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盖章

作者:汪师人   创建时间:2021-01-31 11:57   阅读量:72088   推荐数:3   总鲜花数:11赠送列表   字数:2977

                  盖         章

        

        小区业主委员会需要向人民银行申办一个对公账户。

   

     申报表填好后,严安主任亲自出马,居委会、房产局等几家单位都签字盖章了,只剩晋熙镇社区委员会一家。

   

     因为晋熙镇社区委员会的办公地点设在老城区,我正好又在老城区上班,严主任就交给我去操办。

  

      从严主任手中接过申报表的时候,我扫了一眼,几家单位的领导签字龙飞凤舞、力透纸背,一个个鲜红印章更显威严霸气。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一种不辱使命的荣誉感和责任感油然而生!

  

      我在老城区工作经年,竟然不知道晋熙镇社区委员会的具体位置。经过打听,有人告知就在县委县政府旧大楼内。

  

      原以为那里的工作人员上午八点上班,我八点半赶过去就正好。

  

      但是错了!我楼上楼下转了一圈后,发现大楼内空无一人。

  

      我有点纳闷,就到大门口晒太阳等候。

   

     一名环卫工正在门前场地上打扫卫生,我上前打探情况,他告诉我这里上班时间是“朝九晚五”。

  

      没有什么可后悔的,我正好利用这个时间档来回忆和欣赏眼前的建筑。

  

      这是一座门楼高三层,左右及两侧高两层,中间有楼道贯通的凹形混凝土建筑。

   

     上世纪八十年代之前,它是县委县政府办公大楼,也是全县最雄伟壮观的建筑。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县城开始东迁。除了留下这栋办公大楼外,这里其他附属设施均被拆除掉,就在原地建起了太湖第一个商贸街,命名为“状元街”。

   

     如今的“状元街”生意萧条冷落,房屋道路破烂不堪了。而经过改装后的大楼里里外外焕然一新,与周边的建筑比起来今非昔比、卓尔不群!

   

     九点十分,盼来了一位骑电瓶车的中年男子。我尾随他进了东头一楼一间办公室,并双手呈上申请表。

   

     中年男子没有伸手接,而是瞟了一眼后说: “去二楼办理。” 

  

      我说二楼无人,他叫我再等等。

   

     我退出来,又去门口晒太阳等候。

   

     又等来了三位年轻妇女,她们进了西头一楼一间工作室。

  

      我有些失望,但还是禁不住趋前询问,顺手呈上申报表。

   

     一位妇女伸手接过申报表看了看,又递给我说:“请去二楼办理!”且热情叮嘱是门口放开水瓶那间。

   

     我谢过她,转身上二楼确认一下。

  

      长长的楼道里,我果真看见一只绿色水瓶立在一间办公室门口。

    

    经验告诉我,今天整个二楼只有一人办公,而这个人现在尚未出现。

   

     不如去菜市场转一圈,顺便买点青菜回去。

   

     转一圈回来将近十点钟,我直接上了二楼,发现门口热水瓶不在,料定室主人来了。

   

     说来奇怪,我心里开始有点忐忑。大概因为多年来与外界接触少,每次与陌生人见面总有这种感觉。

   

     年轻人普遍清新阳光,见多识广,少些偏见与傲慢。与他们交往,我还占据年龄大的优势,自觉很放得开。

  

      中老年妇女大多温柔矜持,特在意别人对她的态度。我倒乐意以异性身份投其所好一一行端言顺礼恭笑庄,并懂得尊重与欣赏。

   

     我最怕与上了岁数的男人打交道。像我们这个年龄段的男人既自尊自负,又自卑自怜;既迟钝僵化,又敏感猜疑;既老练圆化,又迂腐固执……分明是强弩之末,却偏爱显示能耐与实力。

  

      我小心翼翼地走近那间办公室。 

   

     马上要见的那个人不知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我心里犯嘀咕,也越发慌乱起来。

   

     真是冤家路窄!我瞥见室内偏偏是个与我年纪相仿的老男人。

   

     那个男人正在低头看手机,手指间升起袅袅青烟,桌上茶杯正往外冒热气。

   

     他好像没有察觉,我正好借机稳稳情绪。

  

      该怎么称呼他呢?我很踌躇。

  

      称“先生”或“同志”?太老旧过时了;

   

     称“帅哥”?时尚是时尚,可我张不开口;

  

      称“老哥”?他未必比我大;

  

      称“老弟”?他未必比我小;


        称“老板”?又怕外行;

  

      称“主任”、“书记”、“主席”?却又拿不准;

  

      ……


       别人门前,我总不能站成一棵树!

 

      情急之下,一声“领导”终于脱口而出。

  

     还有比“领导”更精准更模糊的表述吗?我为自己的机智窃喜!

   

     “什么事?”男人抬起头,冲门口问,声音透着威严。

   

     “领导……您好……严主任让我找您签字盖章。”我抢步上前,双手递上申报表,说话有点结巴。

  

      “哪个严主任?” 男人试探着问。

  

      “哦哦……就是……就是我们小区业主委员会严安主任。” 我如实回答。

  

      “嗯!” 我敢肯定这是从鼻孔里发出的声音。

  

      男人放下手机,喝了口茶,然后拿起申报表从头至尾慢慢看了一遍后,提笔签下“同意”二字。       我松了一口气!又见他从抽屉里拿出印章,掌心发力,“啪”地一声脆响后,我悬着的心终于彻底放下了!


        男人将申请表朝我面前轻轻一推,我急忙感激地拾起来看了一眼。

  

      “领导……这印章不清楚,麻烦重盖一次吧!” 既然看出了问题,我当然要提出来。

  

      “你这申报表有用,我这章就生效。”男人语气中充满自信与底气。

   

     说到这个份上,我不好强求。看人家这个年纪,又手握印把,他说行就一定行。

  

      我把申报表交给严主任时,还是谈及了盖章经过,并表示了担心。

   

     第二天,严主任去办理账户,人民银行领导果然说社区委员会公章(不清楚)不行。

   

     严主任又打电话让我去补盖一下,我说没有时间。

  

      其实,说抽不出时间是托辞,我是不好意思再见到那位领导!

        

                        2021.1.17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涉及版权,请联系删除。感谢图片原作者)

【编者按】本文从小区业主委员会需要向人民银行申办一个账户引出。申报表填好后,只剩晋熙镇社区委员会一家没盖章,严主任把此事交给“我”去操办。“我”接下此任务还不知社区委员会办公楼在什么位置,向人打听才找到。这个办公楼是之前县政府办公楼,“我”以为这里是早上八点上班,向人打听才知道,这里是九点钟上班。经过耐心等候,先后来的几个人说这件事需要到二楼办理。几番折腾,终于等到“办实事”的来了。作者这里对于心理描写得十分到位,把求人办事那种纠结与尴尬描写得淋漓尽致。这次盖章犹如西天取经一般,真是难上加难。最终,因为负责人盖章模糊,银行不予通过,这次“取经”也就没有任何结果。严主任再次委任“我”去办理此事,“我”因惧怕盖章之路的坎坷以自己忙为借口推掉了。这篇文故事不大,反应的问题却十分尖锐,读者心知肚明就好。【编辑:风铃A】【推荐号:202101310849】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3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