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 >文学栏目 >经典言情 >春 霞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春 霞

作者:高二高   创建时间:2020-12-16 21:29   阅读量:20324   推荐数:0   总鲜花数:1赠送列表   字数:5796

   

mmexport1569166579605.jpg

                                

                                        春 霞

        一
        在冀南平原上,有一片丘陵地,大老远一看是一个大沙丘,上面长着很多枣树。在枣树丛中座落着一个百十户人家的小村庄。站在沙丘上向下看,是住在坑里的几百户人家的一个大村,据说这坑过去是一个大湖。那座落于沙丘上的村庄就是沙圪垯,坑里那个村庄就是大泥洼。俩村儿隔一里地,因为俩村离得近,从老辈了村里的孩子都在一块上学,乡亲们相互走动着和一个村一样。

        春霞和我是沙圪垯村的,打小儿一起上学。在学校的时候,她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每次考试后,她的成绩总是排在我的前面。村儿里的人们很是羡慕。一提到春霞,爹就说我:“你看人家大犟筋家春霞多懂事。有这娃是他修来的福分”。

        大犟筋哥家日子混的比较累,他结婚晚,结婚时就30多岁了。说起来,还是“老牛吃嫩草”来。大犟筋媳妇翠花比大犟筋哥小8岁。那年土改时,家里穷得叮当响,被划为了贫农。春霞下面又添了两个弟弟。嗨,就春霞生的水灵,和那哥俩简直不是一胎子揍出来的。那哥俩和大犟筋活脱,哪不行偏随哪。春霞出奇的聪明,那哥俩一个比一个笨。老二还是一个弱智,傻吃不干活。

        记得有一回,我问娘:“春霞咋和那哥俩就不一样呢。”娘悄悄告诉我:“春霞是大犟筋从城里汽车站捡回来得。翠花要孩子晚,也就把春霞留下了”。


        翠花嫂常年身体不好,是个药罐子,三天两头药不断,村上的人几乎没见她笑过,整日走路没精打采的,双手抱着肩膀愁眉紧锁,说起话来没劲没劲的,听她说话,心里总觉得堵得慌。大犟筋哥工分不高,干活又不行。农村实行承包了,他怕这怕那不敢承包地,也不愿甩开膀子带着家人孩子干活。这样没几年和村上其他人家的生活差距就拉开了。早些年在生产队里,两口子看菜地,偷奸耍滑,拿点菜,凑合着混。如今指望地里粮食生活的农户如果再偷懒,生活质量肯定要下去。大犟筋哥在自家地里时常念叨:“大草给你搭着晾,小草和你就着伴儿,你就是不长。”人勤地不懒,实行承包几年了,村上富裕的人家几大件早就置办齐了,信用社里还有了存款。大犟筋哥家的日子照旧过得紧巴巴,年年是村上的贫困户。年底了,县、乡的领导来了发个百十块钱救济款,送点大米白面,意思一下,再难也要过年啊。

        春霞在读初中的时候,老师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她家穷,当着全班五十多学生的面说:“真想不到,我们班春霞同学家一年到头居然就是靠吃棒子面过来的,穷的买油钱都没有。”说着老师还掉了眼泪,发动同学捐了款,一块两块的凑了几十块钱给春霞。那会儿一般的人家米面油还是吃得起的,生活已有了好转。春霞家那时的生活还是很难。老师把自己孩子不穿的衣服送给春霞。春霞意志坚强,说啥也不要。但老师的好意难却,也就收下了。

        老师和同学的关心更激起了春霞的学习劲头。记得那年就要中考了。在临考前,我和春霞都参加了全县的中考筛选考试,达不到筛选标准的就不让参加中考。那次考试,春霞考了全县的第一名,第一名比第二名多23分。春霞很是高兴,她很是懂事,不愿把这事告诉她爹。大犟筋哥从村里人羡慕的言语中知道了这消息,愁坏了。就在中考的前一天晚上,大犟筋上吊了。也正因为大犟筋哥的死,春霞不能再读书了。

        二
        大犟筋哥死后,春霞就好像换了一个人。本很俊俏的姑娘瘦小了很多。因为春霞俊俏聪慧。得到大泥洼村李大顺的关心。李大顺在我县当时很兴盛的装饰材料厂任厂长。他儿子刚子和我们同学,学习一般,不及我,更比不上春霞。刚子在家是独生子。李大顺始终认为,“脑袋是爹娘给的,但对于春霞是一例外。”他就让春霞到厂里打工。

        对于春霞来说,是天大的喜事。春霞因为聪明懂事,很快就得到了李大顺认可。因为是同乡,被安排到办公室。春霞从心眼里感激李大顺,就义务担当了他家的保姆。下班后就去她家看看有甚活儿。

        87年,刚子和我一同考入了县高中,学校要求住校。春霞懂事,很讨刚子的母亲金萍喜欢。大顺出差时,金萍让春霞做个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春霞越长越水灵了。用刚子的话说:“春霞真是一大水蜜桃,外白内软,真想咬上一口”。礼拜天,刚子回家,和春霞都要见面,天长日久打心眼儿里就喜欢上了春霞。刚子对我说:“回家见不到春霞就好像少了点什么。晚上,睡觉做梦都梦见春霞”。

        90年高中毕业,刚子通过他爹顺子托关系,自费进入了天津大学。就在刚子去天津上学的前天晚上,发生了故事。旧历8月份,正是金秋时节,大顺和金萍去串门了。春霞回家收秋回来,在浴室洗澡。刚子在看电视,听着浴室的水声,刚子的心跳加速,不知怎的,脸像火一样的燃烧。他悄悄地走向浴室,春霞没有插浴室的门。刚子轻轻地把浴室的门掀开一条缝隙。浴室内热气腾腾,淋浴下站着一少女,一边洗澡,一边哼着歌儿。她那漂亮的胴体,腰肢是那样的美,曲线是那样的标准。刚子的心怦怦的跳的更厉害了。他急速的脱下了衣服。春霞陶醉地洗着澡,没有发现刚子的到来。刚子扑向前,把春霞紧紧地搂在怀里。春霞看着赤身裸体的刚子,惊呆了,颤抖地说着:“刚子,不要。我配不上你。你明天就要上大学去了。”这时的言语已是无用的表达,刚子亲吻着春霞,淋浴下两人赤裸裸的交织在了一起……

        他们正在快乐的时候,顺子和金萍夫妻二人回来了。看到二人的举动,他们惊呆了。刚子向父母发誓,保证让春霞幸福。既然生米已做成熟饭,又能如何呢。

        但碍于刚子要读书,事若传到学校,刚子将不能去读大学了。春霞自己经过考虑,对于她家这种家境,能够攀上这样的门槛,真是“天下掉馅饼”,也就默认了。

        三
        第二天,刚子踏上了去上大学的路。春霞依旧留在这个家里,依旧在李大顺的厂子里上班。

        “大娘,大娘,”这天,院里来了一愣头小子。金萍正在屋里做饭,从窗户向外一看是二打瓜。二打瓜是大顺弟二顺的儿子。也跟大顺在这里上班。

        二打瓜的娘是一个瞎子,二打瓜的父亲二顺是一个瘸子。二打瓜的哥哥那年和几个孩子在大洼村村南的水坑里戏水,淹死了。二打瓜是村里有名的混世魔王,好在有大顺的照顾,一家人还算凑合。

        春霞正在院里忙着洗衣服。二打瓜歪着脖子,瞪着眼瞅春霞。这时,厂里的会计小刘来找大顺。见二打瓜色迷迷地盯着春霞。和二打瓜开玩笑说:“把春霞嫁给你吧。”

        春霞用水甩小刘:“去你的。”

         “人家早已名花有主了,咋看得上咱。谁愿嫁给我呀,娶一个撩开尾巴是个母的就不错喽”,二打瓜回头对春霞说,“你说是吗,春霞。”

      “该干嘛干嘛去,竟瞎咧咧”,金萍在屋里发了话。

        春霞娘和他傻二弟依旧的过着,大弟在外打工能够收入个钱,再有春霞的照应还能过得去。这天,村里浇地,春霞娘想早点浇。地邻楞子就不让浇。她急得喊开了:“俺是贫农,应该让俺先浇。”楞子也是刁钻,说:“没办法,现在已不是在生产队的那个年代了。你受罪,是你自己找的。我替不了。”这时,春霞娘急哭了。

        偏巧,愣子爹来了:“你个王八犊子,又拿你婶儿开蒜了。让你婶儿先浇。”楞子见爹发话了,只好让给了春霞娘。

        四

        金萍发现春霞怀孕了,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刚子还在读书。面对这种情况,大顺和金萍商量,让春霞先把孩子打掉。为了刚子的学业,也只能这样了。为了掩人耳目,大顺和金萍陪春霞到城市的一家医院偷偷把孩子打掉了。这事,大顺和金萍不让春霞告诉刚子。


        时间过得真快,刚子大学毕业了,在天津市农行上了班。春霞很是高兴,但她有很多顾虑,因为她和刚子毕竟不是一个阶层的人了。她很害怕有一天刚子说不要她了。


        这天,大顺和金萍把春霞叫来。二人说话吞吞吐吐的。

        春霞很是疑惑,问:“叔、婶,有啥事你们就说吧。”金萍说了话:“刚子大学毕业了。明天就去天津农行报到了。”“咋,刚子不回来啦?”春霞心里怦怦的跳着,她心里想:“好长时间刚子也没来信了。快毕业了,学习忙,难道他有人了,不可能……”她不敢往下想了。她不敢直接问金萍,转着弯的打探。“我给你说了吧,春霞,刚子有女朋友了,是天津的,”听到这话,泪水顺着春霞的脸颊流了下来。

        “春霞,你别哭。我们不会不管你的。你也知道,二打瓜对你也很好。这样吧,我帮你们在村里盖几间房。结婚的东西有我们给你们置办。将来,你们家也有个照应。你好好考虑一下。”金萍把痛哭不停的春霞搂进了怀里。春霞那晚一夜没睡,她想了很多,自己又能嫁什么人呢。自己又能咋样呢。事已至此,春霞也没了辙。只能按照金萍两口子的安排办了。

        为了不让二打瓜发现春霞已不是女儿身。按照大顺两口子的安排,一天晚上,他们把二打瓜叫进家。让二打瓜陪大顺喝酒。金萍把二打瓜灌醉了。然后,金萍把二打瓜弄进了春霞的屋……

        第二天,二打瓜醒来。一看睡在春霞的床上。他愣住了,很快就明白了,他高兴地蹦了起来,梦想成真了,春霞是他的女人了。他没有发现春霞的秘密。大顺和金萍总算舒了一口气,春霞的事算是有了交待。

        五
        快过年时刚子结婚了。刚子领着城里的新娘走进了家;也就在这天,春霞也坐上了大顺安排的婚车走进了二打瓜的家。

        那天晚上,不知二打瓜和春霞是太投入还是太累了。把新做的棉花床垫尿湿了。二打瓜和春霞回门去了。心好的二顺,帮他们把床垫弄到了院子里晾晒。

        “嘿,看人家这当公公的,儿媳的被褥都管着晒,”快嘴嫂从门口过,看见了和二顺开玩笑。

        刚子回来了。春霞在厂子的门口碰到了。刚子领着他的妻子,尴尬地介绍给春霞。春霞还能说什么。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一扭头流着泪走了。

        大年初二的晚上,刚子和春霞在村东枣林里见了一面。刚子觉得对不住春霞。刚子抠着那枣树皮,吞吞吐吐的不知如何向春霞解释。

        春霞对刚子说:“啥也不用说了刚子,我不怨你。你走吧。把我忘了吧。这都是命。”

         初三,刚子领着妻子回了天津。

        一晃过了年。这天,大顺在院里呕个不停。脸色苍白。金萍一看很是害怕,和他去医院检查。医生告诉金萍可能是胃癌,金萍惊呆了。金萍和大顺去了天津的医院,一查,已是晚期。

        大顺和金萍回了家。三个月以后,在麦收时节,李大顺死了。李大顺的死,也是李大顺家族在厂子的末日。

        春霞和二打瓜回了大洼村。

        在那年的金秋十月,春霞生了一个儿子。二打瓜没了大顺的照应。整天游手好闲,喝酒打老婆。春霞把希望寄予了儿子的身上。盼着儿子能够给她带来出头之日,圆了她的大学梦,能够出人头地。

        大弟弟外出打工,有些日子了,要么不回来,要回来也是除去车费不剩一分钱,在外面挣的钱刚够解决温饱。大弟弟,岁数算起来都近三十了,婚姻方面八字还没一撇。二弟也就那样了。

        春霞娘几乎绝望了,后来村上的大人说,她像祥林嫂一样,碰到人就唠叨:“这一辈子没享受过福。孩他爹,那没良心的,扔下我们孤儿寡母的走了,孩子一个比一个没本事,日子穷得没法过了。这是什么改革啊,在生产队里那样多好。”她怀念生产队的日子。

        春霞家的日子过得始终没有起色,两口子免不了争吵,春霞说二打瓜没本事,二打瓜有时急眼了,会反驳,甚至对春霞大打出手。时间长了,二顺两口子也站在儿子这边,春霞感觉生活没了奔头。

        八
        这天,村长说大洼村村南要修高速公路,还在村西修高速公路的收费站。没过多少日子,春霞进了收费站工地打短工。施工队老板是河南的,老板叫赵东波,大约四十五、六岁。和春霞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赵东波迷上了春霞的丰满双乳,爱上了这风韵犹存的少妇。

        在一个夏日的晚上。赵东波用他那凯迪拉克,拉着春霞到了城里的一家旅馆。春霞正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年纪,两人有时开着凯迪拉克在夏日的田间地头疯狂地做爱。这样的爱让春霞燃烧,让春霞疯狂,也让赵东波疯狂。春霞把爱寄托在了赵东波的身上,她陶醉了。春霞又有了青春的活力,爱情鸟又飞回到了春霞的身边。

        熟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事终于让二打瓜知道了。二打瓜从赵东波那里狠狠的敲了一笔钱。春霞在家里更没了地位,时常遭到二顺的指桑骂槐。也因为这公公会骂,而在大泥洼传为笑话。

        这些事传到了春霞的娘耳朵里,也传到了村上所有人的耳朵里,都说,春霞曾经挺好的一个姑娘,咋会变成这样。村里人们暗里叹着气,骂着春霞作风不正派,春霞娘气得卧床不起,“敢给我回这个家,回来不打断她的腿,老脸都给她丢尽了。”

        终于赵东波和春霞私奔了。后来,春霞和二打瓜离了婚。二打瓜和儿子过。春霞离婚的第二天,春霞娘进了医院,本家人去看她,她就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六十多岁的人了,这么多年一天的幸福日子都没有享受过,大犟筋去了,俩小子这样,女儿是她唯一的指望,可却做出了抛夫弃子有悖情理的事情 ……”话没说完就是一阵接一阵猛烈地咳嗽,在医院没几日,丢下俩儿子,驾鹤西游找大犟筋去了。

        那个盛夏,赵东波这个男人就像酷暑中的一把火,他们尽情的燃烧。收费站建好了,施工队走了;可赵东波没有和春霞打招呼也走了。春霞醒悟到燃烧过后的青春真正的枯竭了,她不再相信男人,也不再奢望爱情。

        高傲的孔雀,落光了毛。她无奈地回归了自己的土窝,继续过平淡的生活,梦已做完,生活真的回不去了。只有儿子是自己的骨肉才是真的。

        春霞四十三岁的时候,又回到了大泥洼,又和二打瓜成了一家。然他们的儿子强子,并没有如春霞所愿为她圆梦。强子早早的不上学了,每天去和别人盖房,好在比二打瓜知道劳动,知道心疼春霞。

        土圪垯还是那土圪垯,大泥洼还是那大泥洼,家乡人还是家乡人,他们还是日升而起,日落而息的过活着,朴实的农家人就这样一代代在这片土地上一年复一年,一辈复一辈的耕耘者,奔波着……
【编者按】《春霞》一文讲述了一位命运多舛的女子春霞的不幸遭遇。原本品学兼优的春霞因为父亲大犟筋上吊不得不辍学。她在李大顺家做保姆的时候遭遇不幸,从此,春霞如噩梦般的日子便一发不可收拾。人们常说“自古红颜多薄命”,可是,仔细品读全文又会发现春霞一个最大的弱点,她在第一次遭遇不幸的时候选择了隐忍,甚至还有暗自窃喜的感觉。对于春霞最后有这样的结局,我只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了。这样的结局又不完全怪春霞,和大顺的儿子是脱不开干系的。但是大顺一家最多是受到良心的谴责,没有太大损失。以此分析,人们常说的“为富不仁”永远也错不了。通读全文不难看出,老人们常说的那句“门当户对”才是年轻人谈恋爱的基础,切记不能为“攀高枝”毁了自己的一生。【编辑:风铃A 】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2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