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征文编号:42]人老江湖在

作者:hnweijhua   创建时间:2019-11-28 11:59  阅读量:33  推荐数:0   总鲜花数:0赠送列表   字数:2917

人老江湖在

 

胤凌

         

金庸先生说:“江湖是不会老的,而一些人,老了。”年过半百,自己竟然还是个生活得平平庸庸,碌碌无为的市井中人,唯一自以为是,能让别人说道的就是在报刊上发了几百篇故事,成了小城里一名不起眼的故事匠。回首往事,使人不由感慨万端。

现在想起来,自己写故事,很大成分是受到金庸等通俗小说大师的武侠小说的影响。记得1985年我庆阳师专中文系毕业的那年7月,武侠电影、武侠小说开始风靡全国。当时师专礼堂有一天周末从早到晚放映了《白发魔女传》、《七剑下天山》、《少林小子》、《武当山》等五场香港武侠电影专场,我竟从早到晚连续看了五场,看得头晕脑胀,被舍友笑说中了武侠毒,我一笑置之,当时也不知道电影是根据谁写的武侠小说编排的,反正自己就是爱看,着实过了一把武侠电影瘾。

师专毕业后我分配到陇西师范当了一名语文教师,于是,我便在教学之余开始租读金庸的《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雪山飞狐》,梁羽生的《七剑下天山》、《白发魔女传》、《萍踪侠影录》,古龙的《多情剑客无情剑》、《孤独九剑》、《绝代双骄》,温瑞安的《神州奇侠》、《温柔一刀》、《四大名捕》等等武侠小说。当时,自己学校刚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一个月工资只有七十多元,自己爱看武侠小说,但却无钱购买武侠小说,只有租读了。记得那时陇西县租书的书摊上,凡有的能租到的武侠小说我几乎都租看过了,大概有四五十部吧,而读得最多,感觉最好的,当属金庸的武侠小说了。现在能记住小说里主要故事情节以及主要人物的,还就金庸小说中的郭靖、黄蓉、乔峰、胡斐等等,其它的现在想起来大都已经模模糊糊了。当时自己一天一有空闲时间就忘情地阅读,尤其是每周周六晚上,心知星期天可以起得迟一些,所以常常看到凌晨两三点,看得眼皮实在睁不开了才熄灯睡觉,近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当时,金庸的武侠小说还没有被国内文学界教育界权威人士认同,还没有被选入中学、大学的课本,还没有把金庸武侠小说当作雅俗共赏的一流文学作品来看待。有人把它定位为地摊文学的一类,强调让学生多读文学名著,少读金庸武侠等地摊文学。师范学校为了不影响学生的学业,严禁学生在上课期间阅读武侠小说,一经发现,立即没收。但当时处在“少年江湖”时期的学生是“金粉”,其实,比学生大五六岁,仍然处于“少年江湖”时期的我也是“金粉”,所以我从未对学生讲过不让看金庸武侠小说,武侠小说是地摊文学的话。记得1988年春初,不知什么缘由,上面忽然来文件,说金庸的《鹿鼎记》等武侠小说属禁书之列要下架销毁,我欣喜地自告奋勇给学校图书管理员帮忙,从大火中“抢”出一部将书皮烧的焦黑的《鹿鼎记》悄悄收藏起来,这也是我目前唯一收藏的一部金庸武侠小说。

其实,我读金庸武侠小说最早始于1980年上高中时,那时好像金庸的《射雕英雄传》还没有大量出版发行吧。我从《现代妇女》杂志上看了一部分小说连载,记住了郭靖、江南七怪、梅超风、陈玄风等书中人物,不知什么原因,杂志忽然停止连载了,我怅然若失,一直以为江南七怪、梅超风是《射雕》里武功最厉害的角色呢,直到1985年读了完整的金庸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才知江南七怪、梅超风只是书中的配角,是小人物。

那个年代,凡有少年处,皆可读金庸,金庸武侠小说波澜起伏的情节、天马行空的想象、荡气回肠的情感,给了我们一个江湖,伴随着我们在刀光剑影和激情澎湃中度过了青春的日子。在武侠这个江湖里,有“鸿途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仗剑走天涯的快意恩仇;有“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红衣伴佳人的神雕侠侣。武侠它是生活,但又不是生活。它比现实更快意,也更浪漫。它将成人世界里的秩序、追求与恐惧,全部架空,放到一个恢宏壮阔的时空里,去重新理想化地发生。在那里,你能看到另一个五彩缤纷的成年人的童话世界。这个世界太迷人,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无法从其金碧辉煌的迷宫中走出来……        

我向往这金碧辉煌的迷宫,也想营造这金碧辉煌的迷宫。于是,我由读金庸武侠小说,心中酝酿着开始写武侠小说。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我虽然有勇气,但却没天赋,我根本塑造不出《射雕》里黄蓉的娇俏冰雪,郭靖的老实憨厚,穆念慈的痴,杨康的贪,还有东邪西毒南帝北丐老顽童裘千仞等等栩栩如生的众多人物形象……几个月下来,我写写停停,竟连一个短篇也没写成,更甭说武侠长篇了。“往日意,今日痴,他朝两忘烟水里”,罢罢罢!金庸是武侠小说的一代宗师,在他笔下塑造的一个个个性鲜明的人物,如韦小宝、小龙女、令狐冲、陈家洛等等,跃然而出,家喻户晓,耳熟能详,岂是我等“凡夫俗子”所能模仿得上的?!金“大侠”只能是自己心中的偶像。那就借用神雕大侠杨过的台词为我写武侠小说收场告别:“今番良晤,豪兴不浅,他日江湖相逢,再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于是,我又转向茶余饭后消遣性地读金庸,《飞狐外传》、《书剑恩仇录》、《侠客行》、《倚天屠龙记》……

然而,我骨子里仍然没有放弃写的念头。呵呵!自己读了这么多,也应当受到“金大侠”的启迪“活学活用”写上一回啊!既然金庸写的武侠小说对自己而言高不可攀,那就降低标准,开始从通俗小说的起点——故事写起吧,于是,我便转向业余时间写一些故事。

我的第一篇故事《忠魂护英烈》是2003年底写的,这是一篇手抄稿,发在《新聊斋》杂志2004年第3,这篇故事的发表从此便坚定了我写故事的信心,2004年下半年我便买了电脑,开始进行网络故事创作。

2005年至2015年是我故事创作的黄金时期,这几年我每年发稿六七十篇二三十万字。但在不爱动笔写时,我常常继续拿本金庸的武侠小说来读来欣赏,通过阅读开阔视野,激发想象,给自己的脑子中注入超现实主义或魔幻现实主义的东西,学习感悟金庸先生写作武侠小说时以历史的长河为背景,浪漫虚幻中透露着现实,在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中,徐徐展开悲怆而宏大的历史画卷,把家仇国恨,世情冷暖,在笔下一一细致地表现出来的那种轻松自然驾驭语言的能力,促进自己故事构思的奇思妙想和写作能力的渐进式提高。从这点上说,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实际上是自己创作故事的原动力、催化剂。

“鹗立云端原矫矫, 鸿飞天外又冥冥”。如今,随着网络阅读的兴起和纸质媒体的衰落,故事刊物除《民间文学》、《故事会》、《上海故事》等少数杂志外,自办发行的纸媒故事类杂志大都停刊了,所以我也因为无处发表,故事创作也几乎处于辍笔状态了。于是,闲暇时间我又读武侠,读金庸,虽然瑰丽妖娆的江湖写作梦,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开始变得渐行渐远了,但自己偶尔还会写几篇自己喜欢的比较应手的征文故事稿,也算对自己把写故事当作业余爱好的一种精神慰藉,这也是用自己的方式仗剑江湖行吧。

 

通联:甘肃省会宁县农业机械局家属院  魏建华

邮编:730700      电话:18993958659

E_mail:   [email protected]     微信:hnyinling

魏建华身份证号:622425196312090011(汉族)

建设银行会宁县支行卡号:魏建华    6217004320003491968

 

 

【编者按】您的参赛作品已釆用,敬请关注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感谢您对本次赛事的支持!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