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室雅兰香】这一刻(微型小说)

作者: 老游湖    创建时间:2020-10-29 08:31   阅读量:19931   推荐数:0   总鲜花数:0赠送列表   字数:977


  

 海爹今年八十有七了,陪伴海爹的,是一只跛了腿的老猫。
   老猫此时正趴在海爹的双膝上,任由海爹梳理,显出一脸的享受。忘形处,发出一连串的“喵呜”声。
   声音苍老、无力。
   此刻,正是早晨。
   海爹爬起床,提起床边的夜壶,打开房门,紧走几步,来到大门边,放下,抬起一只膝盖,抵在大门上,双手一用力,“咔哒”,门栓拉开了。声音还未散去,又传来一声闷响,“格嚓”,大门打开了。
   一束朝阳,混合着一股新鲜的空气,一股脑地灌了进来,一下子冲淡了屋内的浊气,连带着残留的黑暗。更是还有满屋子的寂寞。
   海爹眯缝了一下眼睛,望着屋外,感觉适应了,这才弯下腰,提起夜壶,小心地一步一步朝前面的厕所走去。
   倒去尿液,海爹随手舀起一瓢水,灌了进去,提起来,荡了几荡,“哗”的一声,泼进了茅坑,带着满身的尿臊,退着,走了出来,瞟了眼篱笆上的一根木桩,“咚”的一声闷响,将夜壶倒扣了上去。壶内的残液,沿着壶口,一滴一滴往下滴落着,发出“吧嗒,吧嗒”的声响来。
   做完这一切,海爹又一步一步往家走去。
   随着海爹的不断走动,海爹身上的尿臊味,也渐渐地淡化,直到海爹站在自家大门口,再想闻到一丁点味都难!
   上下望了望,并没觉出新奇,海爹觉了无趣,此时,腰肢、双腿,似有酸麻阵阵袭来,虽无大碍,却也感觉了难耐,海爹抬手擦去唇角边的涎水,又使劲地眨动了几下眼睛,这才迈步走进屋去,想了想,觉得无事可做,拖过躺椅,放在门边,坐了上去。“嘎吱”声还在耳边回荡,“嗖”的一声,老猫蹿了上来,“喵呜”了一声,静静地趴在了海爹的双膝上。
   没过一会儿,海爹也半眯缝上了双眼。
   随着双眼的闭合,世间万物,似乎都已停止了。似乎都定格在了这一刻!
   睡梦中,海爹看到了已逝的老伴、儿子;改嫁的儿媳;出外打工的孙子;已出嫁的大姑娘、小姑娘;大女婿、小女婿;大姑娘的伢儿们;小姑娘的伢儿们。他们都围着海爹说呀、笑呀,没完没了。他们的唾沫星子都吐了海爹一脸,海爹都舍不得擦,只是张开无牙的大嘴,不停地笑着,笑着……
   不知不觉间,眼角有成串的泪珠,在不停地往下滚落!顺着脸颊,滚落在了海爹的胸前。没过一会儿,海爹的胸前都洇湿了一大块。
   海爹也不去理会,依然张开大嘴,不住地笑着,笑着,似在尽情地享受着难得的这一刻!
  
   2019年5月29日作于东西湖新烟厂

【编者按】海爹八十有七了,陪伴海爹的,是一只跛了腿的老猫。 海爹的老伴已去世,他有儿子、改嫁的儿媳、出外打工的孙子;已出嫁的大姑娘、小姑娘;大女婿、小女婿;大姑娘的伢儿们;小姑娘的伢儿们。可这么一大堆人没有一个人来照顾看望他,海爹只能要梦里与他们相见。作品用肢体语言刻画了一个孤寡老人的无奈与心酸。通观全文,语言流畅,字里行间,跃动着作者对海爹老人的悲悯情怀。一篇成功之作。推荐阅读。【编辑:闲妹】 【推荐号:202010290466】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1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