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他用布鞋丈量人生

作者:迷松   创建时间:2019-09-23 16:17   阅读量:155   推荐数:0   总鲜花数:10赠送列表   字数:8405


他用布鞋丈量人生(报告文学)


文/刘培刚

提起孙成儒,在全国很少有人能知道他的名字,但提起泗县药物保健布鞋,几乎好多人都知道,孙成儒与药物布鞋有多大的关系呢?


孙成儒属蛇,1941年出生在安徽省泗县丁湖镇吴圩村孙闫庄。那时,中国还未解放,幼小的他便饱受战火的创伤。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做主,过上了属于自己的新生活,孙成儒高兴地背着书包走进了学校。


他天资聪慧,深知生活的艰辛,忍着饥饿,发奋读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他想考师范,早点拿工资,来补贴家里。孙成儒的老师看他有前途,就鼓励他读高中,考大学。1958年,孙成儒考取了泗县一中。然而,孙成儒开学才上三天半就辍学了。高中老师找到他对他说:“成儒,你来上学吧,我们给你免去学费,你只要交书本钱就行了。”孙成儒低头摆弄衣角不好意思地说:“老师,说句实在话,您就是不要俺学费,俺也上不起啊。父亲生病了,家里都断顿了,我要负起养家的责任啊。”老师听了也很无奈,只好望着他远去瘦小的背影叹息。


那时,作为一名有学问的人,是很吃香的。孙成儒经人介绍,来到了丁湖大队做会计。他在这个职务上兢兢业业,一干就是七年。


1966年,孙成儒被组织上调进泗县制鞋社(也就是泗县药物布鞋的前身)任会计职务,便真正开始了他人生新的历程。说是制鞋社,其实也就是几间简陋的小房子,这在当时条件还是比较好的。


孙成儒年纪轻轻就来到城里制鞋社当会计,令好多人羡慕不已。然而,孙成儒一点官架子都没有,更让人意想不到是他的一举一动。


每天早晨,孙成儒总是第一个先到制鞋社,他打理好自己的工作后,就悄悄地溜进车间更着工人师傅学习手摇式补鞋机的应用。不久,他便能熟练地掌握机子的运用。而后,他又走进制鞋车间,从制鞋底学起。那时虽说经济落后,但制鞋工艺还是有讲究的,尤其是鞋底最难做的。孙成儒就耐心地跟着工人师傅一起在桌面上铺上一丛粗布,然后刷上浆糊。刷浆糊时要求刷透刷匀,再铺上一层布。这样反复三次,制出的鞋底才柔软,舒适。鞋底拷子做好后,再拿在太阳底下晒干,然后可根据尺寸大小裁剪成不同规格的鞋底。几个鞋底拷包边,加在一起,用针锥纳扎孔,大针穿棉线,用力拽紧纳在一起,就是布鞋的千层底了。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逐步改善,鞋子市场需求越来越大。这样传统制作鞋底方法,太麻烦,而且还消耗时间还长,根本解决不了市场需求。怎样才能更快更好地制出鞋底呢?他一下想到解放军穿的解放鞋。解放鞋底是泼胶底。他想如果把此技术应在制鞋上,肯定效率要提高。于是,他说干就干,带领几个人在一块研究泼胶底制作技术。可惜,几十次实验均告失败,有人就嘲笑他不务正业,浪费财力物力,瞎折腾。


虽说孙成儒试验失败,受到了人们挖苦和嘲笑。俗话说的好,有志者事竟成。他们几位研究人员就坐在一起想办法。孙成儒说,我们给他们写封信,去学习技术咋样?孙成儒此时所说的他们指的是山东济南3520军工厂。大家听了都笑了,有人就说,我们又不认识人家怎可给人写信?即使写了,人家能把技术教咱们?孙成儒说,为了大家的利益,那我们也得试试呀?就这样也没有熟人介绍,孙成儒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默默的给山东济南3520军工厂写了一封信,信的内容大体是想学泼胶技术,为人民造福。让人意想不到是,很快,3520军工厂领导就给回信了,同意他们他去学习。几个人激动地相拥而泣。


孙成儒学习归来,就把所学的技术运用到了实际生产当中。从此,制鞋社制鞋的业绩一下子比过去翻了几翻。
1973年,孙成儒调任泗县制鞋社革委会副主任一职。


有一次,孙成儒乘火车去东北采购货物。正值夏天,火车上,空气不流通还闷热,乘客为了凉快,都脱着鞋光着脚丫东倒西歪地靠在火车椅子上睡觉,所以车厢内到处是臭烘烘的味道。孙成儒捂着鼻子,呕吐了好几次。他就想,我们传统药物布鞋以前只能杀菌止痒,如果制鞋时要是能在放进药物经行除臭就更好了。假如真能做到这样,大家乘车就不少受罪了吗?


有了这个大胆的想法,他回来以后,就立马向领导作了汇报,领导听后表示支持,立马组织研究人员研究决这一想法。最后大家一致同意他对药物布鞋改良创新的想法。


于是,他找到泗县有名的老中医师王军先生,向他诉说心中想法,王先生立马查阅资料,为他开出了一副治疗脚气的中药配方。孙成儒立马进行了生产试验,调查报告显示好多人反映不错,也有人反应不行。孙成儒做事比较严谨,为了做好开发,1983年,42岁的孙成儒打点行李,带着重任又一次出远门取经。


他来到安徽省医学院皮肤科,找到一位皮肤专家向人说明来意,大夫见他气喘吁吁就让他坐下细讲。


他说:“同志,您好,我是泗县药物布鞋厂的科研人员,我想在我们传统的药物制鞋技术上,在提高一下。”


“哦,怎么提高呢?说出来让我也听听!”大夫很感兴趣地说。


“我想请您给我们开几副中草药配方,可以治疗脚气,除臭,降压,降糖等,我们把它用在布鞋制作上。”孙成儒认真地说。


“哈哈哈,你们这帮吃饱没事干的家伙,如果鞋都能治病,还要我们这些医生干嘛?”大夫听完孙成儒话哈哈地大笑了起来说。


孙成儒从他的语气里,明显能看出大夫在讥笑他异想天开。


孙成儒耐心地说:“请您给我开个方子,我来做。然后我们做好了,送你一些穿,您根据感受为我们写个总结。好的我们留下,不好改之嘛。反正是搞科研的,不行我们也不推出。”


大夫见孙成儒说的有道理,就真给他开了几个药方子。孙成儒如获至宝,立刻回来,当他坐上客车时,才想起自己行李丢在旅社忘记拿了,于是,赶紧要求师傅停车,回来取行李。


凭着一颗火热的心,孙成儒与厂里设计师,起早带晚,没日没夜地搞科研,有时能一两个星期不回家。他把制出的药物布鞋免费发给大家试穿,一星期还没过,孙成儒就问实验人员有何感受?有的说好有的说不行,有的还建议他们不要瞎折腾了。于是,搞科研有的同志发牢骚说:“送你穿就不错了,还这是那是的。”孙成儒则说:“搞科研,就要严谨,我们要认真听取他们的意见才对呀。”孙成儒随后又来到了安徽省中医院附属医院,安徽省立医院,合肥解放军医院,请求主任大夫开单子,再回来制鞋社仔细对比研究,很快他们便成功开发出了新型的药物保健布鞋,实验证明每一种药物布鞋都有疗效。


疗效有了,孙成儒嫌以前款式不够潮流,又开始研发样式。在他设计带领下,厂里所制的药物保健布鞋产量比以前又多了几倍,年生产量一下子达到了250万双,厂里总职工猛增至2千多人,工人工资都翻了好几倍,好多人羡慕极了,甚至有的人还托关系找来厂里上班。泗县药物布鞋厂从几间小瓦房到九十年代中期,跻身于全国重点鞋厂行列,在安徽仅此一家。


孙成儒同志研制的《预防足癣药物保健鞋》在1986年由安徽省科委,安徽省电视台联合举办的“安徽省科技发明威力杯”比赛中荣获优秀奖。


1987年厂长孙成儒获得中国鞋饰民意评选“金鞋”奖。


1988年孙成儒获得安徽省劳模称号。


1989年,孙成儒研制的编号sxy-l药物保健布鞋项目已取得成功,获得由安徽省宿县地区行署科学技术委员会颁发的地区级重大科技成果奖。


1989年孙成儒撰写的论文《中医学在制鞋中的应用》在首届上海制鞋科技学术论文上被评为一等奖。同年,孙成儒被评为泗县药物保健布鞋优秀设计师。


1990年孙成儒设计的药物保健布鞋,皮鞋,旅游鞋在江苏省第四届质量跟踪展平会上获得设计奖。同年,他的药物保健布鞋系列产品技术开发获得安徽省举办的星火科技二等奖。


1986年和1991年两次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受到了国家领导人接见。


2010年命名孙成儒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泗县药物布鞋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


孙成儒一下子成了泗县的名人,在至高的荣誉面前,他依旧保持着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性格,受到不少人的尊重,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对他进行了暗下里攻击,阻止他发展。从他上任,到1994年,孙成儒把赚到的钱,除了发工人工资后,全部用于厂房建及车间改造上。在原有的鞋厂地方扩大盖起了三幢规模庞大的厂房,在西关老窑厂投资十亩土地建设一分厂,在东关投资十亩地建设二分厂(今天桃园新村),在大四粮站建设三分厂,还为厂里工人购置土地,自盖家园。


1978年,全国改革开放春风吹遍种个中国,个人企业犹如雨后竹笋破土而出。自然,国营泗县药物布鞋厂也在改革的浪潮中收到了不小的冲击,厂子命运何去何从,孙成儒伤透了心。改革开放十几年后,再加上有人从中作梗和孙成儒工作进行了唱反调,致使工作意见常常不统一,孙成儒想干一番大事业,也逐步成为肥皂泡。1994年,孙成儒调离厂领导职务,到二轻局任副职,每天到单位只是看报打发时间,无权过问厂里一切事务。没有他的管理,于是,厂里生产也逐步走下坡路,工人逐步减少。孙成儒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经常下班一个人在逐渐冷清的车间里转悠,时而抹泪,时而仰天叹息。


更让孙成儒伤心的是,1994年离任后,有人告发他贪污,泗县审计局开始对他离任调查。有时一天连询问几个小时,历时一年半调查才结束。当时调查人员都惊呆了,从他手里经过的所有经费,全部合法。也就是说,孙成儒在鞋厂工作28年,没贪污过国家一分钱。


1997年,泗县药物布鞋厂彻底宣告倒闭。


那时不明真相的外界还传言,泗县药物布鞋厂倒闭,与孙成儒有很大的关系。问及此事,如今年近八十的他只是苦笑了一下说:“历史会证明一切的,我不多说。”


自从厂子倒闭后,孙成儒仿佛得了一场大病,人一下子消瘦了许多。他有事没事,只要是吃完饭就来厂里转悠。有时他弯腰看看机器,有时用手摸摸厂房里的墙壁。有一次,孙成儒又来看望厂房,他站在雨里,望着空荡荡的厂房突然发誓:这么繁荣的一个厂子,倒下了多可惜,我一定要把它成新搞起来。


从此,孙成儒立下挽救泗县药物布鞋成新生产的志向后,他思路非常明确,要想让泗县药物保健布鞋起死回生,就必须结合当前社会新发展新需要来生产。他拿定注意,一个人就悄悄地带着希望,远上山东,北京考察求经。
他考察回来后,要求儿子与自己大干一场。可是,儿媳不同意,她认为这次投资风险太大,弄不好,将来全家连窝蹲都没有。


孙成儒就和儿子一起劝说她干药物布鞋的长远利益和责任,她才勉强同意。


要办厂子,就要有票票。孙成儒想到在城里办厂投资很大,为了节省资金,好顺利生产,他把城里房子卖了,又向银行做了贷款,带着一家老老小小从城里回了农村老家办厂。


孙成儒来到老家了,好多人讥笑他说,城里混不下去了,才溜回农村混饭吃,不是我们笑话他,那么大的厂子他都能搞瘪,这次我们就等着看他喝西北风吧。


孙成儒顶着压力,请来工人开始建造厂房。


几个月后,孙成儒几千平米的厂房就建好了,他买了机器后于2011向国家商标局申请注册了“老孙头”药物布鞋商标,并且得到了认证。2015挂牌陈立了安徽省宿州市泗县老孙鞋业有限公司。法人是他儿子孙标,也是目前泗县非物质文化药物布鞋第七代传承人。


孙成儒为了不让传统制鞋文化失传,七十五岁时,还请来乡下老农教其编制猫翁鞋。猫翁鞋制作是选用秋后的芦苇花,加自制的棉麻绳子制作,工艺相当的复杂。制作时还得用力气拽绳子,这样编织出来猫翁鞋才结实耐穿。这双猫翁鞋保留在孙成儒带头创办的泗县药物布鞋非物质文化博物馆里,供其大家对过去艰难岁月得了解。


厂子建成了,按理说可以大规模生产了,可惜他算盘打错了。由于当初分析农村劳动力底下,制鞋可以带来大量的节约成本。可是呢,如今好多劳动力的都出去打工了,妇女进城带孩子上学,农村只留下一些体弱病残的老人,这样就阻止他发展。


再说了,农村还有些人好吃懒惰,他们吃完饭就打牌,还私下对其他工人说,谁去挣你那几个幸苦钱,我们都有低保,反正又不能饿死呀。孙成儒为了生产,只好到处去各个村求爷爷拜奶奶地找工人来上班。


人家不愿意来上班,他就把鞋底让人拿回家做,做好了再去收回。等他把收回来成品送给客户时,让他意想不到是,第一批药物布鞋退货了,第二批药物布鞋也退货了。全都是因为工人年老体弱没力气拽线,纳的布鞋底质量问题不过关。孙成儒发先了这个严重的问题后,立马停止了生产。


最让孙成儒头疼伤心的是,有一位海外客人,向孙成儒提出每年给他订做一百万双药物保健布鞋的合同时,前提是鞋到付款。孙成儒望着这块大蛋糕,只能是叹气,因为几年折腾他手里再也拿不出这么多的资金了。


面对这么多的困难,孙成儒没有放弃,也没有倒下,而是全家总动员,每天一家人艰难地工作着。虽然是小厂,但老孙头名气依旧在外,其“老孙头”药物保健布鞋产品远销海内外,受到许多人的青睐。


2018年8月13日,我有幸与泗县电视台记者,泗县文化馆杨馆长,泗县药物布鞋申遗非物质文化研究所主任刘康军及我县著名摄影家吴军,高亚洲先生,一起前往老孙头药物保健布鞋厂进行采访。


听说我们来访,孙成儒一家人非常开心,尤其是刘康军主任告诉他,我们这次采访目的是县委县政府把泗县药物布鞋申请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他听了更是高兴。大家简单的寒暄过后,我们采访便正式进行。


我问:
请您老谈一下泗县药物布鞋的来历。
孙成儒说:
泗县药物鞋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泗县鞋厂根据老一代制鞋人利用烧酒撒放鞋内祛除异味而联想开发的新产品。它是利用中医治病原理(包敷疗法,上病下治,内病外治等疗法),把中药施放于鞋的帮,底中,穿上鞋就等于脚敷上药,把防护,预防和治疗结合于一体,改善了居室环境,足部卫生,人体健康,受到了广大消费者的喜爱。
我问:
听说您在研发泗县药物布鞋拿到了好多奖项是吗?
孙成儒老人微微笑了一下说:
是的。
我问:
您有这么的荣誉,请您谈谈您对以前厂子倒闭的原因和您对鞋厂当今看法?
孙成儒老人用手挠挠头憨厚地说道:
首先,取得这么多的荣誉是我个人的,也是泗县人民的。要想把药物布鞋真正做大做强,单凭我们家微薄的力量是远远不行的。还好我们的药物鞋的生产,经营得到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2015年9月,县委书记张志强在调研我的药物保健布鞋鞋业后,给予了肯定和鼓励,相关部门也对我的鞋业的发展给予了大力扶持,使咱老孙鞋业更有信心把泗县药物鞋发展壮大起来,现陆续又购置了新的设备,相继又开发出新的产品,如新款时尚鞋和新材料制成的吻形鞋垫。


制鞋行业是个劳动密集型行业。尽管现在已使用比较先进的机器,还有的机器配置了电脑控制系统,但仍需大量手工操作,需要熟练的技术工人。因此有些工种的工人,要经过相当一段时间的培训和练习,才能掌握技术,取得理想的收入,目前用工也是制约鞋业发展的一个瓶颈。


再从全行业来看,公办时期的大鞋厂,不管是家底子,技术力量,市场份额,经营管理等方面都有雄厚的基础,可现在都不复存在。究其原因,最主要一条是“船大掉头难”,适应不了多变的市场和鞋款的变化,每变一次,企业就得脱一层皮。基于以上的现实,我的看法是:泗县药物鞋的发展壮大,不能指望一两个厂家就能做大做强的。


再说鞋类品种很多,生产工艺技术大多不同,所用设备也不相同,再大的厂家也不能一一具备,产品很难做到样样俱全,精细。计划经济时代的“大而全”“小而全”的模式,步入市场经济时代后,所带来的教训太深刻了,这也是公办大鞋厂倒闭的原因之一。


中央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精神,给我们办企业指明了方向和道路。如山东省临沂市的沂水县和沂南县那样,沂水县有鞋厂400多家,沂南县有鞋厂300多家,而且大多办的红红火火,那给人的感觉才叫做大做强。问题是如何才能做到像沂水,沂南那样呢?我想:泗县药物鞋作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和地方特产,可纳入精准扶贫的路子,作为扶贫开发项目,由县政府指定一个部门或成立一个机构,负责宣传,组织,协调,鼓励创业者参与办厂。对个人投资不足的,可由扶贫资金给予支持,并制定优惠政策,开置绿色通道。


对个人投资不足的,可由扶贫资金给予支持,并制定优惠政策,开置绿色通道,打消创业者的顾虑,形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氛围,泗县药物鞋做大做强就有希望了。


再从“大众创业”这个思路来说,办厂的人多了,创业者都要投入一定的资金像山东那样,就解决了相当一大笔资金,创业者学会了技术,再带动一帮人实实在在的干下去,也解决了用工问题和一些人的脱贫问题。还有众多工厂要走专业化路子即一厂一品或多厂一品,这样设备投资相对减少,投资少、见效快、专业化技术容易掌握,且程序稳定,才能出精品,工厂多了,整体上说多样化的难题也迎刃而解了。


我问:泗县药物布鞋是得到谁认可才上市的?假如有人随便开一配方生产可以吗?


孙成儒老人沉思一下答:
开放药物鞋生产的保障机制泗县药物鞋是经过省级技术鉴定,安徽省医药管理局批准上市的产品,产品经省级四大医院临床验证并出具临床验证报告,最后由专家论证、认可,且经过几千万消费者的穿用,有相当好的口碑,是行之有效的方剂。药物的配方对药材、配比、用量也都有讲究。 不可随意拿一个未经检验的配方来代替,更要防止弄虚作假,冒名顶替,败坏泗县药物鞋的声誉。


泗县药物鞋的研发是计划经济时代,由泗县鞋厂完成的,当时鞋厂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包括配方的收集、产品的试验生产工艺的选择、医院的临床验证,患者的试穿、省级技术鉴定,市场开拓等,历时10多年才陆续开发出来的,它已成为系列产品。


我虽然作为第一发明人,但属于职务发明,按科技成果转让相关规定,自己使用此成果是可以的,无权转让技术,如有转让收入的话,理应属于泗县鞋厂。


我问:
您对现在泗县药物布鞋发展的前景有什么看法。


孙成儒老人沉思了片刻说:
泗县药物鞋于2008年申报,2010年获准为安徽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于2014年5月由国家文化部全国公共文化发展中心摄制成制作工艺纪录片,作为永久的记忆,存入文化部档案。作为泗县人应当珍惜这份厚重的遗产,并加以利用,为泗县人造福。作为代表性传承人,我并不认为“传承人”是什么荣耀,更不是沽名钓誉的资本,而是一个责任,一份但当,有责任把这种技艺传承下去。对于愿投入这个产业的人,都愿意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服务。愿泗县药物鞋发扬光大。然而目前上市的产品仅是防治足癣(脚气)的药物鞋和药物鞋垫,产量和市场占有率都还不理想,对高血压预防和辅助治疗鞋及敷料包,到目前为止,还只是作为技术成果处在封存状态,产品还未批量上市,还有其他功能的药物鞋也有待开发上市。仅就中草药物鞋垫而言,可口可乐作为一种饮料就能做到世界500强,随着我国的药学家屠呦呦研制青蒿素获得诺贝尔奖后,外国人对中国的中药由排斥、怀疑到认可。中药鞋垫一旦被人们所接受,可想而知,国内外的需求量有多大。所以说,药物鞋的市场潜力非常巨大。这需要宣传出去,再加上互联网,电子商务的开通,销路打开了,生产规模自然会更大。发展前景不可估量。


接下来是县电视台录制节目,制片主任让孙成儒老人把工人召集来制鞋,好拍出完美的片子。孙成儒老人摇摇头说,现在厂子缺乏资金,工人都辞职了,到外边去打工了。没办法,年近八十岁的孙成儒老艺人只好亲自带领老伴,儿子,儿媳上岗。


镜头前老人虽说年纪以大,但干起活来手脚还是很麻利,只是却少往日的劲道。


虽说泗县药物布鞋传承人目前第二次创业艰辛,但是,他们为了这份责任与担当,确实让人佩服。最让人感动是县电视台拍摄专题片时,祖孙四代一起上场工作的场面十分让人震撼(曾孙十岁也在帮忙装鞋垫)。我们从他们身上仿佛又一次看到泗县人民为美好生活坚强拼搏的精神,也看到省级泗县非物质文化药物布鞋发展历代传承有了希望。
我在心里说,祝愿本次国家级申遗成功,也祝愿“老孙头”药物保健布鞋有限公司明天更美好。


就在我准备发稿时,2019年9月7号,刘康军主任突然发来一条让人遗憾的消息,此次国家级申遗失败。最让大家担心的是,本该开心的孙成儒老人知道这一消息,他还能继续坚持走下去自己的事业吗?事后我采访老人家时,他目光深邃,郑重有力地说,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我们一家都会一直坚持走下去。



刘培刚简介:男,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2017年在安徽文学院学习。作品见《微型小说选刊》《小小说大世界》《小小说选刊》《精短小说》《作家天地》《短篇小说》《检察日报》《厦门日报》《银川日报》《村委主任》《安徽商报》《河南经济报》《伊利华报》《商报》《世界日报》等中内外上百家杂志,报刊及网络平台。闪小说多次在全国征文中获奖,2017至2018年,连续两届获得中国闪小说新锐作家提名奖。短篇小说《我的扶贫对象》获得宿州市扶贫攻坚征文二等奖。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若涉及版权请联系,立马删除

【编者按】孙成儒,泗县药物保健布鞋发起者,制作布鞋,经过风,经过雨,历经磨难,几起几落,但坚定的步伐让这位老人始终不放下心中的追求,他用布鞋丈量人生。报道真实可信,给人奋发,催人奋进。谢谢投稿,秋祺笔丰,遥祝好!【编辑:蓝儿】【推荐号:201910180355】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1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