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室雅兰香】退休(微型小说)(外一篇)

作者: 老游湖    创建时间:2020-10-27 20:32   阅读量:19927   推荐数:1   总鲜花数:0赠送列表   字数:1485


退休
   “新春哥啊,你么才来?”
   望着走来的一个老年人,小五笑着迎了上去,同时,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此时,都快中午了,宾客们都坐在席棚中,边闲聊,边等待酒席的开始。
   不远处,厨师正在忙碌。阵阵热气扑来,更增添了棚中的温度。
   棚外,摆放着一长溜花圈。
   那是小五的父亲,故去了!
   新春和小五是姨老表。
   接过小五递过来的烟,新春哥笑着回答道,唉,别提了,送孙子他们去上了幼儿园才赶来。
   听见这话,小五诧异地问,不是退休了吗?怎么还这忙?
   新春哥是去年退的休。本可在老家洪湖颐养天年,却因儿子们要去武汉发展,新春哥他们老两口也跟着去了。可喜新春哥手头宽裕,在汉口古田买了套房子,单家独过。
   新春哥苦笑一笑,答,他们都去忙生意了,这小孩上学,自然归我了。
   说完,又是一阵苦笑。那头,摇得象拨浪鼓。随着不停的摆动,那一头灰白的头发,也跟着摆动。
   小五听了,哈哈一笑,道,这么说来,你比那上班还忙?
   新春哥听了,又是一阵苦笑,吸了口烟,才道,每天去上学,还要转几趟地铁。
   小五一听,更加诧异了,看着新春哥,问道,不再附近?
   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小五知道,新春哥他们的附近,也有幼儿园,师资配备,也还说得过去。
   新春哥笑着回答道,他们找了所高级幼儿园,一年光学费,都要四五万嘞!
   听了这话,小五一时竟愣怔住了,涌到嘴边的话,都不敢再说了。敢情人家玩得是高档啊!
   场面一时竟冷清了下来。
   新春哥见了,哈哈一笑道,不和你说了,我去给姨爷上香了!
   说完,赶去了灵堂。
   小五,也只得紧跟其后。
  
   2019年6月2日作于东西湖新烟厂
  
   看姨妈
   听说二姨妈到了表弟家,新春吃过晚饭,叫上老婆,去了表弟家。
   表弟家在汉口云鹤小区。
   以前,新春去过一次。
   这次去,却只看到个大概,至于具体是哪家哪户,很是为难。
   见新春为难,老婆在一旁提醒道,打个电话嘚!
   新春一拍脑袋,口中不住地唠叨,看我这脑壳!看我这脑壳!说着,将右手上的礼物归总到另一只手上,掏出手机,翻检了起来。
   见新春忙得汗水都流了出来,老婆打趣道,这难?
   新春弯腰放下手中的礼物,站直身子,抬手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尴尬地道,老不联系呗。
   话音未落,新春的口中又传出一声惊喜,找到了!说完,猛地按了下去。
   收起手机,新春弯腰提起礼物,瞟了眼一旁的老婆,说了声,走!
   边说,边朝前走去。
   老婆只得小跑着跟上。
   二人才走几步,身后传来一阵叫喊声,新春哥,新春哥!
   二人停住脚步,转过身子,放眼望去,脸上,顿时堆满了笑。
   原来,叫喊他们的,正是表弟。
   表弟小跑着迎了上来,笑着一把抢过新春手中的礼物,连声道,买个么礼物?买个么礼物?
   推让了几下,新春终是松开手,笑着道,看姨妈嘚!
   说着,跟在了表弟身后。
   过了一会儿,新春打趣道,还真难找!
   表弟诧异地问道,不是来过一回吗?
   新春难为情地抬起手,抠着脑壳,不好意思地道,黑灯瞎火的!边说,边嘿嘿直笑。
   老婆在一旁没好气地道,说自己没得眼力就算了,还扯这么多理由!
   新春瞪一眼老婆,不服地道,你来找?
   老婆一叉腰,恨恨地道,我是男将?
   见二人戗起来了,表弟连忙岔开话题,笑着说道,姨妈正等着你们哩!
   二人一听,各自哼了一声,转头跟在了表弟的身后。
   新春转头又瞪了老婆一眼,紧追几步,脱离开老婆,与表弟并肩,有说有笑地叙说着别离后的闲话。
  
   2019年6月4日作于东西湖新烟厂

【编者按】小五的父亲故去了,新春和小五是姨老表,新春哥虽然人已退休却要管第三代,而且不在家门口上学却去年了一年要四五万幼儿园,这可苦了老人比上班还忙。二姨妈到了表弟家,人物个性用肢体与眼神动作来描写,作品有生活的味道,一篇成功之作。推荐阅读。【编辑:闲妹】【推荐号:202010270462】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1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