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登录注册
恢复默认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0

    1慢

    2

    3

    4

家 女人 孩子

作者:高二高   创建时间:2020-12-16 23:27   阅读量:20320   推荐数:1   总鲜花数:10赠送列表   字数:6220

   


 【题记:家,人人都有一个家。家里的每位成员就像蓝天白云间飞舞的风筝,而家就是放飞风筝的地方。在外奔波的家人在风筝的那头,家在引线的这头。家是家人相互牵挂的安乐窝,家里充满着真情,家里流淌着亲情。家里每天都在发生着故事,有欢乐有忧伤,有幸福有痛苦。家里的每一位成员,都是家人的牵挂。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一家子人的事分辨不清所谓的对与非。一家人就是一家人,孩子毕竟是俺的孩子,女人是俺的女人,家始终是俺割不断舍不掉的家。



家 女人 孩子

作者:高二高



在冀南大地上有一个叫柏家屯小村庄,这个小村庄拥有上千年的历史了。相传,当年刘秀曾在这里安营扎寨。这里是一片沙丘带,狂风卷集着飞沙,让刘秀的队伍难以前行,为了稳固沙丘,他下令让他的士兵在沙丘岗上种下了很多的柏树,造福黎民百姓,故得名柏家屯。柏家屯在柏树坡上,那里曾经拥有的柏树早已不复存在了。现在家乡人环绕村庄种下了家乡的特产婆枣。满坡的枣树,到了秋收时节,红枣绿叶相间,甚是好看。伸手摘下一颗放进嘴里,嚼上一嚼,那叫脆甜可口,顿觉一股蜜汁从嘴甜到心里。

俺家就在柏家屯。祖上一辈辈在这片土地上耕耘收获,在这里繁衍成长,养育了一代代的儿女。俺们农家人为了孩子好养活,生个男孩起名狗蛋、石头啥的,生个女儿起名丑妮儿、秀秀啥的。爹为了让俺长得身壮如虎,给俺取了个小名叫虎子,大名叫圣辉。俺和石头、丑妮从小一起长大,石头比我大一岁,丑妮和俺同岁只是生日小俩月。石头家在村东头,丑妮家在村西头,俺家在村中间。俺们出生那年是国家实施计划生育政策正猛烈的年份,村里的同龄孩子屈指可数。俺们仨是打小的发小,一起从小学一直读到高中。俺是家里的独苗苗,石头兄妹俩,丑妮姐妹四个。丑妮是头大的。那些年,为了要儿子,丑妮爹娘东躲西藏,过着超生游击队的日子。最终也没有为丑妮留下个弟弟。丑妮不丑,在女生里算得上中等个,圆圆的脸庞,细溜溜的身条,只是皮肤长得黑点,衣服穿着旧了一点儿。我和她逗着玩的时候,戏称她是“黑玫瑰”。我每次叫她黑玫瑰的时候,她就叫我“黑炭头”。这时,小个子石头就在一边乐。

从小,我被村里人们称为好孩子,学习一直在全村的孩子中是最好的。升入高中后,不知怎地我对英语特别的腻烦,而石头却好像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别的成绩一直落后,可唯独英语在他们班遥遥领先。我的其他科目可以说始终在我们班独占鳌头,在全年级也是排得上前几位的,可就是英语让我苦恼。

读高二的时候,分了文理科。我和丑妮、石头都是读的文科。我和丑妮分到了一个班,石头分到了另一个班。也就是在那年,我和丑妮一块儿学习,一块儿商量难题,相互间碰撞出了青春段的爱情火花,成了形影不离的伴侣。周末的时候,我们仨一块儿回家。有一天,石头不再和我们一块儿回家了。丑妮告诉石头,她喜欢我。石头看到丑妮对我脉脉深情,觉得很是懊恼。石头也喜欢丑妮,可丑妮对他没有那种初恋的感觉。用丑妮的话,她见到我就心里痒痒的。



时间过得真快,马上就要高中毕业了。12年寒窗终于熬出了头,我们这些莘莘学子们就要从这里走出去了。对于我们农家孩子只有从这千军万马的独木桥上通过了,才能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才能够出人头地光宗耀祖。

高考时,我和石头前后座。记得高考前,石头的爹来到我家,和我爹商讨我们高考的事。石头当时虽说英语好,但考入大学是老师们公认的不可能。因为他除了英语外,其他成绩太差劲了。老师们对我还是寄予了厚望,说我虽然英语差,并非差到不可救药。

石头爹让我在考试时,帮助一下石头。考英语的时候,石头给我帮忙。其他的事,有当时任教委主任的石头姑姑办。爹一辈子土里刨食,对于我的学习,只是抱着能多识几个字就多识几个字,大不了回家有地接着。对于石头爹的做法,也只是看在多年乡里乡亲的面上,我也就沉默应许了。

考试的时候,有石头姑姑的打点,监考老师很是照顾石头。碍于从小的友谊,石头顺理成章的把我除了英语之外的科目都抄去了,而我的英语自然也得到了石头的回报。

高考过后,要估算分数的。我把英语答案一核对,竟然错的一塌糊涂。我惊呆了,那时我脑袋一片空白,我抱着我家院子里的那棵大椿树,呜呜的哭了大半夜,好像一切结束了,前进的道路完全消失了。石头竟然欺骗了我。年轻气盛的我,从沉默到哭泣,然后到爆炸性的非要找石头拼命。爹娘还是劝住了我,告诉我这是命。但我不相信,命运为什么对我这样残酷。我因此大病一场。

那年,我考取了外省的一所中专学校,而石头却进了省城的一所本科院校,丑妮也进了省城的一所师范院校的大专班。

石头爹觉得石头对不起我,上我家多次道歉。我精神抑郁不能自拔,不得不放弃上中专的机会。

经过一年的治疗,我恢复了健康,可再也不能上大学了。那年信用社招工,我幸运的通过了考试,成了信用社的

一员。

我梦寐以求的大学梦化为了泡影。每到过年同学聚会,我不愿意去见昔日的同窗好友们。我和石头成了陌路人。

丑妮放假回家时,还是不断的和我耳鬓厮磨。我为拥有丑妮这样的待定媳妇而感到欣慰,她成了抚慰我大学梦的心里支柱。我在丑妮心理支持下,又逐渐恢复了元气。

正如古人所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休假歇班的时候,我时常的去省城的学校看看丑妮,也顺便探访一下大学生活。她家里生活困难,我时常的送给她点生活费。公园里留下了我们的身影,鹅卵石小路上留下了我们的脚印。在默契的缠绵中心贪婪得象长了翅膀,我们相拥的臂膊成为深情的绽放。我们相拥呓语,缠绵温情,彼此间好像有说不完的知心话。此时能听到的只是呻吟的呓语和怦然的喘息。



我每天在镇上的信用社上班,说起来还是混的不错。丑妮好长时间没和我联系了,她说要毕业了,事比较多。我为了不打扰她,就很少和她联系。

三年的专科学习毕业了,丑妮分到县中学任教。接着,石头也走进了县财政局。还是那年,联社领导推荐我去市里参加了一年的学习,为了充分利用好这次学习机会,使我大学梦的创伤得到慰藉,我一头扎入了书海中。经过一年的学习,我终于以名列前茅的成绩,取得了中专毕业证。

石头参加工作的那年冬天,当时我在市里读书。过星期天正好回家,我听到邻居翠萍嫂和娘说石头要“叫媳妇”(相亲)了。虽事隔多年,但我还是不愿提起石头。让我吃惊的事,是石头“叫的媳妇”竟是丑妮。我听到这消息觉得不可能,可这的确如此。

那天,我独自坐在柏树坡上,哭了一个下午。我在市里读书的时候,石头却抄了我的后路,把丑妮从我怀抱里夺走了。我恨丑妮的绝情,可又咋样呢。我和丑妮、石头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上的人了。我的黑玫瑰,不再是我的了。



我所上班的河流信用社在我们县最南边的一个小镇上,信用社有七八个人,信用社主任叫张德宝,那年四十岁。

在我上班的第二年,我们信用社分来了一年轻貌美的女大学生,她叫李阿丽。她刚刚走出校门,是我们信用社第一个“度过金”的。只见她清纯的外貌,带着笑的两只大眼睛,有着无言的笑容,长长的披肩发,白皙的皮肤,摇曳的连衣裙和白色的袜子,好一俊俏的妮子。我们在一起上了几天班。我就服从了联社领导安排,走进了市财贸学校。



一年的学习很快就过去了。我毕业后,又回到这家信用社。那是一个夏日的晚上,主任张德宝召集我们几个人在信用社用餐,庆祝我们上半年各项工作取得良好的成绩。不胜酒力的我那晚喝的烂醉如泥。

第二天早上,我从朦胧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身边竟然睡着赤裸裸的李阿丽。我再一看我,也竟然一丝不挂。我惶恐地唤醒了李阿丽。面对此情,她流下了泪。

我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安慰着她,慌慌张张地穿上衣服,急促地去打开门。当我打开门的时候,我发现主任张德宝站在门口。

张德宝把我和李阿丽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张德宝耷拉着脸,问我这事怎么办。我不住的请求他的原谅。最后,张德宝给我们俩说:“事已至此,我看这样吧。我给你们俩保媒,你们俩结婚吧。”当时,我好像抓住了救命草,他给我和李阿丽讲了很多的大道理。我一点儿也没有听进耳朵里,当时的我呆若木鸡只能听从摆布。张德宝顺理成章成了我们俩的媒人。

对于这突然降临的“鸿运”,我还没来的急理清头绪,自己也没觉得是高兴。我竟然娶了一漂亮的媚媚,而且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

那年的八月十六,我和李阿丽结了婚。接着,因为亲属需要回避,我离开了那家信用社。又过了俩月,李阿丽也离开了那家信用社,走进了县城营业部。

再后来,张德宝因为经济问题被贷户告发了,他被判了7年。



第二年春天,我和李阿丽孕育的结晶出生了,是一千金。我想要个儿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石头和丑妮的婚事定了下来。订婚那天,同学们都到了。

丑妮和石头三番五次的来请我去参加他们的订婚仪式。

那是一个夏日的周六。“事情已经过去了,毕竟是儿时的好朋友”,同学们都来开导我。我的心情很是糟糕。我喝了很多的酒,石头也喝多了。那天是周末,老师们都回家了。我和石头在同学们的照应下,被丑妮带到了她的学校。

第二天,我醒了。我发现我睡在丑妮的床上。



石头和丑妮有了一个儿子,石头爹一提到孙子,高兴的露出后槽牙,笑着说:“俺李家有根儿了。”石头爹给孙子取了个名字叫栓子。

栓子会走路了,总是让石头爹带到街上玩。操心的八卦婆们传言说石头的儿子一点不像石头。后来,那些嚼舌头的婆姨说石头的儿子特像我,活脱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走路的样子说话的动作,简直是我的童年写照。

这天,为了证实一下这件事情。我来到了丑妮的学校,和她证实了孩子的事情。丑妮告诉我:“这孩子的确是我们俩的。”

我觉得很是难以相信,“丑妮,怎么可能,我们从分手后,就很少来往了。你是不是弄错了。”

“没弄错。我和石头订婚那天,你俩都喝醉了。我让同学们把你俩送到了学校。你就睡在了我的床上。在我们俩的事上,我觉得很是对不起你。为了弥补我们内心的创伤,我把一个女人宝贵的第一次送给了你。石头因为喝的太多了,迷迷糊糊的在隔壁男老师屋里睡了一晚上。为了不让石头发觉,离开你,我又睡到了石头的身边。第二天,石头看见我睡在他身边,激动的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也许是上天的安排,我就有了这孩子。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娃是你的。我发誓把这事埋在心里,可栓子偏偏长得那么的像你。”触情的丑妮,让我无言以对。丑妮那晚确实做了我的一次女人,怀了我的娃。可当时的我,因为当时石头也在学校,我根本没往那里想,回忆当时,只是觉得裆里那东西有点异样的感觉,看来这是一个事实。



那是冬天的一个下午,我骑着摩托车回家。在不远处,前面路边围了一圈人,路过的人们说发生车祸了。我透过人群一看是石头,他躺在那里,一旁流了很多血,肇事司机开车逃跑了。我赶紧打电话,找120把他送进了医院。

石头得救了,可却成了傻子。

每天,石头只是傻笑着骑着自行车在公路上闲遛逛。丑妮一直照应着我们所谓的儿子。

若让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阿丽不知从谁那里听到了石头的儿子越长越像我的传言。那晚,她把听来的闲言向我说了。面对我面前的女人,我把情况如实的告诉了她。好在我的坦白从宽获得她的原谅,俺们的女儿毕竟也这么大了,又能咋样呢。



一天,我和几个要好的哥们在一起喝酒。那天,我们喝了很多,曾和我在河流信用社呆过一起的李胜利,也喝多了。我开车,送他回家。在车上,他告诉我:“圣辉,你没觉得你女儿有问题。想当年阿丽为什么嫁给你。你被人给涮了。”

他对我说:“那天,张德宝派我去李村收息。晚上,我值班去的晚了,我到了社里都11点了。社里就留下了张德宝和李阿丽在库房看电视。张德宝面对穿着透明秀裙的阿丽,孤男寡女,他忍受不住阿丽若隐若现三点一线的诱惑,竟然把阿丽给睡了。正巧,让我赶上了。那天,我透过窗户,见张德宝压在阿丽的身上,俩人发出了快意的呻吟。我没敢吱声,悄悄地溜进自己屋里。顺嘴骂了一句,*,一棵鲜花被猪给拱了。我没和任何人提过这事。”

再后来,张德宝毕竟40多岁了,妻儿老小一大堆。她允诺阿丽给她个交代,更何况一个女孩子也是照顾名声的。为了挽回声誉,他给了阿丽2万元钱。

这时和李阿丽同龄的我出现了,为他们当了顶门杠,做了替罪羊。原来那晚,是张德宝有意和阿丽安排好的。说我这样的条件对于阿丽来说,已经是不错了。阿丽就服从了张德宝的安排。我呢,也就成了圈里的羊。张德宝有意把我灌醉了,然后把我送到了阿丽的床上。我这才梦中惊醒,就我还蒙在鼓里。我觉得受到莫大的侮辱。

为了要个儿子,我和阿丽又种植了一个生命的希望。回到了家里。马上临产的阿丽挺着肚子照顾女儿洗脸,准备睡觉。听了李胜利的话,我咋越看女儿长越像张德宝,我觉得很是郁闷,觉得脊梁沟一阵阵发凉。

我草草洗了一把脸,脱衣服钻了被窝儿。阿丽发现我情绪有点不对头,也就拖着笨重的身子陪我睡下了。我把李胜利告诉我的经过说了一遍:“李胜利说的是不是真的”。阿丽紧紧的抱着我,哭着说:“是真的。”

“你千万不要丢下我。我反正今生是你的人了,死后是你家的鬼。你别想把我甩了,更何况我们的儿子要出生了。这几年我对你咋样,你心里应该清楚,我是真的爱你。你和丑妮的事我不也原谅你了吗。你去照顾他们一家,我不是也没计较吗。”我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她日益隆起的肚子,沉默无言。



因为是在下班的路上发生的车祸,石头被认定为工伤。财政局的领导给石头办理了病退,工资还是不少领的。丑妮在这个家里成了说了算的人,领着我那所谓的儿子和石头混。虽说石头傻,还是能够在丑妮点拨下做点零活。丑妮遇到事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我。我隔三差五的去看看他们。


阿丽给我生了儿子。我后继有人了,有了名正言顺的根了。

每次去石头家,丑妮都让儿子叫我叔叔,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丑妮说我:“你也别不好受,儿子毕竟是你的。这里也算是你的家。”我能说啥呢。

傻乎乎的石头每次碰到我都要问我:“你命咋这么好,凭什么每天在信用社上班。凭什么又是女儿又是儿子的。”

有一次,石头来我家,又问我相同的问题,阿丽对石头说:“你也不错呀。儿子都那么大了。丑妮又疼你。”我觉得阿丽的话有一种酸溜溜的味道,我就当没有听到。

“嘿嘿,好好。我儿子听话,丑妮听话,我也听话,”石头傻笑着。

小县城谋划大发展,县城发展日新月异。一座座楼房拔地而起,农家人不在拘泥于农家小院,也和城里人一样搬进了楼房,过上了和城里人一样的生活。经过丑妮、阿丽的同意,为了彼此间相互有个照应,俺们买下了翔宇小区里紧挨相邻、左右对门的两套房子。

“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我的心里说不出是一种啥样的滋味。家,到底哪一个是属于我的家呢。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阿丽从心底泛起了朦胧的爱恋。对于丑妮,我算是助人为乐,还是看在发小的面上,对石头的一种帮助,难以割舍,难以放得下。

我默然了,踌躇了,家、女人、孩子。我又默念道,孩子,女人,家。生活就是这样吗。说不清道不明,人生各异,各有各的生存方式。一年四季演奏着不变的柴米油盐锅碗瓢盆交响曲,爱情也在不断的磕碰中磨合,有过颤颤的悸动有过青涩的缠绵有过刻骨的甜蜜有过淡淡的疼痛,最终融化消失在岁月的风尘里,留下的只是枯燥平凡周而复始的日升日落。我时常静坐下来,回眸自己生活的轨迹,其实作为一介草民,每天看得见摸得着的幸福,不就是身边的孩子、妻子、丈夫,在身边拥有终生不离不弃亲情常在的家人吗!



写作于2013年4月





备注:图片来自网络,若涉及版权请联系,以便删除   


【编者按】【家 女人 孩子】是以“我”为主线,描写了“我”,石头和丑妮,学习,爱情,生活,喜剧,悲剧,一个完整的故事,一个完美的结局。正如文中“一年四季演奏着不变的柴米油盐锅碗瓢盆交响曲,爱情也在不断的磕碰中磨合,有过颤颤的悸动有过青涩的缠绵有过刻骨的甜蜜有过淡淡的疼痛,最终融化消失在岁月的风尘里,留下的只是枯燥平凡周而复始的日升日落。”有女人,就有孩子,有了孩子才有一个完整的家。作者文笔流畅,一气呵成,感谢作者赐稿!祝作者笔耕不辍!【编辑:子过】

新长城文学网公众号

求索者文化传媒公众号

1 条评论

登录后才可以留言