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室雅兰香】拜年(微小说)

作者: 老游湖    创建时间:2021-04-08 09:25   阅读量:20864   推荐数:1   总鲜花数:11赠送列表   字数:2309

拜年

作者:老游湖


说好了今日来的,今日来的,可这都……,说到这儿,老汪停止了嘀咕,像想起了什么样,猛地仰起头,却由于用力过猛,幅度过大,只听“咔嚓”一声,脖颈处传来脆响,“咝……”,老汪长长地吸了口气,慌忙抬起胳膊,摊开手掌,不断地揉搓着,可眼睛却一刻不停歇地望去,哪知,一束阳光砸来,吓得老汪慌忙闭上了双目,却还是晚了,这一下如同捅了马蜂窝,眼泪、鼻涕不要钱地直往外涌,这还没完,那嚏喷一个挨一个地打,似比赛一样,一个比一个响。老汪这下也麻了爪子,不晓得去照顾哪一头了。所幸老汪心里倒也明亮,并未失去神智,最后,心一横,索性都不去管,任由它们去施为。这一下,竟搅得四周的鸡们“咯咯咯”地乱叫唤,脑壳还不停地四处摇晃,仿如世界末日降临。过了好大一会儿才停止,可眼泪、鼻涕搞得满脸都是。


无奈,老汪掏出餐巾纸擦,感觉舒服了些,这才坐了下来,可眼前竟还有金星乱晃。又挪了下屁股,这才掏出个铁盒打开,抠出支烟,叼在唇上又放回荷包,抽回手时,手上竟多出一个打火机,“叭哒”一声,一串火苗窜起,揍过烟头,“吧唧,吧唧”地吮吸着,又是“叭哒”一声,放了回去。随着一呼一吸,两孔鼻腔中扯出两股烟管,还没得意多久,风一吹,飘散开去了。咳嗽了一声,又开始了絮叨:“太阳都当顶了,却连个……”,说到这儿,双眼不住地朝路上望去,见没得熟悉的身影,这才又道,人影子都没看到。恨恨地吐出一口痰,“吧嗒,吧嗒”地吸着闷烟。


阳光照在身上,正暖,可老汪却不觉得,反倒感觉有阵阵寒意袭来。连带那阳光普照的大地,较之以往也暗淡了些许!


其实,也不怨老汪这么猴急,只是今日是个特殊的日子:大年初一。


往年的大年初一,家里几热闹哦,儿子、媳妇、孙女,女儿、女婿、外孙,老伴,都在一起,搞得老汪的耳中只是嗡嗡声,老汪逃似地跑出屋外,耳中,却还是嗡嗡声,可老汪的脸上,却溢满了笑。


只是今年,是个特殊的年份,疫情泛滥。为了抑制疫情,政府号召就地过年,老汪的儿子只得遵守。儿子一家不回,老伴自然也回不了。


得到这个讯息,老汪一阵苦笑,临关机时,老汪讪讪地道:“也只有……”,可那最后的“如此”两字,老汪硬是没有说出口来,见久未回应,耳中,这时传来老伴不断的问讯声:“只有么家嘚?啊?么家嘚?”


只是那头的老伴又哪晓得,这头的老汪,正直勾勾地望着眼面前的日历,正有一只手伸向日历,五指间正夹着一支笔。


原来,自从一进入腊月,老汪每到临睡前,来到日历前,拿起支笔,在那日期上划上一个圆圈,脸上,溢满了笑,口中边念叨着:“又近了一天”,边打着哈欠,转身,关灯,进房,上床,睡觉。梦中,仍在念叨:“近了,又近了。”


日子,也在这盼望中,一天一天地过去。


只是,当这最后一天来临时,听到老伴说不回来过年时,老汪那要划圆满的圈停顿了,望着那还有一点点就要圆满的圈,老汪一时竟失了神,双眼痴痴地望着,脑中一点回答的意念都没有了,任凭那头老伴的催促,老汪就是不发一言。


那头的老伴见久无应答,嘀咕了一声:“这老头子!”,挂上了手机。


这一夜,老汪并未进房,只是望着那未圆满的圈,口中不断地喃喃:“忠孝自古难两全啦!”


虽然儿子他们不回来,但年夜饭还是要准备的。


不过,却没了往日的欢快,一切,只在默默中完成!


望着满桌的菜肴,老汪拿起手机,拨了过去,来不来嘚?


这电话打的不是别人,而是已出嫁的女儿。


女儿笑着回答,不来,不来。停了下,又补了一句,伢小了,明天初一来。说完,不待老汪再问,匆匆挂断了。


耳中,却传来阵阵小伢的哭泣声。


前不久,女儿添了二胎。


老汪看着手机,吞了几口唾液,才咽回了都挂在唇边的话语,摆上筷子,慢慢地咀嚼着,直到春晚开始。


直到春晚结束,荧屏上出现雪花,老汪仍坐在桌边,又扫了一圈,看了看那些筷子,缓缓地趴在桌上,沉沉地睡去,口中仍在不停地唠叨:“守岁,守岁……”


一声爆响,惊醒了老汪,可脸上竟还残留着笑!双眼不停地在室内扫视,当眼光落在桌上,看到那未动分毫的菜肴时,老汪长叹一声,神情也愣怔了好半天,又是一声长叹,老汪才缓过神来,思绪终是回到了现实,晃了下脑袋,老汪拿起桌边的遥控,“叭哒”,关上电视,弯腰端起矮凳,“咔哒”,熄灭电灯,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看到那满目的灿烂,老汪皱了下眉,还是迈步走着,由于一时不适应,双眼竟微微咪着,走到树荫下时,才适应,才开始唠叨,才坐下,才吸烟,可那双眼睛,竟一刻不停地在路上扫视。

眼中,满是期待!


扫了眼满地的烟头,老汪叹息着,扔下了手中的烟蒂,双眼也开始眯缝了起来,磕睡也不知不觉间袭了来,渐渐的传来了鼾声,眼前,又看见了昨夜梦中的一幕,还不待老汪应答,老汪的耳中竟传来声声叫喊声:“爸,爸,爸……”


老汪以为是幻听,待想转头看个究竟时,耳中又传来声声童音:“爷爷,爷爷,老汪爷爷……”


老汪不再犹豫,口中连连答道:“哎,哎,哎……”


眼睛慌忙掀开,模糊中,只见一道小身影站在面前,老汪脱口呼叫:“年年”,边呼叫,边伸出手,抚摸着小身影的头顶,双眼还不住地向小身影的身后看去,竟见到一道靓丽的身影和怀中的那颗小脑袋,老汪忽地站了起来,嘴唇嚅动了几下,硬梆梆崩出几个字来,“*们!”


说着,不待回应,弯腰抱起小身影,又随手拎起矮凳,暗自“嘿”了一声,站起身子,一步一步往家走去。


那身子,那步子,全没了刚出来时的无精打彩!


快走近大门时,老汪猛地停住脚步,转身仰头看了下天,也不顾连串的珠泪淌下,口中喃喃道:“暖和,暖和啊!”


说完,转身跨进了大门。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若涉及版权请联系,以便删除

【编者按】疫情让老汪避疫在家,原本大年初一这个家正是热闹的时候,可现在老汪每过一天在日历上画圈圈,得知老伴过年不回来,年夜饭还是要准备的,却没了往日的欢快。外孙回家给孤单的老汪带来了欢乐。作者用笔墨着重刻画了老汪的形象,他心里的无奈,对家人的思念,作者心理描写精彩,最后点晴之笔“暖和”,说出了主人公老汪对亲情的渴望。通观全文,语言流畅,小说表现手法灵活,笔触细腻,是一篇成功之作。推荐阅读。【编辑:闲妹】【推荐号:202104161124】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3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