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室雅兰香】新四军老战士刘义夫抗美援朝之路(散文)

作者:闲妹   创建时间:2020-10-27 21:40   阅读量:19932   推荐数:2   总鲜花数:11赠送列表   字数:6161



一参加第五次战役

美国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号与及其帮凶,侵略朝鲜威胁我国安全。从19501025日开始,在连续遭到我军四次重大打击后,美军伤亡惨重,损失巨大,新上任美国侵略者头目李奇微上将,不甘心失败,积极调兵遣将,并加强对北朝鲜的元山、新津、新浦等重要港口进行侦察封锁和空袭,企图从我侧面登陆,实现其在北朝鲜蜂腰部建立新防线。

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决心粉碎敌人这一罪恶阴谋,并报请党中央军委经毛主席批准,集中了12个军,4个炮兵师和朝鲜人民军一起,实施对敌军先发制人的打击,统一于1951419日黄昏发动第五次战役。东线我军第九兵团所属二十军、二十六军、二十七军,在兵团宋时轮司令员、陶勇副司令员指挥下,早于1951322日,自咸兴地区南下,进入康平以北集结,进行战役准备工作。根据志愿军总部作战命令,我军于1951422日,向敌军发动了全线进攻,在三八线上迅速突破了敌军防线,敌军狼狈逃窜,我军即猛烈追歼南逃的敌人,有的部队已深入敌纵深有一百多公里。

这次战役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从422日开始至429日暂告段落,为扩大战果516日又发起战役,第二阶段521日胜利的结束了第五次战役。是役,我军大量的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歼敌八万二千人,缴获了大批美式轻重武器和军用物资,给了敌军以沉重的打击。

在五次战役结束的当天,我志愿军各参战部队,奉命北移至指定地点休整,准备再战。此时,所谓“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认为有机可乘,迅速调集4个军、13个师,并以摩托化步兵、炮兵、坦克兵、空降兵为先导的特种部队,对我军进行闪击战,直攻富坪里和毕川大桥,企图一举歼灭我军于转移途中。由于我军各级指挥机关和所属部队均在兼程向北转移,情况不明,敌军攻势又非常迅猛,使我军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东线我九兵团2O58师黄朝天师长、朱启祥政委首先敏锐地发现了敌情变化,他们从全军全局利益高度考虑,迅速组织指挥部队,就地英勇的阻击了疯狂北犯的敌人,待志愿军总部查明情况后,才下令全线阻敌北犯,全军于61日完成了全线防御布置,奋起痛击了北犯的敌人。这样,英勇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就以劣势装备,抗击优良装备的敌军,奇迹般的粉碎了李奇微的闪击战,扭转了我军不利形势。

.临战受命

当时刘义夫是东线志原军59师政治部保卫科干事。19514月中旬的一天,也是第五次战役发起前二天,保卫科长龚欲民同志向刘义夫交代任务说:“五次战役是一次向敌人发起的大规模进攻战役,要求大量歼灭敌军有生力量,预计抓获敌军的战俘也一定会很多,师首长决定,调师属炮兵团军土队,前来执行全师战俘的接收、看管和转送任务,军士队随师指挥机关行动。由于军土队指导员病重回国休养,现在军士队要执行任务,没有指导员不行,鉴于你过去曾经担任过几年指导员工作,师政治部决定,派你立刻去军士队代理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龚科长接着说:“这次你去军土队虽然是临时任务,但是一次很重要的任务,你去后要与军土队队长团结协作,带好部队,执行好党的政策,圆满完成任务后,仍回师政治部保卫科工作。”刘义夫当时没有两话接受了龚科长交给他的任务,刘义夫从政治部秘书科拿了介绍信,就去了军土队报道。

军土队队长乐得才同志是1939年参加新四军的老战土,他非常热情的欢迎刘义夫的到来,在向刘义夫介绍了部队情况和任务后,并在晚饭后,集合部队将刘义夫介绍给了全队干部战士,刘义夫也在队前向全体同志作了简短的讲话。晚上乐得才同志又以党支部副书记的身份,主持召开了党支部委员会,对当前的形势和任务提出了初步意见,大家作了一番讨论,最后乐得才同志提出要刘义夫作小结发言,会上刘义夫就我军发起第五次战役的重要意义和我军担负任务的重要性,要求大家要集中思想,迅速投入到紧张的战斗和工作任务中去,圆满完成党赋予的任务。接着,第二天军土队又召开党支部大会,军人大会,从党内到党外进行了深入的政治动员,在实际工作中,军土队紧紧掌握了发挥党支部的领导团结核心作用,明确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和干部表率作用。经过一系列的会议活动和组织工作,全体同志情绪高昂,大家纷纷表示:一切行动听指挥,继承发扬我军艰苦奋战忘我牺牲的光荣传统,严格遵守党的政策纪律,保证完成任务,为祖国争光,为毛主席争光。

在五次战役的过程中,军士队这支百余人的队伍,开始是跟随师指挥机关行动的。从422曰开始,在上级指挥机关统一号令下,全师参战部队的全体指战员,发扬了连续作战不怕疲劳的战斗作成,在突破敌阵地后,就对敌军旁追猛打,敌军迅速溃不成军,不是南逃,就是被歼,不久师属各步兵团和师直部队,送来了大批战俘,少则数人,十几人,几十人,多则上百人,最多的一次,军土队集中收容了有八百多名战俘,战俘中南朝鲜军队居多,其次是美军战俘,其他还有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军队的战俘,送来的战俘,军土队都做到了马不停蹄的迅速转送,南朝鲜军队战俘移送朝鲜人民军处理。其他国家的战俘,一律送军部。但有时也碰到难办的问题,因为战俘多了,有好几次都是在四五百人以上,这么多的战俘,虽然是临时性的收容,要将他们看管好,还不能让他们逃走。那么多的人,要供应他们吃饭,同时也无法一时找到那么多的房子,人多了不好管理,警戒力量也成了问题。因此,这就要求根据情况多动脑子因地制宜,才能完成任务。刘义夫命令战士们将战俘带到一个山沟中的空地上,炊事班的同志们将烧好的饭和菜送到那里,让战俘们先吃饱饭,乐队长亲自安排,用三挺或四挺轻机枪,在不同位置的制高点上放哨,哨兵们都警惕地注视着战俘的动向,防止发生突发事件。整个五次战役的全过程中,军土队没有发生一起战俘非正常死亡或战俘逃跑事件。  

.失去上级联系,形势严峻。

五次战役宣告了结束,全军北移休整,各级指挥机关和指挥员,都进入了转移行动中。此时的军土队还看管着六名美军战俘和三十几名南朝鲜军队战俘,一时无法将他们转送出去,军土队只好带着他们行军。在北渡昭阳江后,军土队就沿着山阳里,华川公路行进,东线各军的步兵、炮兵后勤部队,都在同时同一条线路向北转移,公路上真是人多车多,十分拥挤,行动缓慢,这时军土队与师指挥机关失去了联络,对敌情均一无所知。

当时的朝鲜战场,敌军依靠其空中优势,经常派出其多批战机,轮番不停地对我军进行侦察和空袭,美国利用空中优势,只要发现我军那怕只有少数几个人在行动,也要进行轰炸和扫射。对于军土队这支小分队来说,是由地面炮兵团基层骨干组成的,缺乏对空作战经验,更缺少有效的对空作战武器,根本不能抗击敌军对我空袭只能被动防敌空袭。因为我军没有制空权,军土队都是夜行军,拂晓前将部队并带上战俘,拉到山上宿营,有民房就进入民房,无民房就露宿在山上的树林里。总之,视情而定。大约在五月下旬的一天,军土队夜行军到达了离华川尚有七八公里地段,天将拂晓,为躲避敌机空袭,刘义夫带领部队快步拉到山上一个小村庄宿营,战土们分散到老百姓家里,近40名战俘关押在村边一个独立的大房子里,两名哨兵,手持冲锋枪,警惕地注视着室内战俘的动态,吃完早餐后,全体人员都休息。大家都感到很疲劳,倒头便睡。有政治责任感的刘义夫久久不能入眠,只是似睡非睡地眯了一个多小时,刘义夫起身背起木壳枪,去各班排巡视,只见战士们东倒西歪地睡在室内的稻草地铺上,差不多在同一时间,传来了不远处山下的公路上的机械声,较远的枪炮声不绝于耳,还听到大型口径的大炮炮弹,从南向北,从战士们头顶上呼啸而过,然后落地爆炸发出巨响。刘义夫凭一个老军人的直觉,感到敌情已发生了变化,当务之急,必须迅速了解情况,并迅速采取正确果断的行动。刘义夫快速回到队部,叫醒了正在熟睡的乐得才队长,经简短讨论后,决定部队继续休息,并交待一排长负责。他们各带一名通讯员,一行四人去实地观察情况,大约走了二十几分钟,到了山边,扒开树技,他们一行俯视山下公路,用肉眼可以清楚地看到山下人头晃动,有不少美国兵,全副武装站立在军车上,还有不少运输车、装甲车源源不断向北开进,情况已经表明,不甘心失败美国侵略军的头目,对我军采取反击行动了,刘义夫不禁脱口而出:“看来美国鬼子胃口不小,想包我们志愿军饺子了。那是做梦!不过我们这支小部队已经处在敌人后方要准备打游击了。”乐得才同志是久经沙场的老战土,一见到敌人眼就红,他对刘义夫说:“指导员,按照我的脾气,抓住这个机会,狠狠整一下这些美国鬼子,我们四个人一齐动作,一定会打死一大堆美国佬,你信不信?”刘义夫说:“当然信,好是好,如果仅有我们四个人那好办,先猛打一阵,然后迅速撤离到深山里去,可能没有多大问题,不过现在我们还有百余人的队伍,在房子里休息,思想毫无准备,同时还有4O名左右的战俘,也不能丢失或逃跑,不过这些敌人迟早要去收拾他们的,而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是把这些战俘安全送到。”乐队长说:“是呀,不过这次太便宜这些美国龟孙子了。”在返回的路上,两人边走边议,总感到当前形势是严峻的,作为小部队的领导者,带着百余名战土,外加战俘,又是脱离领导机关,事实上已在敌人眼皮底下,单独行动了,目前只能依靠自己了,战场上变化一定要准确判明猜况,正确果断决策,保证圆满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

军土队行军中困难和问题接踵而来,军土队每人身上背的粮袋都空了,在无粮的条件下,一百余人队伍吃饭都成了问题,再加上此时军土队既无朝语翻译,也无英语翻译,做群众工作和战俘工作都寸步难行。面对这严峻形势,刘义夫与乐队长不断交换意见,很快取得了完全共识,作为经历过战争生活的老战土,都曾多次耳闻目睹老首长、老红军在大敌当前,情况危急时,总是那样沉着冷静,临危不惧,勇敢果断的有效的去进行工作,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我们应当学习他们的榜样,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依靠群众正确和处理当前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正在这时队伍卫生员小朱向刘义夫报告,他在给战俘看病时,发现一个三十余岁南朝鲜军队的战俘,在抗日战争时期,当过日本兵,在我国天津待过三年,说得一口流利的天津话,也略懂英语,刘义夫一阵惊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当即要小朱将他找来队部来,刘义夫简单询问其情况后,做起了战俘思想工作:“中朝两国是山水相连的友好邻邦,在长期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斗争中,两国人民的鲜血是流在一起的,今天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帮助朝鲜人抗击美国侵略者,美帝国主义是朝鲜全民族的共同敌人,你作为南朝鲜人也好,北朝鲜人也好,应当维护朝鲜全民族的利益,反对美国侵略者,千万不能当美帝国主义炮灰”刘义夫讲完又问他:“我讲的话,你听懂了没有?”他说:“听懂了。”接着刘义夫又动员他,担任军土队的临时翻译,他表示;“我愿意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工作。”刘义夫当即向他宣布:“解除对你的关押,从现在起,跟随队部行动。”谈话不到一小时,军土队就使用了这个临时翻译,叫来司务长、炊事班长,加上这个临时翻译和刘义夫的通讯员一行五人,上门向驻地群众,一户又一户的进行当前形势和我军政策的宣传,并向他们筹借了大米有七八百斤,分散装在全队每人的小米袋里,刘义夫清楚记得,向当地百姓开出了借条,署名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沙河部队四支队军士队负责人刘义夫。”有了粮食军土队就解决了吃饭问题,这可是当时的燃眉之急,为军土队北移行军提供了最根本的物质保障,没有当地百姓支持军土队走不出这大山。尽管如此,由于情况突变,军土队的同志的思想仍然产生了一点小小的波动,有个别同志说:“我们现在远离上级领导,公路不能走,那里有敌人很不安全,更何况我们又带着战俘,包袱又不能丢怎么办?”此时,美国战俘中个别顽固分子,竞狂妄提出要求,由他负责对空联络,让美国飞机来空投食品,气焰十分嚣张。

针对当时战士们思想动向,军土队及时召开了排以上干部党支部委员会扩大会议,刘义夫再一次讲清形势任务,统一思想,统一行动,在党支部领导下,依靠全体党员团结带领群众,自觉的遵守政策纪律,服从命令听指挥,军土队必须完整归队,战俘必须安全转送,军土队是在执行上级所斌予的任务,维护我军良好形象,每个共产党员要在实际行动中表明,自己是无愧于共产党这个光荣称号,战场上做好思想工作发挥党支部堡垒作用,也是取胜的法宝       

    党支部委员和各排的正副排长、司务长也在会上纷纷表态,表示要认真负责,以身作则,严格要求,一丝不苟,带领好部队,保证完成任务。接下来,刘义夫与乐队长分别对战俘进行训话,训话是针对美国战俘的,大致内容如下:“美国总统社鲁门,发动了对朝鲜人民的野蛮侵略,搞焦土政策、屠杀政策,对朝鲜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你们应当觉醒了,再也不能为杜鲁门做帮凶当炮灰了。我军是执行宽待俘虏政策的,要求你们遵守纪律服众命令听指挥,如果有人想钻空子,兴风作浪,死心塌地地为杜鲁门卖命,决不会有好下场的。”做俘虏的思想工作也是我军瓦解敌人的最有效的办法。经过军土队一系列的工作,指战员们受到了鼓舞,保持了高昂的斗志,战俘们受到了教育,情绪基本上稳定下来了。

.胜利归来

军土队归心似箭,积极继续北移行军,夜行晓宿,没有地图,依靠乐队长身上一个小小的指北针,对准正北方向行进,不走公络走小路,不走平地走山路,有时还要在深夜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翻山越岭,遇河就涉水过河。有一天军土队提前吃完了饭饭,夕阳刚刚西下,天空仍然明亮,队伍就开始出发了,走了不长时间,突然遇到敌军榴弹炮的突然袭击,有几发炮弹,就落在军土队行军前进道路上的一百多公尺的地方,硝烟刺鼻,弹片乱飞,发出巨啊,震耳欲聋,队伍稍有混乱,战俘们更是吓得魂不附体,乐队长和刘义夫以及三个排的正副排长都挺身而出,迅速指挥部队并掌握着战俘,就地卧倒防炮,并迅速进入路边树林深处,经检查,未发生人员伤亡及走失。在敌人炮击的一刹那间,刘义夫的左手背感到一阵疼痛,他以为自己受伤了,举起手来一看没有出血,只是红肿而已,原来是炮弹落在石头上,石头片飞来,击中了刘义夫的左手背,这次冷炮袭击,真是有惊无险。待天全黑了,整理好了队伍,又继续行军,就这样走了五六天,最后非常隐蔽地通过敌我两军阵地的空隙,进入我军控制地区,到达我师部驻地萍里,军土队向师指挥机关报到,并很快将40名左右战俘,按规定转送了出去,军士队及时归建炮兵团,师首长受到了表扬了。在五次战役中,没有一个减员圆满的完成了任务。

刘义夫告别了军士队,回到了师政治部保卫科,接受领导交给他新的战斗任务。刘义夫与乐得才同志素不相识,经历了五次战役和脱离师指挥机关单独带队北移这段时间里,在共同战斗中,团结协作得很好,因而建立了革命的友谊,他率队归建炮兵团后的一年多的时间,在朝鲜战场那种紧张的战争环境里,俩人也曾有一次见面叙谈的机会。到了19529月奉中央军委命令,二十军回国改装,由二十三军接替二十军防务,刘义夫随军回到了祖国。乐得才为了革命工作的需要,随炮兵团留在朝鲜,归建二十三军,继续履行"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神圣使命,从此这一对在战场上的搭档失去了联系,至今一直没有音信。

光阴似前,时间过去70年,战争硝烟已经离开,但没有硝烟的战争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居安思危,认清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的丑恶嘴脸,牢记历史,珍惜今天,努力开拓明天。


(原创首发)

【编者按】新四军老战士刘义夫接受了组织安排送战俘,他与军土队队长乐得才克服了种种困难,在与部队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独自带领部队与战俘,在当地百姓的支持下借到了粮食,一路艰难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安全到达目的地。作品歌颂了志愿军坚强意志,和战友间的深情厚义,是篇充满正能量的作品。值得推荐欣赏,【编辑:浩瀚】【推荐号:202010270464】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1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