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爱在哪里?

作者:放开所有   创建时间:2019-10-24 21:37   阅读量:887   推荐数:0   总鲜花数:20赠送列表   字数:3092

 夕阳西下,在村口的一家院子里,一个瘦小的身影走进屋子。她呆呆地站在堂屋,目光扫视着屋里的一切,没有声音,没有一点生气。这里是她的家,她不知道爸爸和妈妈去了哪里,更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她好想妈妈。每次回到家都希望爸爸妈妈回来了,可每次都会失望。在外面流浪一天最想的就是回家,却又怕回,因为见不到爸爸和妈妈。

  她喝了几口别人送给她的一瓶矿泉水,感觉肚子还是很饿,可家里又没有可以吃的东西。她放下矿泉水瓶子走进卧室,从衣柜里拿出一件妈妈曾经穿过的衣服整整齐齐地铺在床上。就见她小心翼翼地钻进衣服里,又把衣服合上,把两个袖子交叉放在怀里。就这样,她一动不动地躺在衣服里,寻找着躺在妈妈怀里的感觉,她好想要妈妈抱抱她。她渴望妈妈那温暖的怀抱,也只有在渴望中睡着。

  “小瑶,快出来爸爸给你买好东西了。”崔昊一边喊着女儿一边把自行车推到车棚里放好,随手把车把上挂的一个包摘下来。

   “爸爸,给我买的什么好东西了?”五岁的小瑶听到爸爸的喊声急忙从屋里跑了出来,一把抱住崔昊的大腿,那乖巧可爱的小脸蛋上露出期盼的神情。
   “乖女儿,等我给你拿。”崔昊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毛毛熊出来递给小瑶:“看,这是什么?”
   “哇!毛毛熊,爸爸您真好。”小瑶说着踮起脚尖,搂住崔昊的脖子在脸上亲了一口。
   “妈妈呢?”崔昊抱起小瑶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问道。“妈妈,爸爸回来了!”小瑶冲屋里喊着。
   “嗯,听到了,快进屋吃饭了。”夏筱娟答应着把父女俩迎进屋子里。
   “筱娟,头还疼吗?”崔昊把女儿放下,有些担忧地看着妻子问道。
   “妈妈好几次用头撞墙,妈妈不让我告诉您,说怕您担心。”小瑶抢着说道。
   “下午我陪你去医院看看,这都好几天了。”崔昊不无担心地说。
   吃完午饭崔昊把小瑶托给邻居照看,带着妻子筱娟来到了十几公里外的县人民医院,经过一系列的检查,最终确定是脑癌。
   崔昊坐在马路牙子上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眉头拧出一个疙瘩来。
   “咱们回家吧,这病咱不看了。”站在一旁的筱娟说道。
   “不行,就是砸锅卖铁也得看病!”崔昊猛地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土说道。
   筱娟轻叹一声:“咱哪有那么多钱啊?这得花多少钱!”她知道丈夫决定下来的事情,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谁会想到自己会摊上这种病。
   “这你不用管,那是我的事情。”崔昊倔强地说道。
   第二天筱娟就住进了医院,没过几天就做了开颅手术,在医护人员精心治疗和崔昊几个月的细心照料下,筱娟的病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今天是她出院的日子,崔昊从朋友家借来一辆电动三轮车,上面铺上了几床被子,拉上筱娟朝村子的方向开去。
   “咱们这是去哪?”筱娟见崔昊根本没有往家里走,而是开进了别人家。
   “哦,这几个月没顾上收拾,家里乱七八糟的,等我收拾收拾咱就回去。”崔昊第一次跟妻子撒谎了。
   “说吧,你是不是把咱家的房子给卖了?”筱娟已经猜到了。
   “嗯,以后咱们还会有的,我会盖更好的房子。”崔昊知道瞒不住妻子只有照实说了。
   “崔昊,如果有来生我还做你的妻子。”筱娟感动得掉下了热泪。
   他们租住在村边的两间土坯房里,崔昊一边跟着一个小建筑队打工一边帮妻子进行后续的治疗,可每个月的钱都是入不敷出。听说去大工程队的工资要高很多,在没有其它办法的情况下,狠下心来让刚满六岁的女儿在家里照顾妻子,去了城里的大工程队。
   实指望能多赚点钱,改善一下生活条件,让妻子尽快好起来,可谁知道一年下来工资还没开,工头却携款潜逃了。这下崔昊急红了眼,胳膊上的青筋暴起,他没有回家,更不敢告诉妻子。他操起一把斧头掖在腰里,在城里打听着工头的消息。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崔昊身上的钱已经花完了,他每天晚上露宿在街头,饿了就在小吃摊上吃别人剩下的饭菜。冬天的寒冷他已经习惯了,他裹着一件破棉袄,到了晚上就找个背风的地方倒头就睡。眼看过几天就是大年三十了,身无分文的崔昊急在心里。
   这天午后,崔昊从一家饭店门口经过,看到了从饭店走出来的工头。崔昊的眼睛开始冒火了,他走上前去一把抓住工头的衣服领子:“把工资给我!”
   “哪来的臭要饭的?给我打!”工头对着身后的几个人喊道。几个打手冲上前去对着崔昊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只打得崔昊身上多处受伤鼻口流血。此时的崔昊成了暴怒的雄狮,他噌地从腰里抽出斧头发疯似地朝工头一顿猛砍。
   再说筱娟她们娘俩,直到过年都没有崔昊的消息。家里已经没有能吃的东西了,好在乡亲们给送来不少年货,算是把年过去了。为了生活,筱娟拖着有病的身体去做零活,好维持生计。
   时间一点点过去,仍然没有崔昊的消息,筱娟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她强撑着身体打工。这天中午她刚回到家,女儿拿着一张纸从屋子里跑出来说:“妈妈,您快看,我爸爸来信了。”筱娟急忙接过去没看几眼就扑通栽倒在地上,她们收到的不是什么信,而是一份刑事判决书。大致的意思是,崔昊因讨要被拖欠的工资与工头发生斗殴,造成包括工头在内的两死一伤,被法院判处死刑。这犹如晴天霹雳,一下子把筱娟击倒了。而年幼的小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蹲下身去喊着:“妈妈,快起来,地上太脏了。”
   到了行刑的那天,夏筱娟把一封写好的信交给小瑶说:“小瑶,我去找你爸爸了,拿着这封信,等你长大就能看懂了。”她说着抱着女儿撕心裂肺地哭泣。“妈妈不哭,小瑶很听话的,我在家里等着妈妈把爸爸找回来。”小瑶说着,用她那小手帮妈妈擦拭着眼泪。
  天空中淅淅沥沥地下着雨,筱娟把丈夫安葬好,漫无目的地走在满是泥泞的路上,雨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她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唯一放不下的是年幼的女儿。几年来,她只是硬撑着不让自己倒下,盼望着丈夫回家好好地过日子。可这一切随着丈夫的离去而破灭,她已经支撑不住了。不知道女儿现在饿不饿,以后孩子会怎样?秋风吹过,她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一缕灰白的发丝从指间滑落。她呆呆地看着风中飘飞的落叶,两行泪无声地滑落而出……
  “崔昊,你在那里很孤单吧,你等着我,我这就去陪你。”
筱娟来到一座大桥上,看了看来来往往的人们,看了看这座不再留恋的城市,带着对女儿的牵挂和不舍纵身跃了下去……
   小瑶在家里等到天黑也没等到母亲回来,她很害怕,到现在还没吃一点东西。我要去找妈妈,可外面黑黑的好怕。夜越来越深了,肚子越来越饿,饿得她睡不着觉。她好困,好想妈妈。她爬上床,一手抱着那个毛毛熊,一手拿着那封她看不懂的信等着妈妈回来。
  “小瑶,你看谁回来了?”
  朦胧中小瑶听到妈妈在跟她说话,她睁开眼睛就看到爸爸和妈妈拿着一堆好吃的站在门口正在向她打招呼。
  “爸爸、妈妈我好想你们!”
  她高兴地赶紧爬起来扑进妈妈的怀里,爸爸疼爱地抚摸着她的额头,她感觉好幸福好温馨。
  当一缕阳光照进屋子的时候,脸上带着满面笑容的小瑶醒来了,刚才只是做了一个甜蜜的梦,哪里还有爸爸妈妈的影子。妈妈是不是走丢了?我要去找妈妈。她抱着毛毛熊玩具和那封信来到了大街上,四处打听着过往的行人。
  “阿姨,您见过我爸爸吗?我爸爸好久没回来了。”
  “叔叔,您见过我妈妈没有?我妈妈去找爸爸了。”
  “老奶奶,您知道我爸爸他什么时候回来吗?”
  “老爷爷,您知道我妈妈在哪吗?我想妈妈了。”
  小瑶不知道爸爸妈妈去了哪里,她要去找爸爸妈妈,她还不知道那封信上到底写的是什么,她不知道去哪里才能找到爸爸和妈妈……
  不知道从何时起,人们再没见过小瑶,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图片摘自于网络,如涉及版权,请联系,以便删除,致谢图片原创作者)

【编者按】读完此文,使人不禁感到鼻子一酸,心里就像有一块千斤巨石压在那里一样,让人异常难受。文中的小瑶命运多舛,母亲身患癌症,父亲为了给母亲治病,不惜卖房。而后为了凑后续的治疗费,父亲去大工程队打工,结果一年下来,工钱没发下来,工头携款潜逃。不甘心的父亲日夜寻找工头,以致身无分文,流落街头,终于有一天遇到了工头,讨薪的过程中,发生了扭打,寡不敌众的父亲红了眼,抽出斧头一顿猛砍,致使工头在内的人两死一伤,父亲也被法院判处死刑。失去丈夫的母亲终于支撑不下去了,她万念俱灰之下,留下一封信给女儿小瑶,来到一座大桥上,带着对女儿的牵挂与不舍纵身跃了下去……小瑶始终在等妈妈找爸爸回来,左等右等也等不到,就四处打听,开始踏上了寻找爸妈之路,爸爸妈妈在哪里?爱在哪里?无人能够回答小女孩,最终她也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这篇文章朴实,故事情节感人,小女孩悲惨的境况令人唏嘘不已,小女孩的父母作为社会最底层的普通劳动者,面对命运的无情,无力反抗,只能以悲剧收场,令人扼腕痛惜不已。欣赏这篇催人泪下的佳作,倾情推荐共赏,感谢来稿,问好作者,期待精彩继续!【编辑:盘古斩】【推荐号:201910240378】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2 条评论

  • 盘古斩发表了评论

    感人佳作,故事情节丝丝入扣,结构紧凑。期待更多的精彩之作,遥祝春祺!

    2019-04-11 23:14
    吴瑞宏发表了评论

    小说朴实感人!将一个孩子对父母的思念!体现的淋漓尽致!推人泪下……这才是好文! 欣赏学习,期待作者作品频频入目。

    2019-04-12 09:14
    亲,没有评论了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