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田园感悟

作者:高二高   创建时间:2020-12-21 15:19   阅读量:20342   推荐数:1   总鲜花数:1赠送列表   字数:1130



mmexport1569166735017.jpg


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农家人又开始了一年的忙碌。这天下班归来,娘对我说,妻去村西浇地了。我没有换下我这身干净的西装革履,就到了地里。

妻看到我没有换衣服就来地里了,呵斥我说:“看你把衣服弄脏了,明天你上班穿什么。”我嘿嘿地笑着说:“没事的,我小心点就是了。”


地邻二狗哥终于浇完了2亩地。我用铁锹掘开了垄沟上的一个口子。我轻轻地翻着沟上的土,害怕泥点溅到身上。水缓缓地流进了地里。水不断地向我的脚下涌来。我不断的跳来跳去躲避着。


乍暖还寒,水凉凉地。我像一只猴子一样,在田间蹦来蹦去。我看着哪里有干土,我就往哪里踩。水不断地向我的脚下流淌,慢慢地灌满了整块地。我挪动我的脚到垄沟梆上。虽说小心谨慎,但还是一锹用力太大,终于泥点子溅到了身上。


妻说我:“看是不,弄到身上了吧。”“没关系的,大不了明天换洗了,”我迎合着。


说话间,我一不小心,擦得锃明发亮的皮鞋陷进了泥里。弄了一鞋一裤腿。


因为水流急,不远处地垄沟冲开了一个小口子。我快步跑向前去。否则的话,口子冲大了就堵不住了。我飞快地舞动着铁锹,妻子用铁锹挡着口子。我一铁锹挨一铁锹的快速填土和泥。


在我们俩人的奋战下,口子终于挡住了。汗水顺着脸颊淌,我用衣袖擦了一把汗。


妻子用无奈的眼光盯着我。看我浑身上下一身泥,锃明发亮的皮鞋不成样子了。


这次有了妻子的话说了:“得,回去洗衣服吧。”完了,这次真的要换洗了。


看着这一身的泥,我不由想起了生活中的腐败官僚们。才开始当官,走起路办起事,特别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时刻提醒自己,要在群众面前树形象,为人民谋利益,为人民造福。高喊人民是我的衣食父母,我甘当人民的公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才开始,我少收点礼,贪污一点没什么。随着享乐和贪欲的增强,越来越不满足。国家的财物很多,别人能拿,别人能收,我收点怕什么。再加上“枕头风”(老婆)的鼓吹。看人家当官了,人家如何如何了,住上豪宅了,买上轿车了,孩子们进入好的单位了。他们能够取得我就怎么不能取得,人民给了我权利,我就要为我利。最终泥点子染遍了全身,作茧自缚,一步步把自己送进牢门。


农家人有一句话:“别的事不知道。你自己家瓦罐里有多少米,你能不知道。”多坦然的一句话。凡事要有个足的感觉,不要让贪婪把生命的宝贵时间遁入到囹圄。要从生活的细微着眼,不要掩耳盗铃,“衣食父母”的眼睛是雪亮的,人人心里都装着一杆秤。不要认为他们没事,我就没事,纵欲“衣食父母”给予的权利,为己所用,失去做人的基本原则。最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衣服脏了可以洗,而人要毁了将贻误终生。地荒荒一季,人荒荒一辈儿。珍爱生命,善待生活。


写作于2012年3月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若涉及版权请联系,以便删除 

【编者按】作者在一次浇水弄湿了衣服,妻子说回家洗洗这一句话使作者联想到了当今社会的不良现象。作者说的没错,弄湿了衣服和鞋子可以洗洗,如果身为父母官,禁不住金钱的诱惑,一点一点把自己的“衣服”弄湿,然后一发不可收拾,最后只能走进牢房。这就是当今社会存在的一种现象。因为,这种现象的诱惑力非常大,最终根治方法不像洗衣服那样简单,要从思想长彻底根除才行。作者以小见大,阐述的问题尖锐,就看谁去“洗”那身脏衣服了。【编辑:风铃A 】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1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