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邻居家的狗

作者:高二高   创建时间:2020-12-17 12:08   阅读量:20312   推荐数:1   总鲜花数:0赠送列表   字数:4680

                                            

IMG_20201001_215050.jpg

自从我在县城安了家,有段时间没有回乡下的家了。从离开了村子,我再不愿回去,因为我不愿面对我的邻居。爹对我说雨季到了,让我回家看看房子。那天是星期天,我骑电摩回了村里。我快到家门口的时候,从邻居家跑出了一只狼青狗,向我跑来。它不住的甩着尾巴,围着我耍着欢转来转去,向我发出吱呜吱呜的叫声,欢迎着我的到来。


狼青是我邻居家的狗儿。它是我堂哥山子养的。山子和我是一个老爷爷的孙子,长我一岁。村里人说我俩长得像是孪生兄弟,只是山子的皮肤比我黑,个子矮一点儿。那年,我还在省城读书上大学。山子高中毕业后,就去打工了。爹和堂叔商量着为我和山子从村委会里要了两块宅基地。给我们盖了房子,以备我们结婚之用。


我在大三那年,山子结了婚,嫂子是后屯丁超厚家的女儿杜超倩。杜超倩的爹死的早,后来和她娘一起改嫁给后屯的老光棍丁超厚,杜超倩的娘为了给她死鬼丈夫留下点骨血,故未给杜超倩更名换姓。杜超倩和山子还有我是高中同学。杜超倩是我们学校有名的校花,白嫩的皮肤,尤其那双眼睛会说话,一闪一闪的,脸蛋白里透着红,一笑一边一个酒窝。我勤奋好学,虽谈不上是美男子吧,也算是帅气小伙儿,在校堪称得上才子。情窦初开的杜超倩把我内心的火焰燃起,让我们爱情的火花绽放开来。后来爹知道了这事,在我们的班主任李老师的帮助下,让我们的爱情火苗黯淡了下来。我没有辜负爹的期望考入了大学。而杜超倩和山子,高中毕业后回家了。


那年过年,放寒假的时候,山子和杜超倩结了婚。我也参加了婚礼。可是心里隐隐感觉不舒服。不知是留有余情,还是对山子的羡慕。我见了杜超倩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和其他兄弟一样调侃几句,并闹称为嫂子。“你叫我嫂子。哦,对,我是你的嫂子,”那天,她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眼睛里旋转着泪花。从她的眼神中,我读出了什么,对我来说是尴尬,对她来说,好像里面还存在着什么。


爹为我盖的房子,我只有回家的时候住在那里。兄弟自然是兄弟,我与杜超倩之间过去好几年了。


一日,山子听人说村西头狗蛋家的狼青下了崽儿。让我去给他要一只,山子知道我和狗蛋是好友。狗蛋见我和他要狗当然没有话说的,让我自己挑一只就是了。我从中为山子挑了一只小公狗。


我也是喜欢狗儿的,只是爹和娘不愿意养狗,我也就不好意思养了。我只是偶尔去山子家给他喂一下狗。


寒假马上过完了,我要去上学了。我在家拾掇东西,听到了狼青的叫唤声,我于是带了点好吃的给它拿去。我那嫂子杜超倩在家,而山子去城里了。杜超倩看着我喂着狗儿,问我:“虎子,你知道我为啥要嫁给山子吗。”我看着杜超倩用那样的眼光看着我,眼睛里流露着真情,她那双眼睛还是那样的迷人,似如桃花。我读得懂的,但我还是装糊涂说:“你喜欢山子呗。”只见她冲向我,使劲的用拳头锤击我:“你混蛋,你知道的。俺心里一直放不下你。可你爹又不允许你与我来往。你考入了大学。我知道我们更没戏了。但我发誓,我即使不能嫁给你,我也要每天看着你。”我拽住了她的手,她趴进了我的怀里。我无言以对,对于她的举动我惊呆了。“你这是何苦呢,现在你和山子结婚了,把我忘了吧,”我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脊背。那年上高中时,我们只是拉过手,我这是今生第一次拥抱女人,心怦怦地跳着,不知所措。“我就是放不下你。”她的眼里滚动着泪花,我还是轻轻地把她从我怀里推开了。


那天晚上,狼青吱呜吱呜的叫声难以让我入睡。我来到了院子里。山子家的灯还亮着。我悄悄搬了梯子,从墙头向他家望去。不知是他俩知道我要窥探他们,还是忘了拉窗帘。我透过窗户看见两人在床上滚来滚去。那晚我失眠了。


第二天,我要回学校了。山子和我一起进城,他要去打工。杜超倩要山子为她要一只狮子狗,说他不在家时,好和她作伴。山子托人从集市上弄了一只白毛小狮子狗,它是一只小母狗。


山子干活的地方离我们学校不远,他时常到我学校里来。这天,他告诉我,公司要去非洲支援建设。他报了名,说是去喀麦隆,工期是二年。


那年,我大学毕业了,被分配到了县中任教。在校四年,没有如意的可心人。我心里不知怎的,总觉得身边的人,没有一个及杜超倩的。


山子爹娘就这一个儿子。可是,山子娘和杜超倩很是合不来,起先还是能交流的,后来竟然发展到了婆媳相见,就如俩相斗的公鸡。山子娘说杜超倩的眼是母狗眼。


山子爹说山子娘:“进了咱家门就是咱家媳妇,不要说话那样尖刻,让人笑话。”


“哼,一开始,我就不喜欢她。要不是山子愿意,我才不让她进家门哩。”山子娘咬着后槽牙说着。


两家离得远,杜超倩平常去眼镜盒厂打工外,很少进婆家门。好在,还有山子的牵挂,不断的给她寄回钱来。隔三差五的打回电话。


这天,在我们学校老师的撮合下,我和一块分到学校的马艳虹交往到了一起。她戴一无框架眼镜,身材娇小玲珑很瘦,是那种骨感美型的,很有气质,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感觉。我爱上她了。在爹娘的安排下,我们定下了亲事。定亲那天,同族的长辈孩子们和亲戚朋友都到了,远在喀麦隆的山子也打来祝福的电话。


那天,我下班回来。狼青和哈巴狗在院里嬉戏着。狼青听到了我开门的声音。就发出了和我打招呼的声音,用爪子挠着门子,呜呜的叫着。


我在院子里打理菜地除着杂草。 “虎子,今天咋回来早了,”杜超倩来了。


“哦,今天下午就两节课。你没去上班。”我停下锄头,应答着她。


“有点感冒,我一听狼青的叫声,就知道你回来了。这家伙对你还是挺有感情的哈。”杜超倩咳嗽了两声,鼻子有点不通。


“那是,我把它领养来的。更何况,有好吃的我常喂给它,”我笑着对她说。


突然,她在背后,紧紧地抱住了我。“你难道就对我没一点儿感觉。这么多年了,我怎么就放不下你。”


我放下了手里的锄头,转过了身子,她那深情的目光让我不能自拔,她紧紧抱着我亲吻着我。


我终于把持不住了烈焰的焚烧,抱着她走进了屋里。我和她投入了温柔乡。


我们相拥呓语,陶醉于快乐的欢愉之中。云雨过后,我们相互深情而视。我看着赤身裸体的杜超倩,心里一打激灵,“不不,不能这样。你是我的嫂子。”我把她推开了。


杜超倩看到我对她这种感觉,“你咋就不懂俺的心呀。你让俺晚上睡觉,都不能睡安宁。才结婚时,山子在我身边,我始终觉得你在我的身边。”


“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们还是忘了吧。”我看着走出我家门的杜超倩,心里很是矛盾。我承认我又爱上她了。我这三尺男儿,把持不住她的魅力诱惑,在爱欲昙花里陶醉痴迷。


狼青和狮子狗在我的菜园里跑来跑去。狮子狗到了发情期了,它不时的把屁股掉给狼青。不知咋的,狼青却不理睬。

                          

一天,  我下班回来。杜超倩的狮子狗丢了,她在满大街的找。没办法,他就让村支部的李大爷通过大喇叭给找了一下。还别说,一会儿就找到了。


狮子狗和村东头刘三的哈巴狗跑了。刘三听到杜超倩找哈巴狗,就给她送回来了。


刘三是跑运输的,买了一辆斯泰尔大型运输车。他和我还有山子是小时候的玩伴,也算是哥们吧。虽说从小在一起玩,可是我和山子总觉得和他不是一路人。也许他经常跑车的缘故吧,他走南闯北惯了,自然会结交一些三教九流的狐朋狗友。我和山子总看不惯的,正所谓志不同道不合吧,各自忙各自的事,所以很少往来的。


从那以后,狮子狗经常到刘三家去,也时常带着哈巴狗到山子家。可狼青是不喜欢哈巴狗的,每当见到哈巴狗的时候,它就会呲着牙去咬哈巴狗,咬的哈巴狗嗷嗷的逃串。因为哈巴狗的缘故,狮子狗再也不愿意搭理狼青了。我放学回家,狼青听到我的声音,就会乘机跑到我的身边。围着我撒娇,从我这里得到安慰。


一天晚上,我正在睡梦中的时候。听到狼青拼命地挠着门子,并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我搬了梯子从墙头向院里望去。透过窗户,明亮的灯光下,只见一男人和一女人在床上缠绵。


我从梯子下来,呆坐在了地上。我知道那男人是刘三。村里有人传说,杜超倩和刘三勾搭到了一起,我起先不信的,今天得到了印证。


从那以后,我就疏远了杜超倩。我知道这事不需要表白的,那样太伤感情,只能远而避之,让烈焰随着时间的推移,悄悄熄灭。


那年冬天,我和马艳虹结了婚。结婚那天,杜超倩没来。我知道她不愿意看到我结婚的场景。为了方便,我把家暂时安在了学校。我也就很少回家了。因为杜超倩和刘三的暧昧关系,我不愿意见到她。再后来,听人说,杜超倩怀了孩子。  


有一天,山子回来了。他是在工地上受伤回来的。他的盆骨摔坏了,二当家(下身)出了问题。公司赔了他30万元。


那天,我回家,娘告诉我杜超倩生了一儿子。出于和山子是弟兄,更何况我和杜超倩的事很是保密,又有刘三的参合,这臭名自然就有刘三完全扛了下来。


我是一小叔,看侄子无碍的。我一进门,狼青就高兴地和我打着招呼。有段时间不见了,它还是对我那么客气。我从饭店里给它带了一些骨头。它见了,很是高兴。


我给孩子买了一箱奶粉。山子说不上高兴,毕竟孩子叫他爹,他见到我激动地说:“还是自家兄弟哈。你来就来呗,还买蛮儿东西。”我面对山子有点不自然。在院子里,山子很是沮丧,对我说:“我都这样了,凑合混吧,她不嫌弃我就不错了。”


小家伙儿长得很白嫩,和杜超倩很相像。山子只是走路有点蹒跚,能够做点力所能及的活了。他告诉我去地里打药去。出门时,对我说:“中午在家吃饭,咱哥俩喝上两口。”


“改天,今天上午我还有课。”


他推着自行车,背着药桶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家门。


屋里留下了我和杜超倩。我对杜超倩说:“我走了。有蛮儿事,让山子哥找我。”


“你难道就不能和我说会儿话,我就让你那么烦。”杜超倩眼圈发了红,使劲的盯着我。

 

“你看这孩子像谁,”她用爱怜的目光看着我。


我趴在孩子旁边,看着小家伙儿。她顺手摸了我一下后脑勺,然后搬起孩子的脑袋让我看,他的后脑勺竟然和我一样,有一个沟。我心里很是纠结,我知道了,那儿子是我的。


“你知道我为啥和刘三搞到了一起?我怀孕后,我知道孩子是你的。 我要把孩子留下来。我又不愿你背这罪名。哈巴狗和狮子狗让我和刘三走到了一块儿。这帽子自然就由刘三给山子戴上了。他们是想不到我和你之间有事的。”我听着她的话,我还能说什么呢。


“你能抱抱我吗。我不需要你什么,我知道你有了家。只要你能让我看见你就行了。我这要求不高吧。”她趴在我的怀里,紧紧地抱着我。


“孩子哭了,他饿了吧”,我轻轻地把她放开。


“还是你了解他,他饿了,也尿了。”她慢慢地收拾着孩子的尿布。


我离开了那个家,心里思绪万千。从那以后,我更很少回家了。我不愿意看到杜超倩,对于孩子,我更是踌躇矛盾。即想见又逃避,我怕擦开爆发的炸药。


哈巴狗把狮子狗领走了,杜超倩再也不愿见狮子狗了。她把狮子狗赶走了。家里留下了狼青。


若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事终于暴露了。孩子一天天长大,村里的人们说孩子越长越像山子了。山子起先很是纳闷,咋能象他呢。他和杜超倩二年没同床。他就操了心了。一天,他问这孩子到底是谁的。杜超倩告诉她:“是刘三的。”    


“你糊弄谁呀。你说实话。是不是虎子的。我不计较的。我知道你心里一直装着虎子。我都这样了,你难道还不能体谅一下我吗?你和我都结婚四年了,就没一点感觉。”山子哀伤地问杜超倩。


在山子的追问下,最后杜超倩终于把实情告诉了他。山子原谅了她。“好在,肥水不流外人田。孩子还是俺们家的。”山子说不出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还是酸楚。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我的媳妇也为我添了一千金。那天,山子和杜超倩来看我的女儿。杜超倩和我的媳妇很谈的来。从那以后,山子和杜超倩隔三岔五来家。有一天,山子告诉我狼青让买狗的偷走了。                                                      


【编者按】是缘?是情?是债?文中,是两个人的情还是三个人的情?或者说……也许是一段孽缘,也许是一段真情。真的不好妄加评论。一只狮子狗,一只狼青……是牵出来的情还是用尾巴摇出来的缘?希望故事里所有的人好自为之。狗被偷走了,心呢?【编辑:风铃A 】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2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