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长城喜讯:贺吴瑞宏作品《母亲的泪 故乡的河》入选纸刊

作者:吴瑞宏   创建时间:2021-05-29 12:47  阅读量:24469  推荐数:3   总鲜花数:23赠送列表   字数:2582


长城喜讯

作者:吴瑞宏


2005312185155130.gif



作者简介

吴瑞宏:笔名阳光,黑龙江哈尔滨市人,性情温和,爱好写作,喜欢记录生活中平凡的感悟,以朴实的写作手法进行创作反映人间真善美。

曾在纸刊.杂志《雪魂》,《失语》,《散文选刊》,《黄河文艺》,《河南经济报》,《国防时报》,《本溪日报》,《重庆纪实》

新长城文学网等发表过多篇作品。


收到《重庆纪实》书刊,作品《母亲的泪   故乡河》以深情的笔触流淌着一份爱,在文道文德文采中徜徉。踱步在文学的诗行里,一杯清茶,一弯明月,回味着曾经的曾经,铺开新章,书写人生······


《母亲的泪  故乡的河》

     美好的童年犹如一池碧波,会在回忆里荡漾出一份美好;又如故乡那条小河,永远流淌着。儿时那些难以忘怀的记忆,被深深地镌刻在年轮最里层,永远也抹不掉。


  童年的时候,坚强的母亲因为我流过三次泪。那悲伤的眼神,令我终生难忘。也就是母亲这几次流泪,成为了我永远的秘密,至今想起,我的心还在隐隐作痛。


  记得在我上小学之前,那时家里很穷,常常揭不开锅。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对于人们常说的拮据也是我的一份奢望。


  母亲育有我们姐妹四人,我在家是老大,经常帮助妈妈照顾三个妹妹,因此,她最疼我,有什么好吃的,总是留给我吃(其实,她也没有亏待三个妹妹)。现在,我有了好吃的,也要留给妈妈吃,没有任何理由。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羊羔跪乳、乌鸦反哺”的由来吧!


  记得有一次去大姨家,大姨给了我一个热乎乎的地瓜。我拿着地瓜藏在怀里跑回家,心里想的是:这个要与母亲分享。当我急匆匆地跑到家的时候,妈妈不在。我知道,她又去借粮食了。等啊、等啊……时间仿若一只受伤的老龟,慢得让人心里着急。


  天快黑的时候,母亲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了。看着被岁月折磨得与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母亲,我内心隐隐作痛,任凭涩涩的泪水慢慢渗进嘴里,之后又吞进肚子。


  我强做笑容问妈妈:“您还没吃饭吧?”


  妈妈望着我,点点头,没言语。


  “我这儿有好吃的,大姨给的。”我从怀里拿出地瓜放在母亲手上。


  “你吃了吗?”母亲的眼神充满了慈祥。


  “我舍不得吃,给你留着的。我怕凉了,放在怀里……”还没等我说完,妈妈一把把我揽进她怀里,用手抚摸着我的头,慢慢地咬了一口,说,“你吃吧!妈妈不饿。”她把地瓜放在我手上。


  我仰头望着妈妈,妈妈的手在抖,一串热泪顺着她的脸颊滚落,落在我的额头,滚烫滚烫的。


 三

  日子是清苦的,可妈妈的怀抱永远是那么温暖。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我如一只慢慢长大的雏鹰,飞进了学校的大门,可是,妈妈那张慈祥而且充满笑容的脸变得更加憔悴了。


  上学的孩子总是那么贪睡,似乎有永远睡不完的觉。可是,每当妈妈趴在耳边轻声呼唤我起床的时候,餐桌上已经摆上了热气腾腾的早餐。因为学校离家远,我中午不能回家,只能在学校吃午饭。我的午饭,已经被妈妈包得严严实实地放在了书包边上。


  当年,不曾去考虑这些都是妈妈早早地起床为我准备的,只知道母亲是美丽的、饭是香的。


  人毕竟不是铁打的,何况母亲如此孱弱的身子呢?她也有感冒发烧的时候。每当母亲生病,躺在床上不能为我准备早饭;或忙着干活没时间做饭的时候,她便会从仅有的、有计划的家庭开支里给我挤出一角钱。当年这些钱可以买两个烧饼呢!可是我只买一个,偷偷省下来五分钱。


  时间长了,我攒了有五块钱。这五块钱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这笔钱让我兴奋了好长时间,甚至走路的时候都想把头昂得高高的,这就是我最初的大款生涯。可是,这笔巨款只买来了母亲又一次落泪——幸福的落泪。


  四

  记得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上班的妈妈被厂子同事送回来,她的脚被砸伤了。过了些日子,因无钱继续买药,渐好的伤口又开始溃烂,妈妈又愁又急。看着妈妈的伤口,我内心隐隐作痛。


  “妈,你别急,我有钱!”说完后,我把攒下的钱放在了妈妈的手心。妈妈怔怔地望着我,眼神里带着一丝不解。怕妈妈生气,没等她发问,我就把这些钱的来源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妈妈听着听着,一把把我拉进她怀里。她抱得很紧,我有点疼,可是不想挣脱,因为我喜欢被她这样抱着我。只是一会功夫,我觉得后背有点热,继而又有点凉,我的衣服被母亲的泪浸湿了。


  用这五块钱为母亲买了药物,她的伤口好了,脚上却留下了一块疤痕。至今,那块疤痕的颜色依然留在我心里,挥之不去。


  五

  父亲的去世让我们原本清贫的生活变得如雪上加霜。从此,妈妈显得更加坚强,似铁打一般。她用常人无法想象的劳动强度与耐力支撑着这个家庭,尽量让我们姐妹四人开心。


  就在父亲离开我们八年后,我已是18岁的大姑娘了。按照政策,允许去接替病故爸爸的班。离开家去接班的那一天,我看着妈妈,她苍老了,可是,在我眼里依然漂亮。她看着我,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那双水灵灵的眼睛里,有着一份安稳、一份担忧,和一份不舍。


  “妈、我走了。”我看着妈妈。


  妈妈没做声,眼睛变得更水灵了,她用手轻轻拖起我鬓角散落的一缕头发,做了手势,意思让我去吧!送我出了院门,走到街口,我不敢看她的双眼,只是低着头劝她,“您回去吧!我有空就回来看您。”


  走出很远,回头看看,妈妈正在用袖头擦着眼睛。


  妈妈的泪流淌成故乡的河,那条故乡的小河流进我的心里,一直伴随着我成长。


微信图片_20210529123908.jpg

微信图片_20210529124436.png

微信图片_20210529123956.jpg



新长城文学网

https://www.xccwx.com/

欢迎投稿

与纸刊联合


【编者按】作品《母亲的泪 故乡河》以深情的笔触流淌着一份爱,在文道文德文采中徜徉。踱步在文学的诗行里,一杯清茶,一弯明月,回味着曾经的曾经,铺开新章,书写人生······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