所学校里有20来个老师,学生来源主要是本村,还有邻近村的孩子。那时候基本上每个村都有小学,李家塬村有初中,邻近村里的孩子集中到这里读初中。老师们因为有工作,要把工资拿出来一部分给他们户籍所在村交劳动公分,一部分用来贴补家用。当时的老师工资只有6块钱,最高也就10几块钱。这年学校有新来的老师,有调走的老师,基本老师人数没变化。五个新毕业的老师来到了这里,有两个女老师和三个男老师。一个男老师是A市师范中专学校毕业的,小伙子李亮一看就憨厚老实,戴着一副眼镜,个子高高的很瘦。同来的有一个来自城里的姑娘谷梅身材凹凸有致、皮肤白嫩,她的到来给学校带来了生机,成了学校知名的漂亮女老师、男学生心目中的“女神。”她衣着打扮素雅,显得非常优雅得体。李亮教语文,谷梅教数学,他们在一个办公室。学校的老师们教课之余,也要和那些知青们一起建设新农村,参加植树活动。

生产队的小麦都要大量上缴,叫做“交公粮”,也是“支援国家建设”,上缴的比例我不太清楚,可能不低,所以分到社员们手中的更少了。当然,如果生产队一年粮食产量比较低,上级会救济一下,名称叫“救济粮”,由“粮站”以很低的价格卖给“社员”们,也主要是一些粗杂粮。

教室非常简陋,桌子的面板是水泥板,水泥板用两个土坯砌起来的土墩子顶起来就是个书桌。水泥板冬天特别的凉,很多孩子的手都冻了。

老师们一般不回家,大多居住在学校。学校有麦假、秋假,五月份收小麦,十月份是秋收种麦。学校老师很多都是农民,那时称民办教师,他们也有地得回家收割。麦假放一个星期的假,秋假一个月的时间,老师让我们回家多帮爹娘的忙,多干点活。年轻的老师除了正常假期以外,基本常年住校。因为谷梅漂亮,引起了下乡知识青年的惦记,其中有一个来自临县巨北县的小伙子刘刚,他很是喜欢谷梅,变着法的讨谷梅喜欢。这小子太过于奸诈,很是不讨人喜欢,但是因为他的阿谀奉承很得大队长崔根待见。原来的大队长李大柱年龄大了,崔根就接替下来。崔根的姐夫赵德坤是公社书记,因为这层关系,村里人都知道崔根是村里的“土皇帝。”据说刘刚的家庭条件很好,父母都是国家干部,他时常给村主任崔根买点儿酒和肉,一来二去就成了酒肉朋友。刘刚办事很得崔根欣赏,崔根任命刘刚为知情工作队队长。刘刚有一定的工作能力,能够把各种工作安排的有条有理。知青中有一个叫张菊的姑娘,来自于百里外的B市,她性格开朗活泼,皮肤白嫩,似如出水芙蓉,娇笑起来,笑声如同银铃一般在空中震荡,分外动人心弦。崔根年近40岁了,有老婆孩子。但是,他被张菊的美貌所吸引,更为张菊的能干所倾倒。在新农村建设和种植梨树上,张菊和刘刚出了不少力。

腊月十五,是邻近年底的最后一个月圆之夜。崔根和村干部们在一起商议过年的事。知青们为新农村建设付出了劳力,村干部们提议给知青们多弄点口粮。大家一致表决通过。崔根的老婆回娘家没有回来,散会后,他溜达着来到了知青点。一进院子就听到从屋里传来一阵阵笑声,年轻人们在一起打扑克。唯有张菊在院子里坐在石磨盘上仰头观赏着明月,远离家多日想家了。崔根悄悄地来到了她的身边,骗张菊说:“你嫂子邀请你到家坐一坐。”张菊本是一个追求向上的人,一心想得到主任的赏识,这让张菊很是受宠若惊。张菊和崔根来到了崔根的家中。一进家,崔根就把大门插上了。那天晚上,月光透过窗子,崔根看见张菊婀娜多姿的身子如摇曳的花瓣漂移着。崔根看着张菊一副娇嗔的模样心醉神迷喃喃道:“小菊,你真美,简直要勾出我的魂魄来。”从那以后,两人时常偷偷摸摸地相聚,满足着彼此间媾和之欲。也因为那一夜张菊就成了村妇女主任。

校长李德顺为老师发工资还有学校的各种开支都要找公社书记赵德坤的通过,更需应对随后的“四清”运动。秋后,公社都是要派工作组到每个村里进行检查,看看有没有多吃多占的腐败现象。存有腐败现象,那是要受到严惩的。因为利益的纠葛,崔根和李德顺成了好朋友。崔根时常不断到学校走一走。偶然的一次,他那双小眼睛瞄上了谷梅,看着谷梅婀娜多姿的步履,魅人的面容,前凸后翘迷人的身材,为之而倾倒。崔根口中的馋水打着转转,暗暗下定决心,总有一天,要把你个美人坯子揽入怀里。

李亮和谷梅同龄,李亮的才华横溢为谷梅心动,在每日的交往中,情投意合的两人爆出了爱情火花。在村里的集体劳动中李亮时常帮助谷梅。在一个晚自习后,办公室只留下了俩人在灯下批改作业。那天晚上很冷,谷梅打了俩喷嚏。李亮把谷梅抱在怀里相依取暖。因为火热的激情,两人呢喃耳鬓厮磨,亲吻在了一起,谷梅放弃挣扎,且主动的,积极的,热切的回应他的亲吻。 两人压抑了许久,这一吻一点即燃,根本不需要更多的技巧,完全是凭借......。接着就发生了本该发生的事情,绽放了寒冬的腊梅。

在这期间,张菊多次找刘刚聊天。张菊对李亮的痴情,是来自内心激情燃烧,烈火难以忍耐,对崔根只是彼此的利益纠葛,互取所需而已。小伙子文质彬彬满脸秀气,让张菊一见就喜欢上的帅哥。但是李亮只是碍于张菊妇女主任的面子,不敢过于疏远张菊,只是把她当做人生中的一段同路人。张菊对李亮可望不可及而难耐炽情。

崔根自从与谷梅相遇,她的音容笑貌时刻闪现在目前,这也加速了崔根到学校的频率。过年了,村里打算举办一次村校文艺汇演,在张菊带领下组织知青和青年老师们出节目,为乡亲们献上一场精彩的文化盛宴。李家塬村是全公社乃至全县的先进村。那天,县委和公社也来了很多领导观看演出。联欢会上,李亮演唱了一首歌曲《打靶归来》,嗓音高亢振奋人心,岁月军歌久久回味,让全场观众为之震动。张菊被张亮嘹亮的歌声打动了,泪花盈盈再也难以把控对李亮的爱,发誓今生非李亮不嫁。

刘刚和谷梅一起参加村里的劳动成了熟人。不知何时,刘刚对谷梅“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刘刚悄悄地给谷梅买礼品,开始了攻心术,偷偷摸摸地变着法的讨谷梅的欢心,但是谷梅心和人有所属不为他所动。

谷梅的家在县城。马上过年了,那天学校发了工资,她回家看母亲,把工资交给了母亲。顺便看了看一同长大的闺蜜米俊花。谷梅和俊花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两人是初中的同学,在校住宿冬天钻一个被窝儿抱团取暖,有了好吃的共享。两人谈人生、谈未来,梦想着未来的美好生活。初中毕业后,俊花因为家庭条件不允许,没有再上学。谷梅考入了师范。俩人如同亲姐妹,相互挂念着,见面就说不完的话,吐露彼此的心事。谷梅把自己的梦中情人告诉了俊花。俊花把即将出嫁的男人告诉了谷梅。日子似乎就是命运所安排,有的人兜兜转转转换多个路口,有的人平平淡淡一生。俊花虽然是来自农村住在农村,日子苦了一点儿,但是她没有为情所困,没有因为情而烦恼,老实巴交的丈夫和她相依相伴一生。在那年的年根底,俊花出嫁了。再后来,俊花有了一个儿子叫小华。

天气寒冷,谷梅第二天上午有课,下午就回学校。这天下午,她骑车经过他们种植的梨树林,这时碰巧被闲溜逛的崔根瞅见了。崔根见四周没人,快步跑到前面的黄草丛中隐藏在谷梅必经的路段。谷梅边走边唱着动听的歌,她并没有觉察到危险降临身边。崔根悄悄地从背后捂住了谷梅的嘴,把谷梅强行拖进了树林里,在乱草丛里他强奸了谷梅。事后,崔根又是磕头求饶,又是威胁谷梅,如果她告发,就会让她走出教师队伍。懦弱的谷梅面对崔根强大的势力,只能忍气吞声。自己的身子被崔根玷污,眼里流着苦水只能吞进肚子。

谷梅不敢告诉李亮自己被崔根强奸的事。那天晚上谷梅有了呕吐的感觉,起先她认为是因为崔根对自己玷污,而产生的厌恶所造成的心里反应,但是第二天又有了恶心的反应,而且以后的日子这种反应越来越强烈。她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凭着女人的感觉,意识到自己怀孕了,她知道这孩子是李亮的。也许是命中该有这孩子,并没有因为崔根对自己的非礼摧残,而造成孩子流产。此后,谷梅对李亮变得日趋冷淡,并提出坚决和李亮分手。张菊得知谷梅要和李亮分手,加快了追求的“加速器。”

张菊和崔根有了那一次“腊梅之夜”,之后又数次满足毫无节制的欲望,张菊也怀孕了。她很是焦急,不知怎么办。她就找到了崔根,把自己怀孕的事告诉了崔根。崔根知道后吓坏了。按照当时的国家法律规定,和下乡知识青年有染,那要受到法律严惩的。

崔根把和张菊的“腊梅之夜”,以及他和谷梅的“梨树林”的事都告诉了姐夫。气的赵德坤当着崔根的姐姐狠狠地踹了他几脚。崔根毕竟是自己的小舅子,为了搭救崔根,夫妻俩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他从崔根话语里了解到了刘刚和谷梅在谈恋爱,知道张菊喜欢李亮,知道刘刚对谷梅的钟情。赵德坤连续几个夜晚难以入眠,想着如何搭救崔根。

为了挽救崔根,赵德坤开始了“乱点鸳鸯谱”的计谋。赵德坤首先想到让校长李德顺出面,把张菊和李亮撮合到一起。那是一个星期天的下午,学校组织老师们去参加了村里的义务劳动。李德顺以学校安排课程为由把李亮留了下来。然后,李德顺就把张菊叫到了学校,三人一起拉家常,接着就喝起了酒。李德顺把李亮灌醉了,张菊睡到了李亮身边。这样,张菊看着身边自己心目中“男神”,赤裸裸地爬到了李亮的身上。一夜过后,李亮发现张菊睡在自己身旁。老实的李亮认为自己把张菊由一个黄花闺女变成了自己的女人。张菊以自己的自信掌控了李亮,李亮的人生被张菊紧紧地抓在了“手心里”。

赵德坤又生一计,让谷梅代表李德顺,让刘刚代表崔根参加了县里的新年工作会议,刘刚在会上大放光彩,戴上了大红花。谷梅被评为优秀教师,得到了领导的嘉奖。那天,在赵德坤的安排下,晚上,赵德坤夫妻二人宴请了谷梅和刘刚。谷梅和刘刚太过于兴奋都喝高了。赵德坤把两人安排居住在了旅馆。赵德坤把刘刚和谷梅安排到了一个屋子里。原来,赵德坤在几个人吃饭的时候,让他的妻子在饭桌上做了一下手脚,给两人的酒杯里下了“催情药。”然后,把刘刚和谷梅赤裸裸地放到了一个被窝里,为了预防俩人醒来逃跑,把他们的衣服藏了起来,两人一切办妥悄悄地离开了。在药力的作用下,满足了刘刚心理和生理的需求。第二天,李德顺让他的妻子早早地来到小旅馆,推开门把俩人逮在了床上。以此为由,成全了俩人的婚姻。

在赵德坤的精心策划下,崔根算是逃脱了两劫。崔根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从此再没有发生过这种错误。在赵德坤的帮衬下,仕途一路飙升。后来,赵德坤退在了市委秘书长的位子上,崔根退在了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的位子上。当然,李德顺也顺理成章的在教育局局长的位子上退了下来。

李亮首先有愧于谷梅,谷梅因为崔根和刘刚的扭曲性爱,心中有愧李亮,那天她来到小河边,想以死离开人间这个是非地。但是,她太爱这孩子下不了狠心离开这个世界。她泪流满面,有苦不知向谁诉说,用手抚摸着日渐凸起的肚皮,和肚里的孩子说着悄悄话:“孩子请你原谅娘的软弱,为了你娘要坚强地活下来。”为了保全孩子,闺蜜俊花也只能安慰谷梅,其他的也爱莫能助。

在李德顺主婚人的见证下,李亮和张菊成了一家人。同样在李德顺的搭桥下,谷梅和刘刚组建了短暂的家庭。两个家庭以不一样的方式组合在了一起。同样在那一年,两个家庭有了新的生命。李亮家有了一个女儿李婷,刘刚家有了一个儿子。刘刚不能容忍自己头上的“绿帽子,”不能接受这个儿子。在刘刚的强烈要求下,谷梅不得不委托闺蜜俊花把儿子送了人,后来这孩子就是本文的主人公“我”。

过了有一年多,谷梅和刘刚离婚了。再后来,谷梅调到了县城的一所学校。在闺蜜俊花的撮合下,谷梅又重新组建了新家庭,送出的孩子再也没有回到身边。她只是隐隐约约地从远处观望着孩子,有时候通过闺蜜俊花给我捎上件衣服。当然这些做衣服的活儿都是有娘操持,料子都是俊花姨拿来的。善良的爹娘对俊花帮衬的举止并没有怀疑存有戒心,我就把俊花当做了亲姨。


缘分造就了若即若离的一家人


改革开放的春风席卷中华大地,张菊敢闯敢干打拼出了一片天地,开过化肥厂,经营不善,又经营起了不锈钢家具厂。这次的经营方向和我的木器厂很是相似,有了新的设计方案就和爹来商议,爹娘对张菊虽存有成见,但碍于儿女亲家的面子,还是有来往的。张菊成了县里的企业界的知名人士,在两家的互相帮衬下,爹的家具厂也收入颇丰。李亮还在三尺讲台上抒写春秋。张菊利用风姿美貌开拓着自己的事业,她和李亮养育了三个女儿。张菊知道只有小女儿身上流淌着李亮的骨血。也许是血缘的关系吧,我和小妹冥冥之中存有一种扯不断的亲情,在以后的日子里,对小妹关心多了起来。

世界上并没有谁离开谁不能活的故事,而是爱情会让一切不可能的事情转换成可能,而且剪不断理还乱。李亮知道张菊是不甘寂寞的情种,然他又不能逃离张菊的“手心。”他曾多次遇到张菊和其他男人搂搂抱抱进出饭局,在酒桌上大放异彩,各种酒局能够在她的操作下,顺利的谈妥一项项的业务。还有一次,他目送她的情人走出自己的家门。因此他也曾经暗下决心,离开这个情种女人,但是内心的脆弱,一次次不得放弃心中的那丝底线,默默地承受着生活的磨难。李亮面对张菊,自己就像一张无形的蜘蛛网上的猎物没有办法逃离,也没有逃离的方向,只能在情困中煎熬。

李亮心中还一直挂念着谷梅。面对谷梅,他是矛盾的,是今生他真心爱过的唯一女人,但又很是恼恨谷梅对自己的无情,更为谷梅对自己的抛弃无法容忍,他不知道谷梅为自己生育了一个儿子。谷梅后来又组合了新的家庭,有了两个女儿。她不愿意再给自己的丈夫带来伤害,自此没有和李亮联系过,虽然生活在一个县城,即使见了面也是形同陌路。

李亮在教育上不断追索,成了高中的一名教育名师,退在了教师的岗位上。

随着岁月的蹉跎,我成了这两家的顶梁柱。我本是生活中的无辜者,好在有养父养母的呵护,我才有了幸福的家。也许是月老点化,我和李婷成了一家人。

“饿死不进萝卜园,穷死不耕丈人田”。爹娘对我对丈母娘起先有成见,我也就很少去丈母娘家,不愿意过多的来往。“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李婷虽不是父亲的亲生女儿,她有着她母亲的高情商,在我的拒绝下,她并没有参与她母亲的企业。90年代初期,因为企业经营不善,我们夫妻相继下岗了,我继承了爹的产业,在当地注册了一家家具公司。因为李婷的管理能力很有特色,我的经销能力很好,帮我打理的家庭井井有条。我们平安地生活在一起,风雨同舟建设着和谐的小家庭。

岁月如梭转瞬逝,光阴似箭催人老。我丈母娘在其打理的企业上,深感力不从心,想把自己的企业托付给自己的孩子。她的二女儿、三女儿在政府部门做公务员,不愿意从事经商。她决定把企业交付给大女儿李婷管理。这天,丈母娘把三个女儿及女婿召集到一起吃了一顿团圆饭,她宣布了把企业交给李婷管理,二女儿、三女儿很是信任她们的大姐。李婷让我也融入了企业的管理,我们把两家企业融为一家企业,和李婷的父母及两个妹妹签订了一个企业兼并协议。在我们夫妻通力合作下,企业趋好发展。


生命中的妈妈成了遗憾,爸爸圆了我最后的夙愿


虽然我忙着企业的发展,但是并没有放弃与妈妈相认的最后一丝希望。行走在大街上,我时常看到一对老夫妇乘坐着一辆小型电动三轮车,在后来的日子里,有一天俊花姨悄悄地告诉我,那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就是我亲生母亲,然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她从我眼前走过,而不能去相认,不能投入妈妈的怀抱。俊花姨也为了我们母子相认做出了努力,但是妈妈觉得亏欠我,不愿意和我相认。我只能时常走在大街上,搜寻妈妈的影子,看到妈妈也是一种心灵的慰藉。

又是一个冬日,我在大街上搜寻着妈妈的身影,不远处传来一阵阵哀乐,从行人奔去的方向,急促地脚步告诉我,妈妈去了另一个世界离开了我。我在奔走的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我的老丈人李亮的身影,他也参加了妈妈的葬礼。至此,我再没有和妈妈相逢。在妈妈的葬礼上,我只能看着她的两个女儿为娘送行,而我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思母心切,梦中投入妈妈的怀抱,撕裂地哭泣让我在夜里惊醒,此生再也不能和妈妈相认。

这又是一个春节,我和小华在一起相聚,我从俊花姨这里知道了李亮是我的亲生父亲。那时在妈妈在万般无奈下,才把我交给了俊花姨,并把我爸爸是谁一清二楚地告诉了俊花姨。命运就是这样会开玩笑,在爸爸最后的弥留时刻,这天李婷揭开了这个秘密,爸爸知道后,惊喜地把我紧紧地抱在怀里,用他最后的温情弥补我的亲情。他觉得有愧于谷梅,但是失去的不能再回来,这种无形的爱只能在我的身上查寻对母亲爱的影子。不久,爸爸带着幸福的微笑离开了我们,我知道他找到了人生最后的归宿。

人生就像一条漫长的河流,来自于不同方向涓涓的细流急速地奔涌向前,汇聚到长河之中,最终流入大海。我赤足站在河流中,感受着水的冲击,站立的位置还是那个位置,然潺潺的流水已失不再来。


微信图片_20220126164627.png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若涉及版权请联系,以便删除

【编者按】家是养父家,根在哪里?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到处找寻自己的亲生父母,但望而却步。养父母的点滴透露,俊花姨的指点,终于和生父团聚。小文结构合理,脉络清晰,铺叙有致,在爱恨交加中通过寻亲,点点滴滴,纷纷扰扰的人间亲情,悲欢离合,揭示了那个时代,那个时代人造成的亲人失散以及无限的遗憾,给人的悲伤是那么得深。唯愿人间不再有离散,少一分伤害,少点遗憾,牢牢把握住亲情。不错的一篇文字,推荐共赏,冬祺笔丰,遥祝好!【编辑:蓝儿】【推荐号:202201291597】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2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