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 >首页榜单 >文游榜 >大嫂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大嫂

作者:古城布衣   创建时间:2019-06-29 19:59   阅读量:641   推荐数:0   总鲜花数:4赠送列表   字数:2920

大嫂

作者:古城布衣


八年前的一个冬日,上午八九点钟了太阳才从石门山顶上探出头来,西北风不紧不慢地刮着,摇曳的衰草发出“呜儿呜儿”的细微叫声,天干冷干冷的,几乎是滴水成冰。

“唉,秀珍,我又尿了。”大哥纪淑文躺在病床上,一声叹息,接着轻声呼唤着。大哥六年前得了脑血栓,病情难以稳定,患病六年了,一直瘫痪在床。

“别急,我马上就来。”门帘撩动,大嫂走了进来,她六十几岁年纪,中等身材,清瘦的脸庞有些憔悴,面带倦色,一双好看的大眼没有了昔日的光辉,略显黯淡无神,精神不振。进门后撩起衣襟擦了擦湿漉漉冻得通红的双手,拿起一块晾干的尿布,麻利地掀起大哥的被子,把湿尿布换了下来。她,大嫂王秀珍。大哥自从患病那日起,生活及其他都不能自理,一切都是由她来打理。

“王秀珍,我要大便!你快来呀!”久病在床的大哥有时脾气暴躁,容易激动,动辄大呼小叫。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久病脾气躁。”

“来了,来了!”大嫂放下肩上的柴草,来不及擦一把脸上的汗水,一阵风似地跑到里屋,给大哥清理着大便,脸上依旧那么平静,那么慈祥,那么和蔼可亲。大嫂不急不愠,低声细语安慰着大哥,像是劝导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我刚才抽空去捡了点柴,咱们做饭用啊,听话,你千万不要着急上火,那样病情会加重的。”

“嗯,嗯,我心里难受,不想你离开。”大哥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了,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依偎在大嫂的怀里。六年来,大哥这样的呼唤早已成了习惯,大嫂做这样的事情也早已经程式化,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一直重复着。

大嫂和大哥相识到结合那是上一世纪七十年代的事情。那时大嫂是民办教师,学校的骨干,全乡的年级组长,她苗条的身材,头上扎两条小辫,瓜子脸上嵌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是十里八乡的大美人。大哥英俊潇洒,是化肥厂的一名优秀职工,也是全厂独一无二的帅哥。一天,大嫂骑车到县城去买课本,途径化肥厂,一霎时天昏地暗,沙尘暴来了,大风裹挟着沙土,迎面扑来。刮得人睁不开眼,站不住脚,更不用说骑自行车了,大嫂只好就近到化肥厂避风。就此结识了大哥,两人一见钟情,成就了二人的姻缘。一个靓女,一个俊男,他们俩的结合,大家无不竖起大拇指,交口称赞,都说是天造一对,地设的一双。

大哥的家在石门山中,是一个全家十八口人的大家庭。上有年老多病的公祖父婆祖母、多年瘫痪在床的婆母、体弱多病的叔公,下有小姑小叔子一大群,她是唯一的长孙媳妇。侍奉老人和照顾弟弟妹妹们的重担,理所当然就落在了大嫂一个女人柔弱的肩上。节假日和平时的晚间,别人的休息时间,却是大嫂体力劳动、忙家务的时间。

每当太阳躲到石门山后,夜幕慢慢拉开,在学校忙碌一天的大嫂,回到家中,把教案和学生的作业本放到自己卧室,顾不上嗷嗷待哺的女儿,首先到年迈的公爷爷婆奶奶的堂屋问候,然后到瘫痪在床的婆婆屋里,给婆母翻身,换尿布,收拾一番。最后到厨房做好一家人的饭菜,一家人收工回来,围坐在饭桌前,津津有味地吃着可口的饭菜,谈论着一天来的所见所闻时,大嫂却在忙碌着,首先给公爷爷婆奶奶端去饭菜,又赶紧去喂婆婆。

每当这时,婆母咀嚼着大嫂喂进嘴里的饭菜,泪水在眼框里打转,总是深情的看着大嫂那姣好的脸庞,轻轻叹着气说:“闺女,你受累了。”

大嫂理解娘的心,娘有千万个过意不去,每当这时,大嫂的心里总是酸酸的,总会轻声细语宽慰着老人:“娘,看您说到哪儿去了,我是您的孩子,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尽管一天超负荷的劳动使她头晕目眩,浑身酸痛,大嫂在婆婆面前依然是和颜悦色,说话柔声柔气,“娘,您也不想生病在床啊!您安心养病,养好了多陪伴我们几年,就是我们最大的福分。”

“嗯,嗯。”娘心中五味杂陈,频频地点着头。儿媳贤惠、善良、勤劳和对自己以及爷爷奶奶的孝敬,她全看在眼里,记在心中。不是亲生,胜似亲生!这样的儿媳妇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娘,今天是星期日,我给您洗洗澡,擦擦身子吧,躺在床上身上会舒服些。”每个星期日,大嫂都会这样对娘说。

“闺女,这个星期就算了吧,好不容易盼个星期天,你歇歇吧,看把你累的。”娘看着大嫂消瘦的脸庞,心疼地说着,眼圈都红了。

“娘,您不洗澡那怎么行呢?细菌多了容易感染。我没事,多干点活睡觉踏实。”说着大嫂故意显出一副轻松的样子。

“唉!你累不累娘心里最清楚。你爷爷奶奶年纪大了,本来我该侍奉二老,可我得了这不争气的病,死又死不了,动又动不了,家里一大摊子事情都给了你,能不累吗?娘心里不落忍呐。”

“娘——你都已经把我当您的闺女了,就不要说这些见外的话了。”

“唉!不说,不说,娘不说!”娘伸出骨瘦嶙峋的一只手,爱怜地抚摸着大嫂,泪水又一次涌了出来。

娘患病后一直瘫痪在床二十多年,二十多年里,大嫂喂水喂饭,擦屎刮尿,洗澡梳头,请医煎药,对娘百般孝敬,精心呵护,照顾得无微不至。久卧病床的老人,容易便秘。病床上的娘,每次大便,总是唉声迭起,大汗淋漓,十分痛苦,就好像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自从大嫂来到这个家,为解除老人的痛苦,大嫂都是用手把大便抠出来。每当这时,娘十分难为情,心中很不是滋味,眼含热泪,这样的脏事怎么能让儿媳来做呢?多难为情啊!总是固执地阻止说:“闺女,娘不要你这样做!”大嫂总是对娘说:“娘,您忘了?我可是您的亲闺女啊!这点事是我应该做的。再说,只要您不受罪,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的好闺女……”娘抱住大嫂泣不成声。难怪老爹爹见人就夸:“要不是我家的大媳妇伺候的好,我家那老婆子得少活二十年。”乡邻们也都伸出大拇指,夸大嫂善良贤惠,孝敬老人。都说“好事不出门”,可大嫂孝敬老人的事迹,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整个狼牙山区。

二零一零年,大嫂被评为感动狼牙山十大人物。易县县长亲自为她颁奖,她的先进模范事迹在保定日报刊载了。一时间,大嫂成了公众瞩目的人物。大嫂就是大嫂,她没有因为受到上级表扬而自豪,更因为没有受到大家的瞩目和称颂而懈怠,她一如既往,依然在老人们面前尽孝尽心尽力,依然是在工作上一丝不苟,尽职尽责。

公爷爷婆奶奶走了,瘫痪在床的婆母走了,他们带着对大嫂的无限感激之情,带着对这个不是亲生又胜似亲生的大嫂万分不舍和眷恋,就像娘临终前拉着大嫂手说的一句话:“孩子,下辈子我要你做我们的亲生女儿。”

送走了公爷爷婆奶奶和婆母,大嫂感到从未有过的落寞和空虚,闲暇之时,她常常回想起和婆婆、公爷婆奶相处的那些日子,自己虽然忙了些,累了些,苦了些,可是有娘在,有爷爷奶奶那些老人们在,日子过得踏实。“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啊!”

这天夜里,大嫂告诉大哥心中酝酿已久的一个惊人决定:把一个远房的孤寡老人——聋爷爷接到家中赡养。得到了大哥的同意和支持,第二天一大早大嫂和大哥就把聋爷爷接了过来。大嫂又开始了起早贪黑、简单而又重复的工作,一直到聋爷爷入土为安。

而今,大嫂精心照顾的几位老人相继离世,大哥也在两年前远赴天台。大嫂经历了那么多的生活磨难,吃了那么多的苦,现在年逾古稀,身体依然健硕,只是满头的乌发平添了几根银丝。也许是她的善良、贤惠、孝敬使然。

是啊,“百善孝为先”!大嫂用青春和多半生的实际行动诠释了这句古训的真谛。

  
【编者按】百善孝为先,文章从夫妻间的老年陪伴为开始,逐渐过渡到“大嫂”此人对长辈的孝顺照顾,通过细节刻画将大嫂的品质凸显,大嫂此人善良贤惠,用行动诠释古训。好文推荐,邀亲同赏。【编辑:半糖】【推荐号:201907080203】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2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