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长城网站~守城方阵】帝师真迹新出土,三甥落户邓彭桥

作者:梦外人   创建时间:2019-11-24 01:02   阅读量:65   推荐数:0   总鲜花数:20赠送列表   字数:3538


帝师真迹新出土,三甥落户邓彭桥

作者:梦外人

说到清代邓州名人彭始抟,或许很多读者都会感到陌生,但要说起《跪师图》的故事,或许大家有所耳闻


彭始抟(1645年~1732年)字直上,号方洲,河南邓州彭桥人,清云南左布政使彭而述之第五子。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中进士,历任翰林院庶吉士、检讨、御史等职。风采凛然,人称冰御史,再入翰林院,撰写诏令制诰,供职南书房。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督学浙江。衡文以经史为本,为学使不受一钱。考核至熟,予夺最精。阅文不下数十万,榜定甲乙,人人叹服。他常常是一灯荧然,夤夜不寐,逾岁须发皆白。康熙四十六年四月,康熙帝南巡至杭州,亲书"公明尽职"四字赐之。始抟返京后,被升为侍讲学士,又任少詹事,不久授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经筵讲官、教习庶吉士等职。传说值经筵时,太子因背书不熟,始抟罚其下跪,太后强拉胤祯要走,并大怒道:"读书为君,不读书也为君。"始抟道:"读书为明君,不读书为昏君。读书为尧舜之君,不读书为桀纣之君。"太后听他言之有理,又命胤祯跪下。康熙为此令儿子绘《御筵课读图》(跪师图)一幅赐始抟。此后,邓州彭氏家族将跪师图奉为至宝,把帝师彭始抟严谨治学、成就前清百年盛世的精神风貌,代代相传。三百年前那堂课,教育界至今仍在温习。


日前,笔者在帝师故里邓州市彭桥镇老街十字口的一家院落里,惊奇地发现了帝师题诗并书丹的一方碑铭真迹,碑铭宽有1米,长约80公分,厚度20公分,由本地西山优质青石打磨而成。根据提供消息的彭氏后人彭承孝以及王姓房主介绍,此碑在20年前挖红薯窖时已经被出土,因为当时不明就里,就把它当成一块普通石条,砌在灶房门槛下方做了过门石。磕磕碰碰这些年,一次,彭氏后人彭承孝串门闲聊,忽然发觉石头上似有字迹,这才引起邓州彭氏文化研究会的注意。



经笔者和文友侯保国先生连日比对辨认,去繁就简,首先让我们来读读彭始抟绝版仅存的大作吧。
《和二兄哭先姊殉难诗》彭始抟

其一

忆在丙丁岁,黄巾通洛州。

藏身千室散,离火四山稠。

姊碎蚩尤刃,殇悲易安秋。

断肱犹骂贼,毅魄在岑楼。

其二

二吊天径人,适及乱烽时。

血镂箔棺娶,模糊裹帨褵。

凉骼轻既嫁,烧粥痛连枝。

苦笑黄泉里,惟应恋母慈。

其三

敕书可旌表,三甥里外村。

建坊逢大治,荣死付报恩。

不少须眉辈,还羞巾帼魂。

痛深翻不痛,呜咽将声吞。

其四

堕树分离日,路歧去住难。

启飞析羽苦,休啖咽声酸。

黪黩川原裂,干戈骨肉残。

高茔筑坟土,流泪不曾干。

碑铭末段:

先姊年十四,适里诸生李桂。崇祯丙子,寇躏邓郊,先公携家入邓。姊以身既归李氏,不可随父行。乃奉厥姑井氏,避乱家之高楼上。贼攻楼陷,人多苟全者。姊大骂贼,碎身而死。时通平乃葬,先公呈报建牌坊,疏中,得与祖母王氏负节同场建坊,以大乱表及行。

石匠 张成坤

(左偏上模糊方块疑似始抟印章落款)


以上四首诗作,彭始抟存世文集里尚无记载,属于名人绝版手迹,着实弥足珍贵,对研究帝师的诗文风格暨书法艺术,有着不可估量的文物价值。


碑文题目《和二兄哭先姊殉难诗》,一个“和”字大有深究,说明彭始抟的二兄彭始骞之前就已经立了一通碑,碑文极有可能也是四阕五言律诗。彭始骞,彭而述第二子,四历州牧,官声颇佳,以书法造诣闻名一时。《清代朱卷集成·彭运斌履历》记载,“彭始骞乙酉拨贡,官黄平知州,升顺天府治中”;现存《彭氏家谱》记载,始骞在康熙八年霸州知州任上,“皇上幸霸州校阅水围,恭谒帐殿,亲承天语”,敕命户部尚书郝维讷敬题“天颜有嘉”四字匾额馈赠。王姓房主说,是的,其实原来还有大小相同的一块碑,翻修老房子的时候,被他当做石头填在了东间房子的地基下面……

邓州帝师古墓发掘出重宝揭打皇帝秘史,市区古...


现存碑上文字与彭而述《读史亭文集》,以及清·王铎《孺人王氏孙女彭氏合传》部分内容相对照,引出一段凄凉悲壮的故事传说。彭而述,邓州彭桥人,字子篯,号禹峰,明崇祯年间进士,入清后任贵州巡抚,终云南布政使,是明末清初的著名官员和学者,一生著作甚丰,海内闻名。史赞:“公以文儒临兵戎,发为文章光熊熊”。彭而述一共六子三女,一门三进士,余皆学有所成,其中二女儿彭若璞是清代享誉盛名的女诗人之一。帝师彭始抟在这里伤心痛哭的先姊,是他遭遇匪患仙逝的大姐,小名也就叫“大姐儿”。明朝末年,天下大乱,邓州以西的盗匪闻风而动,他们打着迎闯王的幌子,浑水摸鱼,事实上与李自成的起义军有着天壤之别,他们到处打家劫舍,杀得邓州以西的百姓十不存一。正如帝师亲笔铭文所言,而述公携家到邓州城避难,大女儿已经出嫁,坚持不走,保护婆母躲进了彭家楼子。土贼攻破碉楼,四百多男男女女匍匐求饶,彭大姐儿义愤填膺,高声大骂一杆土贼,并拿刀砍头自杀以维护清白之身。贼人大怒,上前斩断了她的手臂,性格刚烈的小女子毫不畏惧,仍然啯啯痛骂,直至死在乱刃之下,流尽最后一滴血。贼兵饱掠而去,而述公方才出城,他肝肠寸断,忍痛收敛起爱女的尸首,厚葬于彭家桥头正西半里处,也就是现在的翰林路南端十字口西南30米处,距离发现碑文的地方大约40米左右,当地人称“烈女坟”……


后来清军入关,时局暂稳,彭而述上书顺治皇帝,请为守节的母亲和烈死的女儿建立牌坊,朝廷准奏,敕书旌表,并镌刻圣旨碑一通,以示皇恩浩荡。节烈牌坊位于彭桥翰林路与邓水路的交叉路口偏西北方向,当时,一色青石铺地,石人石马排列数里,石牌坊华表峥嵘,庄严肃穆。清初名臣、书画家王铎亲笔铭文立传,彭而述同时写下一首脍炙人口的悼念    诗文:

《母节暨女烈建坊》彭而述

九原合慰祖孙魂,断臂焚身终古存。

华表峥嵘神禹庙,丝纶诘曲养甥村。

幽宫冰结玻璃乳,黄土松沉琥珀痕。

一死何心来誉叹,鸺鹠风雨殢山根。



有关烈女坟的传说和碑铭发现,到这里已经告一段落,笔者却在彭而述父子的两首诗中,忽然发现两个熟悉的字眼:“三甥”和“养甥”!出土诗碑第三阙“敕书可旌表,三甥里外村”以及彭而述“华表峥嵘神禹庙,丝纶诘曲养甥村”,可以说明一个问题:三甥村和养甥村,是一个或两个本地村名,在彭氏家族明朝中叶定居彭桥之前,也就是说没有取名彭桥的时候,这方土地的名字已经叫做三甥村或者养甥村了。


本人在搜集补录彭而述第三子、中原名家诗人彭始奋的《娱红堂诗草》时,同时看到清代著名文学家王士祯赞美彭始奋父子兄弟的一首诗:


《寄怀邓州彭中郎、直上兄弟,兼忆仲亮、宁远禹峰、方伯子彭耕城》王士祯贻上字渔洋

旧识中郎美,新高第五名。

中原传二妙,故国继三甥。

皂帽辽东客,青山宛叶情。

羡君各父子,家本冠军城。


这首诗中,“中原传二妙”,出自一台二妙的成语典故,而“故国继三甥”,说的是春秋时期古邓国的三位历史名人,聃生、骓生、养甥的一段故事,他们分别是邓国国君邓祁候的三个外甥。《左传·庄公六年》:“楚文王伐申,过邓,邓祁侯曰:‘吾甥也。’止而享之。骓甥、聃甥、养甥请杀楚子。邓侯弗许。三甥曰:‘亡邓国者,必此人也。’”唐·刘知几《史通·品藻》:“是则三甥见几而作,决在未萌,自当高其标格,置诸云汉。”根据《邓州五千年》记载,楚文王讨伐申国借道邓国,邓祁候感念楚王是自己的亲外甥,献上羊羔美酒,尽地主之谊热情招待。三甥也是邓祁候的外甥,各自身兼大夫职务,他们看出楚兵假道灭虢的虎狼之心,力谏舅舅乘机杀掉楚文王。邓祁候顾及亲情,难下决心。三甥痛心疾首,长叹:将来灭邓国的人,必定是楚王啊!于是隐退乡里,不知所终。果然不出所料,楚王得胜回师,顺路灭了邓国。邓祁候死后留下了千年笑柄,也为史书增添了“伐申灭邓”这样一则典故。



古邓国的地理位置,与南阳襄阳争夺诸葛亮躬耕地一样,早在千年之前人们就已有不同的认识。一说古邓国在今河南省邓州境内,一说在今湖北省襄阳市郊,两地历史学者众说纷纭,但是谁也拿不出重量级的历史物证。



帝师文物的出土,结合彭而述、王士祯的作品,可以清晰地看到三甥村的定位,原来2500前,三甥的归隐地就在现在的彭桥附近。可以大胆推测,三甥劝谏不成,害怕灭国后危及自身,于是连夜带领家族逃离邓州古城,一路向西,在禹山脚下茱萸河畔这块肥沃的土地上,安家落户,归隐山林,满怀着亡国的悲痛,东望故国,涕泗横流,默默在此终老一生。


帝师诗碑的出土,不仅仅局限于研究帝师彭始抟的文学书法艺术,更重要的,
史诗互相印证,它弥补和延伸了邓州志中古代人物三甥归隐地的空白,为古邓国归属邓州或襄阳的争议,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实物佐证。


作者:彭昌奇
2019年11月16日于彭桥柏林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若涉及版权请联系,以便删除


【编者按】本篇文章以一方碑文做引,向读者讲述了古人彭而述一家及其后人的故事。从中我们认识了严谨治学,不畏权贵的帝师彭始抟,认识了致死不屈的烈女彭大姐儿及其所有彭家人。同时也知道了彭家三甥的归隐出彭桥。文章引经据典,构思严密,作者是下了一番苦工,值得一读。谢谢赐文,冬安笔丰!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1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