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今宵酒醒何处

作者:汪师人   创建时间:2021-02-25 11:43   阅读量:26044   推荐数:2   总鲜花数:20赠送列表   字数:3110

今宵酒醒何处

作者:汪师人


论酒品酒量,我应该说都不差!


年轻时喝酒,我历来是光明磊落,从不抠搜耍滑,七八两白酒下肚云淡风清。而且除了与熟人朋友在一起闹闹酒外,从无独酌的习惯。


这些年,因年龄和身体关系,我的酒量是江河日下,但酒品依然不改。


大年三十中午,我和女婿大概都喝了三两左右白酒。他年轻无事,我却有点迷糊,下午与家人玩麻将,我成了点炮高手。


正月初二中午,我与康人弟、女婿三人共喝一瓶白酒。他俩没事,我晕乎乎睡了一下午。


正月初三中午,黄家朗夫妇为女儿举办婚宴,曾经的同事自发围成一桌。因我当年喝酒勇而多艺,而年又最长,被众人推上首席,实验中学周盛犬校长和实验小学辛卫东校长坐在我左右。


遥想当年,我才三十岁出头,而周校长和辛校长等人更是青葱。


我顿然而生“别梦依稀咒逝川”之慨!


向来沉稳的周校长今天格外主动,他拿过一瓶红酒开始发话了。


“今天老友相逢,不妨开怀畅饮。潘俊峰、黄礼绍、汪其明三位从来滴酒不沾,就让他们喝白水或果汁;我喝白酒过敏,愿意承包一瓶红酒;其他人一律喝白酒。”


性格喜乐的辛校长率先响应周校长的号召。他将六个玻璃杯收集起来,整整齐齐地排成一行,亲自给每个杯子中倒入白酒。好家伙!连开了三瓶白酒,才倒满六大玻璃杯。


我清楚自己现在酒量不行了,可眼下的氛围很容易激发久违的豪情,我决定放手一搏。


恰是新年伊始,老友相逢,情为本,酒为媒,一时间,觥筹交错,笑语喧哗。待到新郎新娘和他们的父母来敬酒时,我们杯中的酒都快见底了。众人轰然起立,将杯底酒一饮而尽。


周校长提议再开两瓶,给每人平均倒上。我已超越红线,但见众人热情高涨,并无异议,也就随波逐流。


只依稀记得散席之后,是周校长和汪其明老师挽着我的胳膊,一路护送我回家。服下妻从药店买来的“石斛颗粒”和“醉九公”后,我就昏睡过去了。


一觉醒来,万籁俱寂。我打开手机一看,已是凌晨四点多钟了。粗略推算一下,我沉沉睡了十二个小时以上。说来也怪,这次醉酒并没有以往那种口干,头晕,乏力的感觉,我心中不由窃喜。


我摁亮电灯,披衣坐在床上看手机。周校长昨晚九点多发来的一条信息映入眼帘。


“人佬,酒醒了吗?”


“凌晨四点多醒了!”我隔空回复一条。


像往常一样,我五点多起床洗漱,六点多去体育馆走了三大圈,然后神清气爽回家吃早餐。


当我再次打开手机时,周校长的回复只有三个字: “辛苦了!”


我不禁哑然失笑!


我给黄家朗发去一条信息:“昨天大醉,失态了!”


“哪里哪里!您能尽兴,就是赏光!”黄家朗回信宽慰我。


我只得摇头苦笑!


中午去公寓给母亲烧饭,路上遇见昨天同桌喝酒的刘鸿斌。


“昨天喝多了!”我开门见山。


“喝白酒的都醉了,我现在还头晕呢!”刘鸿斌拍拍脑袋。


这是好消息,我似乎得到了安慰!


或许是太忘形了,昨天中午吃鱼时,我一不小心卡喉了。侧头咯了几声,感觉没大事,就继续喝酒吃菜。回家后又马上睡了,直到第二天起床后喝第一口水时,才感觉吞咽不对劲。


我终于体会到“如鲠在喉”的滋味了!


妻建议我喝醋,我就拿出喝酒的勇气喝醋,结果鱼刺未除,胃里难受起来。


女儿再三催促我去看医生。


晚饭后妻陪我去了医院,口腔科一名年轻女医生拿一根木条压住我的舌根,用电筒光照着检查了几分钟,弄得我直想吐。


”鱼刺大概卡在喉管里,需要做喉镜。” 医生说。


“做喉镜痛吗?”我有点忐忑。


“喷麻药,不痛!”医生轻描淡写。


“喷麻药?有副作用吧?”我紧张起来。


“局部麻醉,几分钟药效就过去了,没副作用。” 医生告诉我。


是做?还是不做?我有些左右为难。


“做了才放心!” 妻帮我拿定主意。


我沮丧地从十四层下到一层去交费。


“414元。” 收费人员无任何表情色彩地报出数字。


“多少?”我以为听错了,忙追问一句。


“414元。” 收费人员头都不转一下,加重了语气。


我真想打退堂鼓,但还是心一横交了费。


我又回到十四层,将交费单和麻醉药交到年轻女医生手上。她把我领进一间手术室,让我坐在椅子上,叫我仰头张嘴,拿起麻醉药向我嘴里喷。


“把嘴抿八分钟,不要吞咽。” 医生叮嘱我。


我感觉自己的舌头在渐渐变大增厚麻木。


“到水池边漱漱口吧!”到时间后,女医生走进来递给我一杯温水说。


漱完口后,医生又让我坐回原位,叫我仰头张口吐舌。她先用一块纱布包住我的舌尖,并让我自己拽着它,她拿起顶端装有探头的软管塞进我的喉咙,在我事先告知的部位上下左右倒腾几下后,就说鱼刺找到了。


怎么将鱼刺弄出来呢?我心里犯嘀咕,但舌头被自己拽着不能说话。


又见医生将一根顶端带环的细金属丝插入装有探头的软管中,慢慢调整后,只轻轻一拽就将半寸长的一根细鱼刺带出来了。


我如释重负,算是领教了科技的神奇效果!


此时此刻,我不得不承认这钱没有花冤枉!


“鱼刺取出来没?”回到家中,女儿见面就问。


“取出来了,花四百多元买了个舒坦!” 妻不无揶揄。


“喉咙舒服了,但心里难受吧?”女儿知道我惜钱,就故意问我。


“知我者,女儿也!”我笑答。


女婿正月初六提前回了上海,他在微信群里告知一位同事的父亲(才60岁)两天前喝酒去世了。女婿将这一噩耗发布出来,是想提醒他爸和我。


活到我等这个年龄,应该对喝酒伤身误事的例子听过见过不少,但在某种情况下,仍常犯意气冲动的毛病,这实在不应该,也没有必要。


只有适可而饮,才是对朋友、家人和自己的尊重、爱护和负责。


2021.2.23

作者简介: 汪师人,男,1962年出生,安徽省太湖县人。供职于太湖县第三中学,高级教师。2015年开始尝试写作自娱。

【编者按】今宵酒醒何处?虽不是杨柳堤岸,但也是晓酣残月。一顿酒桌的豪饮,彼此的酒醒问候,知道同是醉客,得意之余恰逢“如鲠在喉”。小文构思精妙,结构合理,层次分明,语言富有情趣,在拉家常中,在自己的贴身体会中提醒人们适可而饮,要对自己尊重,爱护和负责。一波三折,在跌拓起伏绕有情趣中醒悟着人们内心。不错的一篇散文,点赞,恭祝老师元宵节快乐,春祺笔丰,问好!【编辑:蓝儿】【推荐号:202102280952】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3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