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谁解樱语

作者:静莲   创建时间:2019-06-06 20:36   阅读量:839   推荐数:0   总鲜花数:2赠送列表   字数:2007

谁解樱语


作者:静莲

附近山坡上的樱花开了,浅浅的粉,纯纯的白,绵绵的柔。每朵都倾吐着深情花语,每一片花瓣都倾洒丝绸般的质与韵,透过斑驳光影,洒下倾城的柔婉。 几片樱瓣缓缓飘落,在空中轻旋,宛如精灵在舞蹈,轻轻地滑入我的手中,那样的娇小、单薄、柔若一声来自辽远天际的叹息。我不忍看她凋落的容颜,恍惚间感觉她有泪温润了我的指,蔓延到我的手掌,她仿佛甘愿融化在我手的温热里,我可否学黛玉将她葬入花丘,化为春泥?这瓣樱用最后的一缕幽香伴我走过此季最深沉最悠长的美丽。


透过一帘樱花织成的幽梦,我的记忆之潮水漫过时光的岸堤,眼前有个模糊的身影渐渐变得明晰。她,叫小雪,一个晶莹剔透若雪的女孩,比我小一个月,是我儿时的同学,更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这片山坡上的每棵樱树,每朵樱花都见证了我们之间的深情厚谊。


每到春天樱花盛开的时节,我和小雪都会手拉手肩并肩雀跃着来到这片山坡,来到开得最旺最美的樱树下,边赏樱花边饶有兴致地说起我们小时候在这片山坡挑猪草的往事(当时这片山坡尚未开垦种樱树,到处长满了各种野菜和杂草,还盛开着各种不知名的野花),有时也讲讲学校发生的趣事,或讨论遇到的难题,背诵诗文,或互相倾诉遇到的烦恼……林中蜂唱蝶舞,阳光温软,花瓣娇艳,映得我俩的脸庞宛如两朵绯红的樱花。


每到夏天的傍晚,我们来到樱林捉蜻蜓,那里的蜻蜓有幽蓝色、红色、金黄色,色彩斑斓,我俩哪是真的捉,只是捉来又放飞,觉得有趣。我们还会到樱林旁的草地上放风筝,看着风筝越飞越高,我们兴奋得又蹦又跳,两颗小小的心啊已随风筝飞向湛蓝湛蓝的天空,飞向洁白的云朵之上。玩累了,就在樱树下休息,我俩总有说不完的话,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


秋天到了,樱林的空地上开满了各色小野菊,我和小雪带着画板来这儿现场作画,自得其乐。冬天下雪的时候,我们喜欢来到这儿赏雪落满林,一片银装素裹,雪落在我俩的发上、衣上、鞋上,我俩变成了两个雪精灵,在素白的世界里我们享受着冬的曼妙,享受着友情的温暖。


我俩要是谁有个头痛脑热生病缺课的,从来不用担心耽误学习进程,因为另一个伙伴会主动帮助补课,且极有耐心,讲得极其细致,直到掌握为止。   光阴匆匆,一晃我们初中毕业了,我考上了师范学校,而小雪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我们常以书信的方式延续着友情。每逢樱花季,我们依然相约去那片樱林,红樱如霞,白樱胜雪,阳光柔和地照进樱林,枝叶间、地面闪烁着迷离的光影。美丽如童话般的林子不时回荡着我们的欢声笑语,留下了我们走过的一行行稚嫩的足迹,堆叠着我们青葱岁月最芬芳的记忆。


如果一直这样,享受岁月静好,做一辈子最好的闺蜜该多么美妙!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读高三那年,小雪突然高烧不退,送往省城大医院诊断后传来了不幸的消息——小雪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即白血病,顿时,我的心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小雪住院了,我心急火燎地赶往省城医院看她,曾经活泼漂亮的她已是面容憔悴,令人心疼。她哽咽着告诉我医生让她化疗,还说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说着已是泣不成声。我紧紧抱着她,不知说什么才好,泪水早已成河,我努力拭去泪,安慰道:“雪,不用担心,现在医学发达了,你的病会好起来的,一定会!我们发过誓要做一辈子好姐妹的,我对你有信心!”小雪用力点着头,硬是挤出了一丝笑容,说:“莲,放心吧,我会积极配合医生治疗,等我好了,我们还一起去樱树林,那儿我永远呆不够。”“必须的!” 在雪住院的三个月里,我每逢周末都去看她,陪她聊天,聊幼时的趣事,告诉她我所在学校也有一片樱林,开花时美极了。还告诉她我听来的有趣的故事……听着听着,雪紧皱的眉慢慢舒展开来,有时还会发出溪水般透亮的笑声。


化疗期间,雪的病情一直稳定,气色也逐渐红润了起来。我为雪感到高兴。我多么盼望雪早日完全康复啊!可是,一年后,雪的病情复发了,这一次她转到更好的医院,请了更权威的专家会诊,制订了更科学的治疗方案,但可恶的病魔最终并没放过她。可怜的小雪才18岁啊!她走的时候很平静,就像一朵刚从枝头凋零的樱花……


那天,残阳如血,与小雪作了最后的告别后,我一个人静静地走进樱林,心如刀绞,我用嘶哑的声音一遍遍呼唤着小雪的名字,可是小雪再也听不见了。

半空中飘起了樱花雨,透过纷纷扬扬的花雨我恍若看到小雪面带微笑向我招手。小雪!我激动地呼喊着她的名字张开双臂向她奔跑着,奔跑着。


小雪,我的好妹妹,我好想你!


樱花落尽,小雪随着樱花的飘落而消逝。小雪!我呆立在那里看着零落一地的花瓣,如同一滴滴清冷的眼泪,刺痛着我心中无尽的悲情……


时隔三十年后的今天,我再次站在樱树下凝望、沉思,思绪飘过枝飘过花飘进尘封的旧时光里。我曾用一朵花开的明媚,见证了整个春天的繁盛,而在这满树繁花里,我该如何依稀辨出哪一朵是小雪曾经的容颜,哪一朵的花蕊里还承载着她不曾泯灭的记忆,抒写着明澈动人的故事,丰盈芬芳着我今生的岁岁年年……

【编者按】情深深,意切切,儿时的玩伴,长大的闺蜜,最后因病导致无情诀别。谁解樱语,用樱花的纯情,爱意,美好诠释着亲如手足的一对姊妹闺蜜。感情真挚,铺叙有致,构思精巧,堪称佳作,期待您的更多佳作,好文推荐共赏,夏祺笔丰,遥祝好!【编辑:蓝儿】【推荐号:201907080194】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1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