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迷离情缘

作者:高二高   创建时间:2020-12-17 10:05   阅读量:20343   推荐数:1   总鲜花数:2赠送列表   字数:2815



 

mmexport1569167109448.jpg

    

    有情人终成眷属。李家屯的李舒祥青梅竹马的李梅丽走到了一起,这对靓男美女在“姻缘”上划了一个句号。

盛夏,正是百花斗艳,万物生长的时节。在李家屯村西紧邻去保泰市的公路西边有一方土地。土地上长着很多野花,有叫上名来的,也有叫不上名来的,开出淡蓝的、紫色的、黄色的花……一个个抱成团,挤成簇,兀自争奇斗艳,默默开放。数也数不清的彩蝶在花蕾上飞来飞去,亲吻着这些四溢芳香的花儿。野花杂草丛中原本分布着几个金字塔形的土疙瘩,现在这里又添了一个金字塔,被花篮簇拥着。原来前几天,这里演绎了一个让人巴咂巴咂嘴难以述说的故事。

李宝聚和李庆恒同是李家屯的,两家分别居住在前街和后街,是从小的铁哥们,两家一直走动的很近。俩人是一天结的婚,一天有的孩子。


李庆恒自小聪明过人,只是赶得年代不好,那些年赶上大炼钢铁、上山下乡。他家的成分不好,初中毕业后,就被遣返回家了。因为他的头脑聪明,是村里出了名的“铁算盘”,那年公社的信用社找人手,他就走进了信用社,后来当了信用社主任。他有一儿子叫李舒祥,是李家的三代独传苗。


李宝聚从小不爱读书,所以早早的就不上学了。就以修理地球为生,日子还算过的去。他有两个女儿,李梅丽是大女儿,和李舒祥是青梅竹马。


两家走动的好,两个孩子一块上学,一块儿读初中,在学校,两人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随着年龄的增长,李舒祥长成了身高一米八的小伙子。村里人说那叫身大力不亏。李梅丽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成为了学校的校花,农村话那叫“水灵”。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俩人顺着村东的那条小路去邻村上学走了九年。


李舒祥在中考作文上插入了一首小诗:“小路,与她同行;一起度过小学,一起走过初中……”梅丽说:“这是诗吗?太乏味了。”舒祥有点失落,又辩解道:“你我一块儿在这条路上走了九年了。马上你进入中专,我进入高中了。难道你心里有滋有味?”梅丽的眼珠子突然呆住了,盯着他。半晌,她羞红着脸,垂下双手,眼皮也垂了下来……


那年,梅丽考入了保泰市财贸学校,这样可以早些毕业,挣钱贴补家用。李舒恒为了圆父亲的大学梦,放弃了和李梅丽一块进保泰市财贸校的机会,进入了高中。


李庆恒和李宝聚的孩子好,让村里人很是羡慕。就在李梅丽开学的前一天,李舒祥和李梅丽相会在村东的枣树林了。俩人头一次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头一次亲了嘴儿,相互守约,非他不嫁,非她不娶。

                        

李舒祥为了圆大学梦,在高中里拼命地学习。虎父无犬子,小伙子在县高中是出类拔萃的好学生。三年的时光悄然间度过而去,李舒祥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省师范大学。


李梅丽从市财贸学校毕业了,分到了县财政局。李梅丽长得漂亮,身边的小伙子们对她垂涎三尺,提亲的人踢破了门槛。李梅丽心有所属,等待李舒祥大学毕业,再谈婚嫁。几次春梦中,她坐着花轿,和李舒祥一块儿步入婚姻的殿堂,在那喜庆的洞房柔情细语耳鬓厮磨,享受着快乐的生活。


进入大学的李舒祥不再像读高中时那样“锥刺股,头悬梁”。有的是时间想念李梅丽,谈论儿女私情了。有了工作的李梅丽,每逢周末的时候,总是要到省城瞧一瞧自己的郎。   


两人的情,让两家的父母瞧出了猫腻。因为两家的好,也就默许了。


城里的公园留下了两人的身影,村东的枣树林里留下了两人打滚的痕迹。情笃初开的少男少女几日不见如隔三秋。飞信传情,电话传音,亲亲我我。他们很是喜欢在油菜花地里捕捉彩蝶。那两年,油菜花盛开的时节,花丛中留下了两人的倩影。多少次的蜜吻让他们陶醉,多少次蝶花恋让人情欲蒙蒙。


一个盛夏初来的中午,靓男美女手牵着手悄悄地沿着村南的水塘朝油菜地走去。几个大婶大嫂在从水塘里捞水草,带回家喂猪。几只狗在旁边嬉戏着,一只公狗在一只母狗的身边蹭来蹭去,总是不得手。这时,从远处奔来一只大公狗把小公狗驱赶到了一边。只见他顺利的得手了,和母狗交配到了一起。母狗发出了吭奋的发情声。见水塘边,两个女人开玩笑说:“还是翠花婶家的老把式厉害。”听到这话的李舒祥,使劲的握了一下李梅丽的手。只见,李梅丽羞红了脸,轻轻地打了李舒祥一拳。


油菜花盛开蜂蝶飞舞的时节,让两个情窦初开的靓男美女在爱的垄沟上扒开了一个口子,潺潺的流水一发不可收拾,源源不断地淌流开来。两人簇拥到油菜地里,把油菜压倒了一片。靓男美女激情四射,在这几个小时中,两人一直有一种迷途的感觉,没有遇到过的一种快乐,一种窒息。二人窒息在怪异之中,在诱惑中失去了理智,四周安静的只有蜂蝶在围着他们飞旋,他们似乎忘记了它们的存在,他们陶醉了。这种怪异是那么富于魅力,他们这时能做的,唯有继续下去,继续行进在迷途中。


从此以后,这种激情,难以让他们自拔,难以让靓男美女忘却美得享受。

                   

难以克制的青春。


初夏省城的月亮也是开放的,透过旅馆的窗户。照到了床上,两只游鱼胴体,在床上做着最刻骨铭心的爱。这里的乐感也是动人的,让他们永远的不能忘怀。


第二天早上,太阳透过窗帘的缝隙窥照在赤身裸体的美女身上,她还在梦呓着昨夜的快乐,翻了个身,又陶醉到了晨梦之中。


忽然,楼下传来了一阵阵地吵闹声。一阵习习的凉风把熟睡中的美女吹醒了。楼道里沸腾了起来:“死人了,有一个小伙子在楼下摔死了。身上一丝不挂,早已没了气息”。


靓男哪里去了,美女喊了几声没有动静。窗台上留着一只拖鞋。透过窗户,美女看到了这死人的场面,惊呆了。那周边围了很多人。


同一天的中午,在小县城里刚刚建起的一处生活小区里,某局的一位局长用帕萨特拉着一个美女,来到了刚刚建好的一所豪华别墅里。两人把车开进了车库,用钥匙落下了电动卷闸门。


初夏的午后正是炎热的时候。车库里的帕萨特内热气难熬。为了畅享难以抑制的诱惑,为了遮挡被人非议的伦理,他们打开了车内的空调,两人剥去了身体上的遮羞布。男子进入美女身上深沉的部分,最隐秘的地方。两人不断发出快乐的呻吟。车内亮起了小灯,她觉得四周变得模模糊糊,像是朦胧的大气,像是幽邃的海底,悄无声息,飘忽不定,如同鬼影憧憧,但她的身体是切切实实贴在他的身上,而且和他连成一体,他身躯和四肢的动作既是她自己的动作又不是她自己的动作。她默默地享受着最后的快感。


几天后,难闻的腐臭从车库里飘逸出来。隔壁挥汗如雨施工的建筑工人们发现了异样。一个工友说:“是死人的味道”。带队的工头,恍然间明白了。他赶紧报了警。


110警车来了。车库门被打开了。从里面抬出了两具赤身裸体的尸体。

那天上午,两部110同时开进了李家屯。一辆110走进了李庆恒家,一辆走进了李宝聚家。原来,省城旅馆死去的靓男是李舒祥,而死在县城车库内的两人是李梅丽和她的领导。


李家屯村西的那方土地里,新添了一个金字塔土疙瘩。那是李舒祥和李梅丽的合葬墓,是按照农村中夫妻的仪式埋葬的。每年百花争艳的时节,野花、油菜花等知名或之不知名的花香总是要飘逸,这里的金字塔土疙瘩上也长出了野草和小花,成群的各色彩蝶也总是飞舞在花丛之中……

 

【编者按】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一段刻骨铭心的故事。这是什么原因造成两个人有如此下场?悲剧?喜剧?还是……在人生中了解丑恶;在经历中感受世态炎凉,难道这就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最好诠释?不好妄加评论,文友们自己去文中品读人世间的沧桑与冷暖吧!推荐共赏。【编辑风铃A 】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1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