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长城网站~守城方阵】武汉,别怕,我们来了

作者:迷松   创建时间:2020-02-06 20:04   阅读量:536   推荐数:0   总鲜花数:10赠送列表   字数:2779

0_2631496_559e51b39f83882d373180742446149f.jpg


武汉,别怕,我们来了

(微电影)(版权所有,违者必究)

文/刘培刚


人物:院长,护士长,小护士
地点:医院
时间:天刚亮


镜头一:


人物出场:刘护士长摘下口罩,揉着眼睛说,累海我喽,忙了一夜,终于可以回家休息喽。然后脱衣服又说,耶,我这眼皮老是跳,莫非是有喜了吗?嘿嘿,捂嘴偷笑说,女儿芳芳马上结婚喽,女婿还是个军医呢!


院长出场:院长说,武汉疫情严重,我做为一名医院领导,一定要带头组织一批医护人员奔向一线。唉,困难时期,选谁去呢?我究竟怎样做才能显示我一碗水端平,不被人家说闲话。大伙说说是不?说着疾步走入场。


院长说:刘护士长,最近你可看新闻了?


刘护士长:呦,这不是院长大人吗?没看,这一大早的,你问这干啥?又怀疑俺玩抖音了?


院长:别瞎猜疑,你也不关心国家大事。


刘护士长:刘护士长摊开双手做委屈状地说,哎呦,俺天天都忙死了,这不,今夜里不是俺值班,您又一个电话调俺来,说是抢救重要病人,只有俺来,您才放心。俺发现,您有哄死人不偿命的本领!在您手下工作,俺哪有时间去偷懒喽!


院长:哈哈院长大笑着说,全当我错怪你了。说完脸色一变说,武汉疫情严重,我准备亲自挂帅,带领大家去支援武汉。


刘护士长:武汉疫情严重,这事俺知道,您这老胳膊老腿的俺也知道,您瞎能啥?好好在院待着,过两年就退休了,多自在,万一有个闪失,怎么办?


院长:我的身体我知道,我更知道武汉人民需要我!


刘护士长:告诉大伙,俺这个领导呀,不是俺开他玩笑,他好似是属驴的,认准理,谁说也没用。


院长:院长搓着双手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次你也得去。


刘护士长:我去?(语气重)怪不得一大早俺这眼皮跳呀跳的,原来就是跳这事啊!


院长:那我就把你定下来了。


刘护士长:疫情就是命令,行!


院长:院长又搓着双手说,我还有一事找你。


刘护士长:有事您就直说,俺一看你搓双手,俺都怪怕黄。


院长:现在是非常时期,急需人手,你看芳芳咋样?


刘护士长:啥?芳芳!(吓了一跳。)刘护士长赶紧跑到院长面前,用手试了一下院长的额头说,烧的不轻啊!


院长:去去,严肃一点,我讲的事是~正~事!


刘护士长:刘护士长面对观众说,芳芳是我女儿,研究生刚毕业到院里工作还没有一年,就叫人家上前线,这合适吗?再说了,人家正月初三结婚日子都订好了。刘护士长又转过脸来对着院长说,您怎么还让她去,您到底是不是一家人?俺问您,您可能做领导?大伙评评理,可能让芳芳去?


院长:又搓了一下双手说,这不是非常时期嘛?其实,我也不想······只是······


刘护士长:不想就对了,我坚决不同意!说完气得转过脸去。


院长:刘青青。院长火了,大声地吼道。


刘护士长:赶紧转过脸来回答,到。


院长:严肃地问,你可是党员?


刘护士长:是。


院长:是,就要无条件听从指挥。


刘护士长:是,院长大人,但我女儿不是呀,她可以不去,您又不是不知道,人家都马上就结婚了。


院长:婚礼马上取消,国难当头,去不去不是由你说了算!这个院我说了算!说完背着手走了。


刘护士长:摊着双手说,大伙看见了吧,犟吧,疯了,简直疯了。



镜头二:


回到家中,刘护士长发现女儿像个小百灵鸟,在家中蹦来蹦去收拾行李。


刘护士长:芳芳,你这是干啥呀?(表示惊讶)


芳芳:嘻嘻嘻,报告护士长,去武汉呀!


刘护士长:啥?


芳芳:妈妈,院长大人经不起我软硬兼施,终于同意我去武汉了,您是党员,我做为您的女儿,能不冲锋在前吗?


刘护士长:怪不得院长点名让你去,原来你们是串通一气来糊弄俺呀!只不过呀,你爸爸走得早,俺一个人把你拉扯大不易啊,孩子,这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挺危险的,如果出事了,俺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爸爸。刘护士长抹着泪水又说,在说了,我同意了,你男朋友也不同意啊。(刘护士长有点顾虑)


芳芳:嘻嘻嘻,妈妈,别怕。芳芳搂着护士长的脖子,撒娇地又说,我男朋友也去,没想到吧!


刘护士长:真的?(刘护士长睁大了眼睛。)


芳芳:那肯定的,芳芳扮了一下鬼脸又说,您那军医的女婿还说了,疫情解放,我们还要在那里当场举行婚礼呢。


刘护士长:好,如果是这样,俺支持。


两人高兴地相拥在一起。


镜头三:


第二天下午,他们一起坐上了一辆驶往武汉的中巴车。在中巴车上院长,刘护士长,芳芳三人并坐在最后一排。


院长说: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大家也一起喊了起来。那声音几乎传遍了整个世界。


刘护士长和女儿紧紧地依偎在院长的怀里,三人把手用力地握在一块。


镜头四:


地址:武汉医院食堂


芳芳:芳芳端着碗在吃饭,一打瞌睡,“啪”的一声,碗掉在地上打碎了,她蹲下赶紧收拾起来。


刘护士长:刘护士长走过来拍拍她的肩说,孩子,辛苦了。


芳芳:妈妈,哦,不对,在这里我应该叫您护士长。报告护士长,我不辛苦。


刘护士长:刘护士长用手摸着芳芳的头,突然流下了眼泪。


芳芳:昨日,我们分管的病房来了好多患者,其中一位患者比较严重,抢救了好几次也没抢救回来,看着他离去,我的心都碎了······


刘护士长:医院缺人呀,亏好我们来。


芳芳:妈妈,院长真的伟大。


刘护士长:刘护士长没吱声,她沉默地望着远方,突然呜咽起来······


芳芳:妈妈,您咋了?


刘护士长:刘护士长用力地搂着芳芳说,院长为了救治一个严重患者,不小心也传染了,由于劳累过度,夜里······


芳芳:站起来嘶声裂肺地喊着,不!这不可能!


刘护士长:孩子,这是真的。


芳芳:妈妈,您为什么不救他,他可是你亲爸爸呀!芳芳跺着脚哭着说。


刘护士长:傻孩子,我能不救我爸爸吗?可是,可是,由于药物紧缺,你姥爷把药水坚决让给了别人了。还命令我说,我是党员,必须要带头,你执行命令就行了。


芳芳:姥爷,您不是和我拉钩了吗?我们可是私下说好的,疫区解放,您要喝我喜酒的······


刘护士长:孩子别哭了,为了早日站胜疫魔,为了你早日举行婚礼,我们加油。


芳芳:芳芳含着眼泪,攥着拳头使劲地喊到: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剧终(回音武汉加油,中国加油)


刘培刚简介:男,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大世界》《小小说选刊》《精短小说》《作家天地》《检察日报》《厦门日报》《银川日报》《银川晚报》《村委主任》《安徽商报》《河南经济报》《快乐老人报》等中内外上百家杂志,报刊及网络平台,闪小说多次在全国征文中获奖。


邮编:234351
作者:刘培刚
地址:安徽泗县家和花园6幢一单元401室
手机:15398278555(微信)


QQ图片20200127215108.png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若涉及版权请联系,以便删除

【编者按】中国突发疫情,武汉告急,一方有难,八分支援,关键时刻利剑出鞘。白衣天使从各方驰援到江城。祖孙三辈共赴救急。不幸长辈姥爷因感染与世长辞。情节一波三折,感情饱满,构思巧妙,难得的一篇佳作,鼎力推荐大家共赏。点赞,春祺笔丰,遥祝好!【编辑:蓝儿】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1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