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室雅兰香】为什么?(微小说)

作者: 老游湖    创建时间:2021-04-29 19:48   阅读量:20920   推荐数:0   总鲜花数:0赠送列表   字数:851


  

 杨长征自从复员回家,心中就憋闷至及。
   为什么呢?
   以往,杨长征去部队时,战友们听了,个个皱眉,不为别的,新兵们说的都是家乡话,天南地北,南腔北调,也不知道都说些什么。后来,排长命令各自都说普通话。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竟学会了个七八分。再与战友们交流时,这才消除了障碍,彼此相处竟也融洽。
   杨长征记得,初次练习时,还问过排长,以后回家了怎么办?
   排长抠着脑壳想了半天,也没给出个明确的答复。排长只是瞪了下眼,没好气道,回家再说吧。
   杨长征听了,也只得学一半,留一半,免得复员回家后,塆子里人嘲笑,奚落自己是“山东的驴子学马叫,怪腔怪调”。可时间一长,那点引以为傲的乡音,竟渐渐消融掉了。但杨长征自己却也不知,还以为自己依然保留着乡音呢。
   复员回家后,母亲说要他去舅爷家,说家家想他想得连老毛病都想发了,要不是发现及时,抢救得快,说不定都已阴阳两相隔了。
   杨长征答应一声,提上母亲早已预备好的礼品,骑上自行车,去了舅爷家。
   舅爷见多年不见的外甥来了,自是满心欢喜,催促舅母去做饭。家家更是握紧杨长征的手,上下看个没完没了,那已如枯树皮的一张老脸,都伸展开了。可当杨长征一开口讲话,家家,舅爷竟都拉下了脸皮,却也不便发作,还是满脸含笑地招待着杨长征。只是那热情,却透出了几分勉强。只是在临走时,家家拍着杨长征的手,笑着说道,征儿啊,现在回家了,就要像个家里人的样,别搞得像别个说的,“三年不认了爹和娘。”
   杨长征先也没往心里去,笑着与家家舅爷们告了别,回家去了。
   可路上,杨长征越想越觉得不是个滋味,心中只在一个劲地呐喊,为什么?为什么?
   回到家中,杨长征当着父母的面,说出了心中的为什么,可父母也只是看着杨长征,也回答不出为什么?
   从此,杨长征哪也不去,只把自已关在房里,口中只在不住地问着为什么。
   是呀,为什么呢?
   又有哪个来回答杨长征的这个为什么呢?
   唉,这世间事啊,怎就这么复杂呢?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若涉及版权请联系,以便删除

【编者按】杨长征自从复员回家,心中就憋闷至及。为什么呢?因为到部队都要说普通话,乡音基本忘的差不多了,复员回到家乡被人认为出去回来“三年不认了爹和娘。”哪个来回答杨长征的这个为什么呢?乡音改变被人误会心里是不舒服的。作者文笔流畅,生活气息浓郁,人物特征突出,极具现实意义的作品。推荐阅读。【编辑:闲妹】【推荐号:202104291166】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