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征文编号:43]中秋的记忆

作者:山西唐风   创建时间:2020-02-05 22:03  阅读量:20  推荐数:0   总鲜花数:0赠送列表   字数:3021

中秋记忆

山西唐风

 

中秋的记忆和吃有关。

不等进八月,一群孩子就瞄上了舅爷院外的大核桃树,石头砸,弹弓射,竹竿敲,最惊险的一次是屎蛋架起我,爬到树上,呵,摘得正起劲,远远听见院里重重的咳嗽声,慌忙跳下树来,一溜烟跑了,远远躲在墙角后呼哧呼哧喘着,看着舅爷转出来,个个暗暗庆幸。这时的核桃是青的,吃青核桃有技巧,拿一截铁丝捼个弯,在煤矿的铁轨上一放,火车隆隆驶过,就是个小镰刀样的专用工具了,核桃后端扎进去,轻轻一撬就分开成两瓣,然后小镰刀插进去一转圈把壳里柔然的部分旋出来,挑拣出白生生的仁来吃,那叫一个脆,等吃完了就发愁了,黑乎乎的手,甚至衣兜也变了色,水是洗不起来的,拿沙子使劲磨,手都磨痛了,却总也难以清洗干净,回到家里少不了挨母亲的巴掌,那是真疼,不过第二天,我们又会被核桃召唤过去,在舅爷院外伺机动手。

一次眼见舅爷出门,我们一通忙活,大获丰收,几个娃娃吃了个痛快,手嘴都黑呼呼的像中了尸毒,扒了皮恐怕也弄不干净,恰逢屎蛋父亲探家回来,屎蛋躲在打谷场死活不敢回去,也难怪,父亲的巴掌岂是母亲的巴掌可比的,直到掌了灯,屎蛋父母满村里喊,在母亲威严的目光下,我只好去告了密,屎蛋被父亲牵回去,她母亲脱鞋要打,被他爹拦住,第二天,屎蛋甩一把鼻涕仰头炫耀,他爹没打他,只是问了问他,生怕打出个好歹。

我回家质问,母亲笑了:妈妈打是和你亲,屎蛋爹不打也是亲,连同你舅爷的咳嗽也是呢!母亲的话实在奇怪,我不明白,说给屎蛋,屎蛋也不明白,舅爷咳嗽难道不是病了吗?

家乡有谚语:七月核桃,八月榛。

榛子在村后的山里,翻过五谷山,在白马寺山下的沟谷里。

摘榛子一定是集体行动,四五个孩子约起来,挎了篮子拎了袋子,在父母的千叮咛万嘱咐中踏着露水就出发了,去过几次年龄稍大的走在头里,说说笑笑,时不时摘几颗酸枣,拉一串野葡萄,领头的小纪不住扭头吆喝,最后的尾巴就赶紧跑几步追上来,五谷山顶是个草甸子,百十亩大小,密密的细草,开着不知名的金色野菊,我喜欢寻了洁白的韭菜花放在嘴里嚼啊嚼,突然就飘过来一片云,哗啦啦下起雨来,太阳依旧在一边笑眯眯打算看我们狼狈的样子,它当然没有得逞,我们几个在雨里草地上追逐嬉闹起来,倒地上打几个滚也不碍事,只是个湿,没有一丁点泥,雨转眼就被气跑了,小纪哥率先发现了异常,草地里,一团一簇冒出许多洁白的蘑菇,纷纷摘一朵,一丝丝剥开,闻一闻,我撕下一绺放嘴里打算尝尝味道,屎蛋大声阻止,蘑菇有毒呢,人人变色,急忙扔了继续赶路。

翻过五谷山,就是两山间的几条沟,榛子一坡一坡半山腰全是,从半坡一直铺到沟底。榛子树不超过胸脯,钻进去,只见圆圆的榛子外面包着绿皮,洁白的顶部俏皮地探出来,绿皮翻在两侧像两个翅膀,榛子有两个一对的,有三个聚成团的,挂在我们眼前、身,我们一边摘一边吵吵着,一会儿屎蛋喊:我这又多又大,一会儿小纪嚷:别太往下走,沟底下有水,最小的小迷糊也叫着:我摘了好多了。喊是必须的规矩,据说以前有个孩子不喊,丢失不见了,有人说被狼叼走了,有人说是被山鬼带走了,出村时,老三爷叮嘱我们,要热热闹闹,相互招呼好、照顾到。榛子多,摘的起劲的时候,小纪吆喝,回去了,路程远呢,别让大人担心。很不甘心收了手,我们大都是多半篮子,小迷糊少,小纪哥狠狠抓几把过去,这一来倒是小迷糊比我们好像还要多点。

走在返回的路上,才发现胳膊腿上被划得到处是血道子,屎蛋胳膊上被有毒的烧虎子扎了一下,小纪拔了灰蒿使劲搓了又搓,居然不疼了。返到五谷山时要歇歇脚,拿石头砸几颗榛子,个个都说比去年吃强强他们摘的榛子要香脆得多。

如今偶尔去白马寺,看见山坡的榛子树,特别亲切,也许哪一棵就是我童年遇见过的。

榛子满山,毕竟路远,还是野长的。近处,村里人种的满山满坡的就是柿子和山楂了。柿子树高大,树干伸展开来,是最好爬的树,枝杈多,斜出的树干距地面又不高,几个人在上面蒙眼捉迷藏是极好玩的,顺着枝干爬到这摸,爬到那摸,只有一次三个伙伴被逼到一个树杈上,蒙眼的又摸过来,不等预警,树枝咔嚓折断,掉到下面的豆地里,地面松软,竟然啥事没有,现在几个儿时玩伴说起来,依旧乐不可支。

入秋就盯着柿子树向阳的一侧,哪个红了就摘下来,放到窗台,等着红透了,热水一烫,剥了外面蝉羽一样的外皮,就能一口吞下。屎蛋窗台晒了两个,已经红了,我和小纪悄悄拿来,扣了柿子圈(柿子蒂),把里面甜汁吸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再吹得鼓起来,悄悄盖上柿子圈,依旧红亮亮饱满的模样,不久屎蛋发现被偷吃了,就可劲地哭,最后是小纪答应把弹弓给了屎蛋,外加3个核桃,屎蛋才露出笑脸。收柿子是队里的大事,男男女女齐上阵,轻巧的男人带了竹竿上树,女人捡拾,身重的男人负责运输,漫山百十棵树得七八天忙活,最后每家都能分个百把斤柿子,柿子有各种吃法:用热水泡在火炉后漤甜了吃,晒在外面晒红了吃,做成柿饼,柿子疙瘩吃,家家户户房檐下,都有串串的鲜红,和金黄色的玉米是山村秋季最艳丽的色彩

如今进到山里,满树柿子缀在枝头,秋深叶落,红艳艳灯笼般的柿子,兀自红了,落了,我心头生发出许多不一样的感慨。

月亮是被娃娃们期盼圆的,十五这天,放学回来母亲已端下了蒸锅,高粱秆编的篦子上晾着两个烧饼大小的月饼,这月饼是面蒸的,里面包了了花生碎、芝麻、葡萄干、核桃仁,也许还有红糖和青红丝什么的,母亲叫它“假月饼”。梁上挂着的竹篮里定然还藏着两个买来的真月饼,圆圆的身姿,印着漂亮的图案,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我守着母亲看她准备供品,又一趟趟跑到院里,看月亮从东山探头,爬上屋后的槐树,母亲搬出供桌的时候,月亮已经爬上高高的屋脊,一片清辉洒在杂乱的小院里,所有的东西都镀了一层亮光光的银色,连同准备供桌的母亲和供桌上的柿子、石榴、葡萄和月饼,石榴一定是四婶送的,她院里,火红的石榴压弯了枝条。这一天我一定找这样那样的理由不吃晚饭,还有什么能比月饼和葡萄更好吃的美味呢。

母亲要对着一轮明月念念有词,拜了再拜的,母亲也让我拜,我就拜,头上月光如水,眼前清香扑鼻。

等着月光下那柱香越来越短,月亮从屋脊爬到中天,母亲拿一个供着的月饼,放在案板上,用刀咯嘣咯嘣切成六丫,每一丫都是漂亮的小扇形,上面的花纹被分割成了长短不一的细线,切开的切口是白色的,有时能看见核桃,有时能看见冰糖,母亲甜甜地笑着,这笑应该和月饼一样甜,一丫一丫递到我们手里,先是小小的吃一口那个扇尖,再舔掉一点外皮,吮一会里面甜甜的馅,然后咯嘣咬一块,慢慢地嚼,细细地回味,最后吃完的时候一定狠狠吸几下手指。最恨小妹了,吃个啥,慢吞吞的,人家都吃完了,她居然还在那吃,真是气人,有一次我忍不住央求,让哥吃一小小口,结果一口下去,差点把小妹指头咬下来。我们吮指头的时候,母亲往往派姐姐去把另外一个真月饼给爷爷奶奶送去,这一夜我往往是在巨大的满足感中睡着的,那些月光下的记忆总那么清晰,连同那夜的梦。

如今不为吃而发愁了,我却时时怀念那些饥饿下的时光,如今每年中秋我们依然都回回到父母身旁,却只是中午吃一顿饭后就匆匆东西,再也没有陪父母等那一轮玉盘滚上东山,再也没有看那一层冰辉笼罩小院和小院里的母亲,再也没有虔诚地随了母亲拜了再拜,也没有对那一丫月饼入骨的渴望,母亲还会在中秋月圆时祭拜,我曾经问母亲您在求什么,母亲说:我祈求你的姥姥在天堂快乐,我祈求你们在人间幸福啊。我想今年应该回故乡去,像儿时一样,随母亲拜拜月亮,愿善良的月神保佑年迈的父母永远安康。

 

【编者按】您的参赛作品已釆用,敬请关注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感谢您对本次赛事的支持!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