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长城】魅影

作者:梦外人   创建时间:2016-06-03 00:00   阅读量:737   推荐数:0   总鲜花数:0赠送列表   字数:3525

魅影


文:梦外人
 


    省民政厅不定期到我县调研验收精准扶贫项目,口风透露出来,各乡镇村组提前半月,全面细致地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


    从县城到乡下,凡是扎眼的地方,譬如公路两旁、大街小巷,到处横幅红遍,标语满天。四个字“同奔小康!”五个字“扶贫先扶志!”六个字“真扶贫,扶真贫!”七个字“扶危济困赞政府!”八个字“对症下药,药到病除!”......


    “这是一场攻坚拔寨的硬仗,各级领导必须增强紧迫感,在扶贫工作中进一步强化责任,特别要在精准扶贫上下功夫查找漏洞。无论造成任何失误,这次不是黄牌警告,而是一票否决,谁捅了娄子谁负责!”县长在紧急召开的对策会上,下达了死命令。


    过路店村作为三边镇的东大门,以点概面地代表着本镇形象,每次检查照例要首当其冲,在这里大搞面子工程。镇上动员了所有能够动员的力量,临阵磨枪,清除掉公路两边杂草,每天沿途打扫卫生,遴选几个“贫困代表”提前统一口径,紧急启动维稳计划,小心一切“不安定因素”信口雌黄,给地方抹黑。


    那是一个说不准阴晴的初夏。这天下午,绷紧神经的乡村干部终于接到县长通知:“来了!县委县政府一致决定,把这项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交给三边镇,希望你们不负重托,为本县扶贫工程增光添彩。”


    刮起一阵风,路上行人像被扫帚扫过一样。派出所几辆警车拉响瘆人的警报,半个小时前就在辖区内的公路上沿途清道。这时候从县城方向开过来一辆公车,车里的人隔着车窗挥挥手,派出所的警车顿时成了哑巴,立即从公路上开下各个村道口严防死守,预防突发事件偶然发生。


    远远听见一阵警笛,伴随着扩音器里短促而威武的吆喝,马上看见县里的引导车急急开道驶来。紧接着,长长的车队进了过路店村界。过路店这个全县著名的样板村,经历过无数检查团各式各样的检阅,大小干部一律打磨成处变不惊的新常态。


    村长今天扮相很老土,圆口布鞋,裤腿高挽,旧草帽压低了原本肥硕的脑袋,低眉顺眼地挺着无法收缩的将军肚,屁颠屁颠在前带路。身后,一大群戴着有色或无色眼镜的男男女女,被夹道欢迎的乡村干部用热烈掌声一路追随,进驻锦旗琳琅的村部大楼。


    抽样是钦定的,材料是现成的,过程是心照不宣的,政绩是有目共睹的......


    村长支书汇报完先进经验,帮扶对象被录了像,省里来的领导作了总结性发言。掌声响起来......


    剧终,闭幕。


    地方干部这才上前和来宾一一握手问候。县长说:“各位领导下来一趟太辛苦,应该好好地放松放松。本地几大旅游景点山清水秀,著名的有三山楚长城和南水北调中线渠首景观,尤其5A级丹江大观苑,立足亚洲第一大人工淡水湖自然资源,集生态观光、文化旅游、水上娱乐、休闲度假为一体。傍晚时分在这里游船饱览夕阳落江的美景,可以怡情钓鱼,品尝丹江鱼宴,体验渔家生活。”


    民政厅一干人把目光盯住带队领导,满满的都是殷切的希望。领导说:“现在正处在整肃纪律端正风气的风口浪尖,我体谅大家的心情,在工作之余放松一下也无可厚非,但是旅游费用必须自掏腰包。按照多退少补的原则,每人暂定五十元消费金额。”


    镇长笑笑,心说,五十元?伍佰元连门票都玩不转呵!但嘴上却说:“领导们高风亮节的操守和虚怀若谷的胸襟,给我们地方干部上了一堂生动的教育课。”


    领导吩咐村长,把带来的扶贫检举信箱钉在村部大门口上,明天检查团还要回来进行验收工作。我们这次下乡,就是要接受群众监督,聆听农民心声,切实贯彻精准扶贫的主旨精神,全力掌握第一手调研材料,做好省委省政府公正透明的瞭望窗口。


    是夜,村子里就像演《聊斋》。


    没来得及规划齐整的一排排民房黑乎乎的,五月的夏风拍打着村部门前的大叶杨,发出阴森森的阵阵诡笑。偶尔听见谁家的狗在叫。


    老蔫幽灵一样身飘脚轻,鬼鬼祟祟踅到村部门前检举箱附近的一个墙旮旯,刚要蹲下来观察动静,屁股却坐在一堆软绒绒有骨有肉的东西上,头皮一麻,就要惊叫,立时有一只汗津津的粗糙大手捂住了他的嘴。“是我,别叫唤!”那人压低了声音,弓背牵着老蔫向村部门前前进几步,两人隐身蹲在厕所旁边的黑影里。


    “老哥要告啥?给我说,让咱们日他妈也痛快痛快。”那人很激动,嗓门低低的,鼻气呼哧呼哧响,怒视着举报箱上面的千瓦日光灯,双目炯炯有神,比夜猫子的眼睛还光亮。


    “我敢告谁?吃饱撑的?谁也没有抱咱娃子撂井里......”老蔫心里一惊,脊梁沟立即沁出一层汗,一直握在手心的那张叠得四楞四正的纸片马上攥成了一个疙瘩。


    “明白人不可细讲。不告谁,黑灯瞎火来这里干啥?都说水调到北京,破了本地的风脉,丹江龙王发了怒,连续大旱三年,六粮歉收。到头来,包不住化肥种子的几斤粮食,又卖不起价,赔得种地户提不起裤子,青壮人打工、卖苦力,十室九空,村庄里只留下老弱病残!有谁体谅农民苦楚?如今,习主席坐了北京,扶贫这些年没少花钱,但地方干部布袋买猫,低保指标分给了谁?当官的爹娘,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个个人五人六,有人开着宝马领低保......”


    那人捂住嘴咆哮,眼睛刺啦啦放光。


    “电视新闻我是每天必看,说咱农民富起来了,屁!他们也不怕死后进拔舌地狱!金瓦金銮殿,皇上看得见,有人富,村干部,计生宅基是金库。今天好,大官下来查看民情,咱终于十年等来个闰腊月,告他!”


    老蔫听到这里颇受感染,猛一拳砸在地面上,但他随即又重重地摇头,手里那团纸越发攥得更紧,嘴里嘟囔:“民告官,地包天,咱不拿鸡蛋朝石头上碰。哪次运动不是干打雷不下雨,就像村里老大夫的处方,病看透了,药下不到,治不了病要不了命,半死不活地拖着。哪个庙里都有屈死鬼啊,唉唉......”


    “老蔫,可惜你一笔好写,一肚子青菜屎应该找对地方拉。兄弟我要不是瞪眼瞎,一定写封信投进去揭他的老底。他厉害,能一手遮天吗?告他,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咳咳,司马茅告天!”老蔫一只手捂住嘴咳嗽两声,松开另一只手,狠狠将纸团扔进厕所的粪坑里。心里骂,哼,老鬼,指派憨狗去咬狼,当我老蔫二百五。


    老蔫开始后悔此行的莽撞,天塌压大家,我图啥今夜为民请命而来?嘴上却说:“老弟,越衙上告先挨四十大板,打不住黄鼠狼惹一屁股骚,值不值得?”说完拍拍屁股就要走人。


    “嘿,有人来!”那人支楞一下耳朵。
    
     村里犬吠又起。

     两人急忙弯腰退回刚才相遇的角落,朝响动处看好戏。突然,一个人影贼一样快步闪到举报箱下面,借助贼亮贼亮的日光灯,抖动一沓子字纸往开口孔里猛塞!

    “老弟,那好像你家大儿子。”老蔫眨巴着眼,抗抗身边那位。“打虎还是亲兄弟,上阵还是父子兵,你家是村里的救星啊。”


    那位早就瞪出眼珠,三步并作两步窜出阴影,一把拽住来者手腕,压低嗓子骂道:“谁让你来?不知道屎香屁臭的憨货,这些人咱惹得起吗?”


    老蔫看的心惊肉跳。

    这当口,“哗啦”一声村部大门洞开,村长四平八稳走出来,手里悠哉悠哉端着一只考究的茶杯。

    “哈,你们这是唱那出?”村长笑得不怀好意。

    父子同时一惊,立即停住撕扯。到底姜是老的辣,老的随机说道:“帮工摸黑路回村,老大娃眼皮子浅,看这里有个小木箱怪精致,准备偷回去攒鸡蛋买盐。我说爱护公物人人有责,做人不能太贪心,这不,整他思想不是!”


    哈哈,不愧人称十二能。村长说,撅尾巴我知道谁屙啥屎,别指望这破箱子能翻天,这是聋子的耳朵——摆设。实话告诉你,中央催得紧,下面不过走走过场。反腐敏感时期,当官的谁出头谁有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得了。大官过去了,咱可得算算陈年老账,你家申请宅基地的事要缓一缓,必须把计划生育罚款缴齐再说。村规民约,人人不可例外。


    村长用优美绝伦的姿势呷口茶,这姿势今天跟领导学会的。他打一个饱嗝又说,多爽快的夜风,疯足玩够回去洗洗睡吧,睡前歇歇想想,想明白了明后天给我个囫囵话,咱老亲老邻的早晚抬头不见低头见,斗啥孽苦?顺带给老蔫捎句话,就说他那两把刷子我知道,一肚子青菜屎蹲到苞谷地里屙,兴许秋后有个好收成,他手里攥着的那张废纸,让他把自己屁股擦干净.他家儿子今年不是要高考吗?绿色通道和助学贷款,能迈过村里镇里的大红钢印吗?你们自认为自己贫困,但贫困户多了去。精准扶贫,不是帮扶懒汉懦夫,国家的钱,使不到手别攀咬。


    老蔫见状赶紧落荒而逃,脊梁上带着几分扎骨头的寒意。


    夜,更加宁静,黑漆漆的村庄里,谁家的狗依然在叫。
 

---------------------------------------------------------------------------------------------

【编者按魅影,传说中鬼怪的影子。一项精准扶贫惠国惠民的政策,从党中央到地方政府,中间发生了质的改变。一团团魅影神秘莫测环绕其中,一双双黑手伸向了本该救苦扶贫的基金。朱门酒肉香,农门灶头冷。这冷的是民心,寒的是民意。一场走马观花的视察,一切都是虚假的粉饰,怎么才能能驱散这重重魅影?守得云开见月明!“老蔫见状赶紧落荒而逃,脊梁上带着几分扎骨头的寒意。”这昏睡的民意也许是最需要觉醒! 夜,更加宁静,黑漆漆的村庄里,谁家的狗依然在叫......一篇针砭时弊的佳作,阳奉阴违的形式主义无处不在,倾情推荐赏阅。感谢老师带来的精彩,遥祝夏祺,笔健文丰!【编辑:雪语若[新长城编辑部精品推荐160603第526号]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