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室雅兰香】玩笑(小说)

作者: 老游湖    创建时间:2020-10-16 18:38   阅读量:22595   推荐数:0   总鲜花数:20赠送列表   字数:4058


确信二人走远,老汪不禁长出了口气。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工友老林和老曹。
   老曹今年六十有四,个子一米七五,身子略胖。其实,真要说起来,老曹的身子也不是蛮胖,只是从后面看,老曹的屁股象笆篓;从前面看,老曹的肚子稍微凸了些。凸也不是蛮凸,只是进出时,老曹的身子还未进出,那肚子,却早已进出了。再观老曹的面相,温和时,如一尊弥勒佛,慈眉善目,蛮惹人喜爱;可一旦发怒时,仿如一尊发怒的金刚,双目圆睁,似有火要喷出,脸上的横肉直抖,双唇上翘,初初睹视,胆小之人,小心脏都要蹦跶出来。
   老林今年也已六十有三,个子对较老曹,略显寒酸了些,只在一米五五之间。至于老林的身子,用一个字概括足矣:瘦。不过,别看老林瘦,人倒是蛮有精神,走起路来如一阵旋风,眨眼已飚出了老远。再看老林的面相,似乎总是带着一丝笑,双唇微翘,看那神态,似总有话要对人说。或随时都要开口讲上几句。
   又扫了眼空旷的广场,老汪掏出车钥匙,在食指上摇晃着,走向自己的电动自行车。
   来到电动自行车前,老汪停止手中的动作,用拇指食指拈着,果断地插进了钥匙孔,轻向前推了一把,“咔哒",支架弹起,右腿一划,老汪的整个身子,稳稳地落坐在了座位上,临拧开开关时,老汪的口中仍不忘咕噜一声,该不会……
   嗐,水都过去几秋了。
   听见接话声,老汪先是一愣,陡然停止了手头的动作,侧头扫去,见工友老曹正站在一边,双手扶着车把,冲着老汪嘿嘿直笑。见老汪仍盯着自己,老黄笑着又道,又都不是小伢。说完,也不待老汪回话,从容地骑上电动车,走了。
   却留下一路的“呜呜”声。
   老汪一想,也是,经历过劝解、拍照、各自吆喝着回家,想来,应该早已冲散了二人心中的那团阴霾,应该早已晴朗地回家去了吧?
   想到此,老汪不再犹豫,骑上自行车,抬头望了眼二人远去的那条路。
   其实,那条路上,早已不见了二人的踪迹。
   老汪呜的一声,也走了。
   却留下寂寞,叫广场独自去承受!
   此时,已是下午六点多钟。
   天空上,都是乌云。乌云如穿了件棉袄,看上去显得那么的厚重。偶有几丝阳光泄出,却早已没了往日的嚣张,眨眼间的功夫,又赶紧缩了回去,似怕寒冷样,只留下几片亮云。似乎是既给人以期望,又使人想到刚才的来客是谁了。又是眨眼的功夫,那几片亮云,早被乌云给遮盖住了,再想去寻找,竟连一点蛛丝马迹都发现不了。
   一路行来,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陪伴。那风声,虽不响亮,却也能听到些微的啸叫声!刮在脸上,轻微,初也不以为意,可过不多久,脸上,竟有丝丝的疼痛袭来。
   老汪谨慎地抬起左手,摸了把脸,只觉丝丝寒意直向体内渗入。放下左手,老汪又握紧手把,继续前行。脑中,竟又回想起先前在广场上发生的一幕。偶一抬头,竟望见前面不远处,正有俩人在路边纠缠,老汪也没在意,刚想挪开双目,余光瞥见二人,似有熟悉之感,老汪一惊,定睛一看,竟“啊”了一声,手中的动作随之一紧,自行车似比刚才又加快了点速度,几乎眨眼的时间,来到了二人面前,老汪二话不说,急忙下车,匆匆支好车架,小跑着来到近前,大声询问,为么家?为么家?还不回家?
   这二人不是别人,正是已走多时的老曹和老林。
   听见叫喊声,二人停止了动作。
   老林趁势退后一步,看了老汪一眼,旋即又把双眼盯视着对面的老曹,一边防备着老曹的偷袭,一边苦涩地说道,还不是为先前说的那可玩笑话呀!
   老汪听了,心头竟然一喜,暗道,倒也有趣,刚想重温,竟找到个出气孔!
   于是,脑中,竟又闪现出先前广场上的一幕!
   终于下班了。
   男女工友们有说有笑地向广场走去。
   可从那眉眼间,却依然难掩一天劳作后留下来的疲乏!
   此时,已是下午六点。
   今天加班,多在工作面逗留了两个小时。
   按正常下班时间,应是下午四点钟。
   风,依然在刮着;天空,依然密布着乌云。
   交完工具,工友们三五一群,聚在一起,谈说着劳作中的趣事,等待着最后一道程序的完成:照相。
   老汪交完,本想走开,找个地方,闭目静养,以期缓解身上的不适。扫一眼广场,见刚与自己一起做事的男工友们聚在一起,开心地笑着,老汪好奇,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却见老曹站在中间,正看着面前的老黄在一一展示,老曹见了,不屑地道,你这算个么家,才一块,上回,我的一套衣服都丢了。
   老曹一笑,道,有别个小段的狠?瞥一眼一旁的小段,又道,连头发尖子都是绿的!见老曹的脸色有了变化,老黄一挺胸脯,大声道,怎么,又想像上回样,想动手打人?说着,身子竟向后一缩,连连道,我怕你,我怕你,我怕你,行了吧?
   一听这话,四周的工友竟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本来已怒火中烧的老曹,一见老黄这副怂样,如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生生憋回了胸中的怒火!
   只是脸上的横肉,正颤抖个不止!
   见此,老汪也不禁莞尔。
   这时,也不知是谁说了句,还好,没染到头上,只染绿了衣服,不然,就有意思了。
   老黄这时接嘴道,哪个想染绿呢?
   这一说,又引来一阵大笑。
   老林止住笑,看着老曹,笑道,你们看,老曹的帽子上就有一点绿的。
   众人一听,面带微笑地齐齐看向老曹头上的帽子。
   果然。
   于是,众人都用古怪的眼睛看着老曹。先是憋着笑,不久,竟都捧腹大笑!
   老曹将信将疑地拿下帽子,细细察看。
   见此,老林又道,你呀,在外搞死搞活,老婆却在家搞这些,划得来?
   听完老林的话,又见老曹那样子,众人又是大笑。
   见老曹察看完帽子,脸色渐渐阴沉了下来,横肉也开始了抖动,老汪连忙大声制止道,都少说几句,免得又像上回样,搞起来了。
   原来,上次老曹和小段去打药水(说是药水,其实就是草坪增绿剂。),老曹选的喷壶好些,小段选的喷壶差些,结果,小段的身后都是绿色。小段性实,言讷,倒也没说什么,口中只是一个劲地重复着“倒霉,倒霉!”倒是一旁的老黄来了劲,偏说老曹滑头,自己不打,唆使别个小段去打。边说,老黄的嘴角还带着笑,老曹却不睬这些,恼怒地丢下手头的工具,搂起袖子就和老曹干起仗来。亏得一帮人拉劝,才熄了这场硝烟。但老曹脸上的横肉,竟都抖活了!
   一听老汪这说,众人这才忍住笑,又见老曹那个样子,纷纷开口劝道,走,走,走,照相去!
   老曹却没动,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老林,牙齿锉得咯吱咯吱直响。
   老汪见了,赶紧抢上几步,一把箍住老林,笑道,照相去,照相去。转头看了眼老曹,笑道,玩笑,玩笑。说完,赶紧走了。
   老林虽有不甘,却见老曹那副要吃人的凶样,嚅动了几下喉头,还是亦步亦趋地跟在了老汪的身后。
   留下老曹一人在那儿磨牙!
   照完相,其他人"嗷”的一声,骑车走了。
   老汪也想走,瞅见老曹还盯着老林,老汪担心,只得强忍住即刻要走的冲动,催促老林快走,快走。身子却有意无意地挡在老曹的前面。
   听到催促声,老林倒也识趣,走去电动车前,打开,骑上,“呜”,溜走了。
   见老林走了,老汪暗自松了口气,转身看着老曹,笑道,曹爹爹,还不走?
   老曹瞅了老汪一眼,挤出一丝笑,却未说话,眼睛望着老林的背影,毫不迟疑地骑上车子,追了上去。
   老汪这才如释重负地骑上车子,瞟了眼一旁的老黄,追去了。
   听完,老汪停了下,望着老曹,笑着劝道,一句玩笑话,何必出真?
   老曹动作一滞,瞟了眼老汪,又抬头望着老林,道,可我没和你开玩笑嘚!边说,脸上的横肉边抖个不停!
   老汪一听,张了张嘴,终是没有说出想要说的结。
   老林咽了口涶沫,道歉道,算我嘴贱,冒犯了你,可以了吧?
   老汪也适时笑着插话道,曹爹爹,曹爹爹,快要过年了,留个好心情,开开心心过大年!
   见老曹不说话,老汪松了口气,双手背在身后,示意老林快走。
   老林会意,瞟了眼老曹,又道,对不起,老曹,算我嘴贱,冒犯了你!边说,边走到车旁,一推车子,一溜烟地溜走了。
   老曹冷哼一声,瞟了眼老汪,望着远去的老林,骑上车子,追去了。
   望着远去的二人,老汪摇摇头,也走到车子前,忍不住嘀咕了一声,这个玩笑!
   拧开锁,也开走了。
   耳中,仍有“呼呼”声响起。
   天空上的乌云,依然厚重,却从这厚重的乌云中,竟能看到几片亮云!
   二O二0年五月十二日作于汉南云水山

【编者按】老汪、老林、老曹是同事,可老林与老曹一句玩笑话让老曹心理不舒服,哪个男人喜欢戴顶绿帽呢?老汪怕老曹找老林干仗,出来做和事佬,一句玩笑话让俩个同事反目结仇得不偿失。作者构思谋篇不错,人物刻画出彩,心理活动描写到位,文采斐然,作者文字功底扎实,是篇上乘之作。【编辑:闲妹】【推荐号:0】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2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